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55章 绝望
随着一声尖叫,粉红色的衣裙直接被燕丁撕成破布,露出内里淡蓝色秀荷肚兜。
  慕容情努力的装作镇定,咬着牙,双臂护在胸前。
  “你...你想做什么!”
  燕丁的呼吸越发急促,他双目泛着血丝。
  多久了?
  他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在梦中看到现在这种景象。
  “嫂子,你知道我这些为什么跑前跑后,给他燕飞当狗?嗯?你知道么?”
  燕丁仿佛魔怔一般,布满血丝的双眼贪婪的看着慕容情的身躯,鼻子不住的抽动着。
  “这气息,真让人着迷。”
  曾经,只能远远看上一眼的燕丁,今天居然可以如此接近慕容情,这让他的灵魂都沸腾起来,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再真实,仿佛梦境。
  “你混蛋!”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啪”
  慕容情又恼又怒,狠狠的抽了燕丁一记耳光。
  燕丁摸着自己挨打的脸,嘴角微微翘起,丝毫不见怒色,反而向是好不容易捉住老鼠的猫,兴致勃勃的玩弄着。
  “嫂子,不如这样,你把燕宝交给我,我保证,保证以后只待你一个人好,没了燕宝,咱俩再生几个。”
  慕容情狠狠的呸了燕丁一口,厉声喝道:“阿心带你不薄,你怎能如此对我!”
  旋即大声呼救起来。
  “你不用喊了,现在整个城主府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即使你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的。”
  燕丁看着慕容情娇媚的容颜,脸上露出痴迷的神色:“若我是燕心,定会天天和你腻在床上。”
  “不要脸。”
  慕容情不断的啜泣着,一把想要推开燕丁,却被燕丁拽着胳膊搂入怀中。
  她拼命的挣扎着,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却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弱小,那么的无力。
  “呜呜呜...。”
  燕丁终于压制不住自己。
  他坏笑着,在慕容情的耳边说道:“小宝是不是被你送入密室,去了距离城主府八百米外的龙山小区五号楼一零三房?”
  慕容情身躯一僵,停止了挣扎。
  “你怎么...怎么会知道?”
  原来,燕丁早已知道燕宝的去处,刚刚的一切,只是他在戏耍慕容情而已。
  燕丁坏笑着,直接将慕容情拦腰抱起,轻轻放到床上,燕心的旁边。
  “嫂嫂,我跟了心哥这么多年,怎会没点自己的秘密?你要想让小宝活着,就乖乖的配合我,咱俩好好表现,也让心哥高高兴兴的上路。”
  不得不说,燕丁确实下流狠毒无比,亦早有狼子野心,多年来一直伪装自己,如今终于窥到机会,一击得手。
  此时他不仅要当城主,还想在燕心临死之际,以孩童要挟嫂子就范,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嫂嫂,一会可要好好表现,若是让我失望,那么燕宝可就...。”
  燕丁不断威胁着,哈哈大笑,开始兴奋的脱起身上的衣衫。
  而慕容情,则绝望的躺在那里,她的脸,正对着燕心。
  “心,我对不起你。”
  “嫂子,我来了。”
  燕丁终于脱了个精光,正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
  脚步声响起,一个男声隔着房门喊道:“丁哥,有人擅闯城主府!”
  燕丁狠狠的看了看慕容情如水般的娇躯,咬了咬牙,又穿上衣服。
  “等会再来收拾你。”
  穿好衣衫,被强行打断的燕丁黑着脸,眼中闪着愤怒之火冲出房间。
  “是谁,我特么非得扒了你的皮。”
  他说着,直接带领几个护卫向前院走去。
  这时,燕丁隐隐嗅到一股血腥气息,不由得警觉起来,看来这次来者不善。
  哪知未等过了回廊,便见到三人迎面走了。
  当先一人身材挺拔,容貌俊伟,一身的杀气,正是牧云。
  “扇窗城主府者,死!”
  一名死卫瞬间来到牧云身侧,手中匕首宛如急电般刺向后者腰间。
  牧云怡然不惧,右手仿佛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阻隔,瞬间出现在那名死卫的额头前,一指点出。
  “啵”
  无坚不摧的气劲直接贯穿了这名死卫的脑袋,喷出一股鲜血。
  “扑通”
  尸体倒地,一名高手刹那间便被解决。
  牧云用手帕擦了擦手,看到燕丁,冷然一笑:“你就是那个燕丁。”
  “小子,你是谁?活得不难烦了,竟敢强闯城主府!来人啊,来人啊!”
  随着燕丁的高喊,两边的墙上迅速涌出几十名警卫队,他们手中皆持着枪械,随时等待号令。
  “你们是不是也不认识这枚令牌了?”
  牧云将手帕一丢,从怀中再次掏出那枚城主令,举起晃了晃。
  周围的警卫队顿时犹豫起来,毕竟这是城主令,见令如见人,但想到之前的犒赏,他们最终还是选择将枪口对向牧云三人。
  “原来城主令在你手中,众人听命,刚刚城主遇刺,城主令也同时被抢,现在刺客竟然还敢强闯城主府,给我乱枪打死!”
  好一招反咬一口!
  燕丁说罢,挥了挥手,他不管对方是何来历,但既然持有城主令,就不能让他再活着了。
  “杀无赦。”
  牧云懒得废话,直接下令。
  “唰唰唰。”
  随着牧云的命令,周围的空中顿时划过一道道残影,宛如死亡之影。
  鲜血,狂喷而出,头颅,高高抛起。
  这些背叛了燕心的警卫队甚至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割掉了脑袋。
  而杀人的残影却一闪而逝,再次消失,仿佛并未出现过一般。
  这些残影,就是玄鸽一手选拔培养出来的精英,仅有十名左右的鸽王。
  燕丁踉跄后退两步,眼中的怒火散去,现出震惊的神色:“你到底是谁?”
  牧云也不回话,直接向卧室走去。
  黄熊上前一拳砸在燕丁的脸上,旋即抬腿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之上。
  “哇”
  燕丁狂喷鲜血,身躯打着旋的向后跌去,直接将墙壁砸塌,落到地上的时候已然濒临死亡。
  “哼,还挺抗揍的。”黄熊不屑一笑,换做一般的高手,挨上他这两下绝对死定了。
  牧云直接从燕丁砸坏的墙洞中走进内室,一眼便看到躺在床上的燕心与只穿了肚兜的慕容情。
  由于角度原因,牧云先看到了一对白腿,随后目光上扫,顿时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
  “黄熊,你守在门外,玄鸽,你去接神医。”
  “遵命。”
  二人听令,直接散去。
  而躺在床上的慕容情听到震响之后,抬头看去,也刚好看到牧云走了进来。
  “啊!”
  她再次发出一声尖叫,直接蜷起身来。
  牧云来到床前,轻声道:“不要怕,我是牧云。”
  说罢,将手搭在燕心的腕上。
  很快,牧云内心一沉,燕心经脉尽断,五脏六腑已然碎的不成样子,生机断绝,别说是他,什么大罗金仙来了都救不活了。
  慕容情顾不得羞愧,急忙拽着牧云的手,眼泪滚滚落下。
  “云哥,阿心怎么样,有没有救?”
  待她看到牧云叹着气摇了摇头之后,身躯一软直接瘫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