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50章 瞬间逆转
此时此刻,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两个人身上。
  被方元视为必死之人的牧云,以及,看上去虽然身材矮小,但一身白色玄袍显得仙风道骨的灵珠大宗师。
  方元看了看野狼,又看了看牧云,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只要除掉这两个碍事的,那么,江城就是他的囊中之物,到时再和仙玉宗打好关系,那整个冀州,岂不是由着他横着走?
  方立臻目瞪口呆的望着王嫣然和董秘书,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心里想到:竟然还有如此绝色,还一起来了俩,真是天上掉了馅饼,一会可要好好爽爽。
  王嫣然紧紧握着牧云的手,她双眸看着气度沉稳的灵珠大宗师,凭第一感觉就知道,这个身材矮小的老头绝对不简单,否则,那些人也不会众星捧月般将其请出来。
  他,应该就是对付牧哥哥的杀手锏了。
  想到这里,王嫣然不无担忧的看向牧云,虽然她知道,她的牧哥哥一向深不可测,实力令人咋舌。
  可这次对方也是有备而来。
  就在这气氛凝重之际,一声轻笑骤然响起,众人寻声看去。
  是牧云。
  只见其轻松的靠坐在椅子上,漆黑深邃的眼眸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灵珠大宗师身上。
  “别来无恙啊。”
  这一句别来无恙瞬间击穿了方元等人的信心,他们所有人的内心都是一沉。
  “不好!牧云竟然也认识灵珠大宗师,难道,灵珠大宗师也是他的靠山?”
  方元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这下不好办了,如果没有灵珠大宗师,只凭他这些人,绝对打不过野狼这几个变态的。
  想到这里,强烈的求生欲让方元心思急转一把拉住灵珠大宗师的胳膊,面带悲戚之色:“大宗师,难道这个牧云也是您的徒儿么?他可是杀了江一尘啊,您可不能心慈手软。”
  方立臻也在一旁帮腔,哭丧似得嚎着:“我当初就很佩服一尘师兄,一直把一尘师兄当成我的楷模,可他却惨遭恶人毒害,死不瞑目啊。”
  方家父子瞬间化身戏精,想用师徒之情感动灵珠大宗师,激起他对牧云的仇恨。
  可是,他俩没见到的是,灵珠大宗师的脸,早就吓的惨白惨白。
  “是...是牧先生哈。”
  灵珠大宗师干笑两声,舔着笑脸:“牧先生气质脱俗,更胜往昔,可喜可贺啊。”
  牧云淡淡一笑:“怎会,这不中了你的圈套吗?我说了不让你们仙玉宗的人到江城惹是生非,现在竟把我给骗到通城来了,好大的本事啊。”
  牧云的话如一柄柄锐利的刀子,直接刺进了灵珠大宗师的心脏,把他吓得全身都颤抖起来,拼命的解释:“牧先生误会了,误会了啊,我只是路过的,要知道您在这,打死我也不会过来啊,哎呀...。”
  这么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子,一张脸皱皱在一起,手舞足蹈的,眼看急的就要哭出来了。
  方元:...
  方立臻:...
  郑成等人更是惊得下巴都要脱臼了,生出一种在做梦的错觉。
  “到那里跪好了,一会我在收拾你。”
  牧云指了指不远处的墙角。
  “好,好。”
  灵珠大宗师忙不迭的跑过去,“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熟练的令人咋舌。
  并且,脸上还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方元瞪大了眼睛:“吗了个碧的,下跪就算了,居然还那么开心,你真的是声名赫赫的灵珠大宗师?“
  不过,随着牧云一声令下,方元瞬间就慌了。
  “野狼,隐秘势力的事,一切都由你来做主,你来处理他们,快一些,我还要谈生意。”
  野狼闻言心中大喜,狞笑着回道:“谢牧老大。”
  要知道,有牧云这一句话,他野狼的地位,就稳了!
  周围的小弟都羡慕的看向野狼,随着实力成长而膨胀的野心也悄悄的收敛起来。
  只见野狼走上前去,指着方元等人,说道:“方元,我给你个机会,你们一起上,只要能打败我,从此我野狼再也不踏入通城半步。”
  方元怒气上涌,竟然想一个人单挑他们一群!
  “这是你说的,可不要后悔。”
  方元怒喝一声,全身肌肉鼓胀,气势直线上升。
  原来看上去最弱的方元,才是这些人里实力最强的。
  野狼大笑道:“老子一口唾沫一个钉,来吧,一起上,哈哈。”
  方立臻冷笑一声:“真以为你无敌了,爸,给他点厉害尝尝。”
  随后,郑成,管家,以及青龙白虎玄武三名战将,一起怒吼,身上气势勃发,显然个个身怀绝技。
  野狼挺胸抬头,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神采,身躯猛的绷紧,瞬间就冲了上去,一拳挥出,砸向方元的脸庞。
  方元如被困之虎,面容狰狞,为了活下去,他使出全力,迎着野狼的拳头,同样挥出了一拳。
  “去死!”
  拳拳相击,发出音爆之响。
  接着便听“咔嚓”一声,方元的胳膊竟然直接骨折,怪异的扭曲起来。
  野狼的拳头顺势前冲,狠狠的撞在方元的脸上。
  “砰”
  方元向后倒飞而去,撞破墙壁跌到包间去了,爬都爬不起来了。
  而此时方立臻等人的攻击也都打在了野狼身上。
  “唰”
  “砰砰砰”
  野狼不动如山,硬挨了一番毒打,却面无异色,冷然笑道:“你们是在挠痒痒么?看我的。”
  说罢整个人又再次一冲而上,拳打脚踢与方立臻等人战到一起。
  以一敌六,竟然打的虎虎生风,牢牢占据了主动。
  牧云这边,见魏翔宇和他的那些保镖满脸惊慌的回头张望着,轻轻呵了一声,拿手指敲了敲桌子。
  “当当当。”
  “魏老板,我们继续谈合作的事,别让这些蛮子打扰了。”
  魏翔宇满头大汗的转过头来,哭丧着脸:“牧..牧老板如此深不可测,您说怎么合作..都成。”
  话音刚落,风声袭来。
  “砰”
  青龙的尸体直接落到了桌子上,只见其双目暴睁,脸上还凝固着难以置信的震惊之情。
  魏翔宇被吓的一哆嗦,险些摔到桌子底下。
  这生意,还有的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