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99章 安排妥当
正当柳雯雯以为牧云会再次掏钱的时候,却见牧云抬起右手,一记耳光抽了过去。
  “啪”
  妇女直接被抽的飞出三米远,满口的牙都被抽飞了。
  “哎呦。”
  妇女倒在地上,耳朵嗡嗡作响,痛苦的嚎着,右边的黑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整张脸都被抽的变形了。
  “上车,我们走。”
  牧云拉着柳雯雯上车,不管那妇女的哭骂,一脚油门,开车离去。
  柳雯雯在车上咯咯笑着,把脑袋伸出车窗,对着后面想跟着车跑的妇女做了个鬼脸:“略略略略...。”
  结果,气的那个妇女破口大骂,一不小心,还摔了个狗啃屎。
  “哈哈哈哈...。”
  柳雯雯大笑着,憋了一天了,终于出了口恶气,这种感觉,太痛快了。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她越想越开心,直接对着外面大声喊着:“啊.....好开心啊。”
  “啊....牧哥哥,我好喜欢你。”
  声音不断的传出,传入远处的树林,传到耕种的农田。
  牧云摇了摇头,心想这个柳雯雯早晚是个事。
  二人再次来到春城大牢,典狱长正和柳文斌闲聊着,两人看上去还挺聊的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牧云的姨夫”这个身份起了作用,否则,以典狱长的身份来说,柳文斌一个小小的主编,实在是看不上眼。
  见到牧云和柳雯雯联袂而来,典狱长脸上干笑两声,并站起身来:“牧先生回来啦。”
  牧云微微颔首,然后对柳文斌说道:“姨夫,事情我都弄明白了,明天,最迟后天,你就能出来了。”
  “真的?太好了。”
  柳文斌欣慰的笑着,自从进了大牢,他都快绝望了,这是听到最悦耳的一句话了。
  牧云笑着点头:“放心好了,你就等着吧。”
  说着,转头看向典狱长,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给我姨夫换个单间,要有床被,桌椅,电脑,一个都不能少。”
  典狱长露出为难的神色:“这...万一上面问起来。”
  牧云冷冷一笑:“你要是不同意,可能等不到上面来人了。”
  典狱长瞥了一眼倒在大牢最里面的贾珍,看上去似乎已经断气了。
  “听到没有?”
  牧云冷喝一声。
  典狱长全身一颤:“好,好,我这就去准备。”说着便走了。
  牧云向柳文斌安慰道:“姨夫,今晚你就将就下,反正明天就出去了。”
  柳文斌感激的看着牧云,抿了抿嘴:“小云啊,大恩不言谢,姨夫这次都亏了你,不然姨夫这条小命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一旁的柳雯雯拉着柳文斌的手:“爸,不要说这种话,咱们都是一家人嘛。”
  这小妮子,还把“一家人”故意说的很重。
  柳文斌顿时心领神会,笑着点头:“哦,对,一家人,呵呵,一家人。”
  走到远处的典狱长听着三人的谈笑声,冷哼一声:“得罪了三公子,明天就想出牢?痴人说梦,我看你怎么把他弄出去。”
  安抚好柳文斌,又亲眼见到他被典狱长换到一楼的一个包间,果然,里面家具电器一应俱全,不似监狱,反倒像是宾馆。
  柳文斌非常满意,和牧云二人寒暄两句,便匆匆跑去洗澡了。
  牧云带着柳雯雯离开大牢,回到柳雯雯家。
  此时,孙苗正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来回走着,见二人回来,马上询问道:“怎么样,小云,怎么样,快告诉姨,你姨夫没事吧?”
  说着,她眼中再次流出泪水:“咱家不能没有你姨夫啊。”
  牧云看着孙苗,胸有成竹的回道:“小姨,你放心好了,不出意外的话,姨夫明天就会被放出来。”
  “真的?太好了。”
  孙苗擦着眼泪,开心的说着,想了想:“那个,你俩还没吃饭吧,我这就给你俩做去。”
  牧云急忙拦住孙苗:“小姨,不过嘛,要想放姨夫出来,今天咱们还得做一件事。”
  “做什么?”
  孙苗疑惑的问道。
  牧云微微一笑:“今晚,咱们到酒店住。”
  孙苗和柳雯雯都是一愣,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出于对牧云的信任,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于是牧云带着孙苗二人,来到整个春城最豪华的酒店:春花酒店。
  当看到总统套间99999一晚的时候,默不作声的孙苗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小云,这太奢侈了吧。”
  一旁的柳雯雯笑道:“妈,不奢侈,你忘了牧哥哥多有钱啦。”
  孙苗义正言辞的说道:“再有钱也是人家的,你俩还没结婚...。”
  孙苗话说一半便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讪讪的笑着。
  柳雯雯俏脸发烫,偷偷看向牧云,发现牧云正和前台说着要两间总统套房,好似没有听到她们母女讲话。
  “坏蛋,就会装傻。”
  柳雯雯娇嗔的说道。
  “走吧。”
  牧云带着孙苗母女二人来到六楼,两间总统套房,牧云一间,孙苗母女一间。
  牧云同孙苗及柳雯雯说道:“咱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想吃什么房间有菜单,可以免费点餐送到房间,明天,就可以接姨夫出狱了。”
  孙苗再次感激的说道:“谢谢小云,小姨真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表达谢意了。”
  牧云摇了摇头:“小姨,都是一家人,不要客气,进去休息吧。”
  于是,三人便各自回屋休息。
  时间匆匆,很快,便到了夜晚。
  刘家村
  傻根一边吃着土豆泥,和他年迈的老爹说道:“爹,今天来的那个娘们可真俊。”
  傻根的父亲老根是个老烟枪,一边抽着袋烟,眼睛瞥了傻根一眼,吐出一口烟气:“俊,天天就知道俊,傻了吧唧的,也不知道和人家小宝打好关系,要不,上次那娘们能没你的份么?”
  傻根委屈的说着:“他们说我傻,不带我玩。”
  老根长长的叹了口气:“要不是老村长信佛了,这两年不让动手,今天那个年轻娘们指定得留下。”
  “诶,这样下去不行啊,饿两顿行,可没个娘们咋整,咱老刘家不得绝户了,哪天咱们自己得做一次,好歹弄个水嫩点的。”
  傻根傻笑两声:“爹,你看刘婶子行不?她上次还给俺根黄瓜吃呢,是不是看上俺了。”
  “去去去,你刘婶子也是你能碰的?你爹还没捞着呢。”
  老根狠狠的啐了傻根一口。
  就在父子二人闲聊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震响。
  “啥?”
  傻根和老根急忙跑出屋子,抬头一看,顿时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