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50章 出去散步
此时
  牧云刚刚吃过晚饭,正独自一个人坐在凉亭里。
  忽然,一双冰凉柔嫩小手将牧云的双眼捂住。
  “猜猜我是谁?”
  一个充满可爱且充满磁性的声音俏皮的问道。
  牧云嘴角微微上翘:“小鸽子,你以为我会猜是柳雯雯那丫头么?”
  小手拿开,一身红衣的玄鸽飘然来到牧云身旁坐了下来。
  “云帅,你怎么知道是我的?要知道,我刚刚可是故意模拟了柳雯雯的脚步声。”
  玄鸽恢复了自己独特的御姐嗓音。
  牧云呵呵一笑:“我要是能被你骗到,这云帅岂不是要换人了。”
  “嘻嘻,也对,云帅不愧是云帅。”
  玄鸽嘻嘻一笑,然后收敛笑容开始说正事:“这几天司徒南一直在吃喝玩乐,并没有对云帅动手的意思,可能是还没玩够。”
  牧云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缅怀的神色:“遥想当年,我父亲就是在虎豹军与王东河并肩作战,也是在虎豹军,英勇牺牲。”
  玄鸽没有插话,就这样静静听着。
  “如果父亲没有牺牲的话,可能现在已经成为虎豹军的高层了吧!”
  剩下的话牧云就没有再说出口,如果真的那样,他可能就成了一个军二代,像司徒南一般,吃喝玩乐。
  当然,结婚的对象应该还是王嫣然,只不过,没有了这么多的曲折,也无法达到现在这样的惊人成就。
  不会因为成为赘婿而毅然从军,也不会遭受王家白眼,更不会与李家结仇...。
  世事造化,谁都无法预料。
  待牧云从回忆中脱出时,玄鸽早已翩然离去,仿佛未曾来过一般。
  这时,王嫣然走了出来,见到牧云,软语问道:“牧哥哥,你怎么了?有心事么?”
  牧云翘了翘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没什么,想起些许往事而已。”
  王嫣然坐到牧云身旁:“什么往事,也说来听听呗。”
  牧云未等开口,便感觉手机一震,来了一条短信,只见上面写着:“十三太保中的两位正赶向王家别墅,马上就到了!”
  牧云冷然一笑,看来,这爪子,竟然伸到家里了。
  于是,他对王嫣然说道:“下次再说吧,我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
  王嫣然乖巧的点了点头:“注意安全。”
  话出口后,王嫣然突然觉得有些多余,需要注意安全的,应该是牧云要找的人吧。
  就在这时,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传了过来,随后便是“砰”的一声震响,王家别墅的大门直接被撞的飞起。
  一辆宝马车冲了进来。
  十三太保的老七和老八一起从车上跳了下来,目光一扫,便看到了院中的王嫣然。
  “真是走运,这小妞果然在家。”
  老七呵呵笑着说道。
  老八一对虎目上下打量着王嫣然,不禁有些眼热,赞道:“少主好品味,这小妞一见便知生有媚骨,别看表面文静,如果丢到床上,哪个男人受得了?”
  老七无奈的说道:“老弟,你先收了这份心吧,她乃是少主钦点今晚侍寝的娘们,就算是轮着来,也得两三天后了。”
  二人旁若无人的议论着王嫣然,脸上淫笑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他们常年在虎豹军中训练,与外界隔离,虽然军中也有女人,但毕竟久了,没了新鲜刺激的感觉,这回出来,就彻底放飞自我了。
  “你们是谁?”
  王嫣然警惕的问道,刚刚的撞门把她吓了一跳,而且这两人虎背熊腰,一脸凶相,还很猥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老七闻言嘿嘿一笑:“小妞,你有福气了,我们少主让你去侍寝呢!”
  老八也跟着附和道:“乖乖和我们走吧,这可是天大的福气,别人盼都盼不来。”
  牧云往身旁挪了挪,挡住了二人的视线,他面带冷笑:“若不是看在我父亲也曾在你们军中服役,你家少爷能在江城玩这么久?”
  “看来,是时候送他回虎豹军了。”
  这时,王家与柳家的人也慌忙的走了出来,他们看到大门竟然被车硬生生的撞飞都震惊不已,不过,见到老七和老八后,都没敢出声,慢慢的躲到的房门后。
  孙静还对王嫣然招手小声喊着:“嫣然,快过来。”
  王嫣然摇了摇头,依旧与牧云站在一起。
  “小子,既然知道我们是虎豹军的人,就乖乖和我们走吧,别让老子亲自动手。”
  老七捏了捏拳头,目露凶光。
  二人的对话着实把王柳两家人吓了个魂飞魄散。
  整个冀州的人,谁不知道官方的两大势力,一个乃是代表官方正统的牧府,另一个就是代表拳头的虎豹军了。
  与只能控制警卫队以及一些隐秘势力的牧府相比,虎豹军无疑更加强大,也更野蛮,更不讲理一些。
  因为,隶属于虎豹军的军人,即使违反了九州律例,也要转交给虎豹军来处理。
  而虎豹军的高层又是出了名的护崽子...最后就导致了普通人闻虎豹而色变。
  他们,是真的不在乎法律。
  现在,牧云竟然招惹到了这些人,无论他多么有钱有势,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办,怎么办啊。”孙静内心焦急,愁眉苦脸。
  她可不想失去这个金龟婿。
  就在两家人担惊害怕的时候,牧云笑了笑,对一旁的王嫣然说道:“你不是怪我出去玩没带你么,这次机会来了,要不要出去走走,就当饭后散步了。”
  牧云的话不仅让孙柳两家人极度无语,就连老七和老八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小子,有种!胆子真大。”
  “嘿嘿,散步?估计一会少爷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剧烈运动’了。”
  王嫣然虽然对老七和老八很是恐惧,但看着依旧云淡风轻的牧云,内心突然就不再感到害怕了,她微微一笑,就像曾经王东河问她同不同意和牧云结婚一般,点了点头:“好啊。”
  牧云被王嫣然炽热的感情所感动,手掌挪动,一把握住了她的柔荑,然后对老七说道:“好,我们走吧。”
  而孙静还有王东河,则纷纷吵着想要阻拦。
  哪知老八冷哼一声,一脚踏在地面的青石上,直接将青石踏成了碎片。
  “再呱燥就送你们上天。”
  冰冷的话语宛如一盆冷水,浇在众人头上,孙静和王东河瞬间就闭上了嘴,动都不敢动一下了。
  牧云淡然一笑,对孙静和王东河说道:“妈,爸,我带嫣然出去逛逛,一会就回来。”
  这时,柳雯雯突然喊道:“姐夫,也带上我,我也要去。”
  哪知她话未等说完,就被柳文斌还有孙苗拖着拽着塞进屋去了。
  牧云摇了摇头,对老七和老八说道:“咱们走吧。”
  说着,牵起王嫣然的手就那么自然的上了二人的车。
  不像是被人掠走,更像出去游玩一般。
  汽车在一阵轰鸣声中离开王家别墅,向帝景王宫驶去。
  留下脸色惨白的孙静和王东河,站在那里,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