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55章 心不在焉的雅兰
“谁不知道,整个神卫军内,最接近云帅智商的,是我荒君!”
  荒君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来人,赫然是刚刚已经离去的荒君。
  牧云笑骂道:“不要骄傲,想在智商上接近我,很难。”
  “噗嗤”
  荒君也跟着笑出了声,旋即恢复严肃,且露出一丝悲痛之色:“没想到,我们之间,竟然也出现了叛徒。”
  荒君所说的“我们”,显然指的是云天神卫军的八名首席。
  他的意思,赫然是八名首席中,有人背叛的牧云。
  要知道,他们八人,可都是牧云一手提拔上来的,哪一个不曾出生入死?
  牧云叹了口气:“有人说,天地为棋盘,众生如棋。”
  “其实,人与棋子还是有区别的。”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区别?”
  荒君疑声说道:“什么区别。”
  牧云嘴角微微上翘:“棋子非黑即白,人却不同,这就是区别,人心最难把控,有时为黑,有时是白。”
  “荒君明白了。”
  荒君点了点头。
  牧云话题一转:“刚刚暗示你回来,便是想嘱咐你一句,到了那边,要小心。”
  荒君一愣,脸上旋即露出感动之色,没想到,牧云暗示他回来,竟然只是嘱咐他,要小心。
  “要小心”三个字,多么简单,但却同时也证明了牧云对其的关怀和看中。
  荒君有些哽咽的回道:“荒君会的,希望云帅也保重身体。”
  说到最后,他还叹了口气:“诶,我这话说的,普天之下,还有人能伤的了云帅?”
  牧云无奈的摆了摆手:“行了,少拍马屁,快滚蛋吧,你的老婆,我会照顾好的。”
  荒君脸上露出吃瘪似的笑容:“云帅,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我是不是该弄个绿帽子戴头上。”
  说罢,二人同时笑出了声,笑声中,充满了深厚的情谊。
  很快,荒君走了,他将奔赴前线,为九州杀敌。
  牧云也转身向乱葬岗外走去,在这尘土飞扬的土地上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
  ......
  回到云然集团总部
  牧云再次舒舒服服的坐到椅子上,喝着咖啡。
  突然,一阵敲门声传了进来。
  “进。”
  “吱呀”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来的竟然是导演吴丹。
  “牧老板。”
  吴丹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干笑一声打着招呼。
  可以看出,他很紧张。
  牧云将椅子转了过来,看向吴丹,笑道:“什么风,把吴导你给吹来了,坐吧。”
  说着,指了指那张小马扎。
  吴丹连忙道谢,坐到了小马扎上。
  “看来吴导遇到了难事,怎么,王经理不给你批经费?”
  按照道理,其实吴丹有事应该先找负责云然集团娱乐部的赵天,赵天如果无法解决,也会先向董秘书或者牧云请示,完全不需要吴丹自己来找。
  这既不符合规矩,也不是很恰当。
  已经算是越级上报了。
  牧云淡淡的笑着,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人放松的亲和力,使得吴丹不再那么紧张。
  他叹了口气:“不是不是,其实吧,这事我和赵天赵经理说过了,但是他没太在意,我觉得,有必要向您汇报下,不然出了差错,我可担待不起。”
  吴丹的话,引起的牧云的兴趣,稍稍摆正了坐姿:“哦?这么严重,那吴导你请说。”
  吴丹想了想,说道:“关于牧总您和王总的爱情电影,其实已经接近杀青了,一切都很好,我觉得肯定会大火特火!”
  牧云笑着回道:“这是好事。”
  吴丹再次露出担忧的神色:“可是,我最近发现女主角雅兰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怀疑她是否有些问题。”
  见牧云露出不解的神色,吴丹解释道:“牧总,您对娱乐圈的事不太了解,其实这里面的水很深,一部好的电影,其本身的制作很重要,但是其他方面也不能忽略,我就这么说吧,假如现在突然有人曝光雅兰某些严重的负面消息,那么,我们的电影也会受到非常大的冲击,直接封杀都有可能。”
  牧云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雅兰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这问题可能是她身上的,也可能是别人附加给她的,总之,你希望我能查清楚,免得到时出问题。”
  吴丹呵呵笑道:“不愧是牧总,我一说您就明白了。”
  牧云略微思索一番,回道:“这事我明白了,会马上着手处理的。”
  “那就好,那牧总,我先回去了。”
  吴丹点头哈腰的说道。
  牧云忽然想起什么,询问道:“距离过年没几天了,我们的电影能在新年档上映么?”
  吴丹回道:“当然没问题,这也是您当初的要求。”
  “那就好。”
  牧云欣慰的说着,他希望,在新年的时候,能和孙静等人一起看他和王嫣然的爱情电影。
  吴丹走后,牧云给玄鸽发了条短信:“调查一下雅兰的个人信息,然后发给我。”
  很快,玄鸽便回复道:“好的云帅。”
  没过几分钟,玄鸽的信息再次传来,里面都是关于雅兰的个人信息,非常详细。
  “我这算不算偷窥别人隐私啊。”
  牧云说着,还是扫了几眼,果然发现了问题!
  于是他拿出手机准备给玄鸽发送短信,旋即一想,没有再唤玄鸽,反正他一个甩手掌柜,也没什么事,不如自己动一动,也算是活动筋骨了。
  于是,将咖啡杯洗好放到橱柜里,便匆匆走出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