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98章 所来为何
此时,牧云已经搬到了他的新办公室,这间办公室的前身是董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占地五百平方米,装修格外华丽,显得非常的奢靡,酒柜,书架就不提了,在办公桌的书架后竟然还有一个密间,里面就像酒店的客房,并且另有出口,联通到秘书办公室...。
  当时牧云搬进来的时候,董秘书看到那个隔间以及隐秘的通道后,整张脸都红成了苹果。
  因为,她虽然是CEO,但办公的地点,还是秘书办公室。
  不过,牧云倒没什么感觉,他依旧喜欢搬张椅子,坐在落地窗前,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俯视着江城的美景。
  而董秘书和王嫣然偶有闲暇,也会过来,搬张小凳子蹲坐在牧云身旁,像极了听老爷爷说故事的小姑娘。
  牧云轻轻撮了一口咖啡,眼睛微微眯起,好像在打盹。
  董秘书打着小本子,说道:“云总,果然不出你所料,王超他们企图将新云然公司的员工留下,但被他们拒绝了,目前来看,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员工会跟我们一起走。”
  牧云点了点头:“看来你很受人欢迎嘛。”
  董秘书挠了挠头,呵呵傻笑两声。
  这一幕,若是让下面那些小领导看到,定然会惊掉下巴。
  因为,董秘书在公司做事雷厉风行,不讲情面,铁面无私,并且不苟言笑,已经有了冰公主的绰号。
  从没有人想到她会傻笑...。
  就在这时,牧云的办公室电话响了起来。
  董秘书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接了起来。
  “哦?嗯,知道了。”
  她放下电话,对牧云说道:“云总,外面有个自称刘安的老头想要见你。”
  董秘书话音刚落,内心便咯噔一颤。
  不说整个九州,就是单单江城,叫刘安的老头都有成百上千个。
  但以牧云的身份,敢这么随意来总部找牧云的...恐怕只有一个。
  那就是,冀州牧刘安!
  董秘书原本以为牧云只是一个富二代,但随着牧云暴露出来的势力越来越大,她对其的看法也在不断的改变着,从富二代到官二代,到官方要员,接着是牧府高管。
  现在,早已年迈的冀州牧刘安竟然亲自登门拜访。
  那可是州牧啊,说是列土分疆的王也不为过。
  竟然亲自来了...。
  董秘书眼神复杂的望着牧云,她早已放弃能看到牧云受宠若惊的想法了。
  果然,牧云依旧悠哉悠哉的端着咖啡杯,轻轻吹了吹,然后品一品。
  “糖少了,有点酸苦。”
  董秘书顿时无语了。
  要知道冀州牧还在楼下等着见你呢,不说他是州牧,单是那一大把年纪,万一被风一吹,死你楼下门口了,以后还要不要在九州混了?
  就在董秘书要爆发之际,牧云终于说道:“你给楼下打个电话,把他叫过来吧。”
  好家伙,这么随意...。
  董秘书组织了下语言:“那个,云帅,要不我亲自下去给他接上来?”
  “不用。”
  “对了,把电梯关了,让他走上来。”
  董秘书一脸黑线:“云总,这里可是六十六楼...。”
  牧云瞥了董秘书一眼:“怎么,可怜他?”
  董秘书摇了摇头:“我怕他死咱们楼里。”
  牧云摆了摆手:“你看着办吧。”
  董秘书应了一声,便匆匆出去了。
  五分钟后,老态龙钟的冀州牧刘安终于拄着拐杖来到牧云的办公室门口。
  “你俩在门口候着吧。”
  刘安吩咐道。
  董秘书急忙恭敬说好。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刘安总是一副邻家大伯的和蔼模样,但董秘书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便觉得仿佛遇到了天敌,全身都在微微颤抖,脊背发凉。
  老仆就那么往地上一坐:“你可得活着出来,我这个月的例钱还没发呢。”
  刘安呵呵皱眉笑着:“忘不了,忘不了。”
  说着,刘安敲了敲门,待得到牧云允许,方才推门而入。
  董秘书睁大了眼睛往内看着,在房门关上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刘安充满了谄媚的侧脸。
  此时,董秘书心中念头纷呈:刘安过来有求于牧云!
  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一州之牧放下架子露出讨好的笑容?
  而且,牧云到底什么背景,竟然能让刘安如此劳师动众,如此谄媚。
  总裁办公室内
  牧云已经将椅子放到一边,蹲坐在董秘书搬来的小凳子上,随手丢掉空了的咖啡杯。
  “刚搬过来,没茶,没椅子,向说什么,坐地上干聊吧。”
  刘安嘿嘿一笑:“能和云帅说话,渴死都行。”
  牧云哂笑一声:“一大把年纪,还来拍马屁,我可受不起,你是九州元老,我一个臭当兵,地位悬殊啊。”
  “受不起?”
  刘安收敛笑容,竟然直接对着牧云跪了下来,双手扶着地面,最后整个身躯都匍匐在地。
  真正的五体投地。
  “刘安,愿奉云帅为主!”
  这一幕,如果被外面的人看到,恐怕都要惊掉下巴,要知道,冀州牧刘安可是能在九州之主面前坐小板凳的主,何时跪过谁?
  可现在,他竟然对着牧云五体投地,并说出了大逆不道之话。
  牧云眉头微皱,没有回话。
  足足过了五分钟,刘安才悲怆的说道:“他,活不了多久了。”
  牧云知道,刘安说的是那位九州之主,那个唯一能让牧云称臣之人。
  至于能让牧云称臣,不是因为他手握九州之地,也不是因为他能号令九州之军。
  而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与牧云相识于微末,相交于危难的人。
  想到这里,牧云深深的呼了口气:“是人,都会死。”
  刘安抢着说道:“但是,唯一能让云帅称臣之人死了,那么后来之人,会寝食难安的。”
  牧云猛的站起:“如果你只想说这些,那么请回吧。”
  刘安呵呵笑着,将脸贴在名贵的地毯上:“刘安不说了,这次刘安来,不是为了什么狗屁天下苍生,而是因为,他,是个父亲。”
  牧云来到落地窗前:“知道么?只要你再晚来一个小时,就可以给他收尸了。”
  刘安呵呵笑道:“看来刘安还算走运,只要云帅保我刘家,刘安自当为云帅效力。”
  “滚!”
  “好,好,刘安这就滚。”
  刘安急忙爬了起来,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拄着拐杖匆匆开门离去。
  而牧云,依旧站在窗前,面容淡然,平静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