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42章 云帅相授
围观的众多记者看到楼顶被高高掀起的屋子,惊的合不拢嘴。
  这...这还是人力所能办到的吗?
  “轰隆”
  电蛇乱舞,却神奇的没有大雨倾盆,只是衬的云然集团大楼楼顶如末日降临。
  所有人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们虽然看不到楼上的情形,但已然在脑补上面的龙争虎斗。
  就连四相,都面面相觑,他们身处楼底,竟然也能隐隐察觉楼顶的惊人气势。
  不过,这气势显然不是出自他们所熟知的韩振。
  黑相一脸向往:“没想到,牧老板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实力,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多想和他切磋一番。”
  白相冷冷一笑:“连韩大哥你都走不出十招,换做牧老板,恐怕你瞬间就被打成骨灰。”
  黑相重重的哼了一声:“不服咱俩试试。”
  黄相急忙当和事佬:“算了,别说了,等着吧,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
  高手相斗,胜负只在毫厘之间。
  彼时
  云然集团大楼天台。
  韩振一脸茫然的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依旧站在原地。
  而牧云就站在远处,背对着自己。
  “为...为什么?”
  韩振声音沙哑,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与牧云之间实力上的差距。
  实在太大了。
  “为什么没有杀我?”
  刚刚那一拳,并没有击向韩振,否则,他现在连骨灰都剩不下了。
  韩振悲吼着,他觉得,牧云是不屑于杀他。
  他堂堂战神,竟然到了如此田地,竟然连被杀都没资格。
  这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牧云终于转过身来,面容古井无波,淡淡回道:“看在那副字的份上,我不杀你。”
  “而且,你不该死在这里。”
  “战士,死沙场,君王,死社稷。”
  只是一句话,便让韩振这个铁血男儿落了泪。
  他擦了擦眼泪:“那你想怎样?”
  牧云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你且看。”
  说罢,只见其探手右手食指,于空中挥舞起来。
  气劲激射而出,在水泥地上留下道道印痕。
  “龙”
  “象”
  “战”
  “神”
  赫然是“龙象战神”四个大字!
  “这...。”
  韩振看着刻在地上的大字,只见四个字龙飞凤舞,有刚有柔,仿佛藏着无穷的奥义。
  看着看着,韩振虎躯一震,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这四个字无论是外观还是神韵,与他所持有的卷轴上的题字完全相同!
  是的,完全相同,无论是刚柔之度,还是那蕴含的奥义。
  这...这说明了什么?
  韩振不敢相信。
  他皱起眉头看向牧云,看着他那潇洒的气度,看着他那俊伟的样貌,以及那只看一眼,便永生难忘的漆黑眼眸。
  “牧云,云帅,牧云,云帅...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哈哈哈...韩振输的不冤,不冤啊。”
  这位战神,终于双膝一软,面对着牧云,跪了下来。
  “韩振,见过云帅。”
  韩振的声音都在发颤,他早闻云帅之名,一直不曾有机会见到,没想到,却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了云帅。
  云帅,是每个从军入伍之人的偶像和信仰。
  韩振每每听闻云帅之事迹,便越发的期待能看上云帅一眼。
  今日,终于得尝所愿了。
  “云帅,您说吧,怎么处理韩振,韩振都没有怨言。”
  韩振郑重的说道。
  现在,就算是牧云让他立即从楼上跳下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往下跳。
  崇拜牧云是一方面,刚刚牧云若是刚一到天台就表明身份,韩振也不会如现在这般。
  人,都是崇拜于强者。
  牧云刚才一连套指法打的韩振毫无招架之力,所以就算牧云不是传说中的云帅,也已经取得了韩振的钦佩。
  而现在,他才表明身份,使得牧云与云帅的身份重合,这一下,彻底的将韩振给折服了。
  牧云嘴角微微上翘:“很好,你且睁大眼睛看着,这套指法我只用一遍,能学到多少看你本事!”
  “什么?”
  韩振内心再次遭受冲击,他没想到,牧云会传授他那套威力无穷的指法。
  这...超出了韩振的想象。
  “此套指法有个名字,叫做碎虚指,传闻突破极限可洞穿虚空,你可看好了。”
  说罢,牧云抬手一挥。
  “拂穴手”
  紧接着又是一指:“穿太虚。”
  “劫凶年”
  “碎虚一指”
  “指分阴阳”
  ...
  韩振目不转睛的看着,眼睛布满了血丝,牧云的指法不断在他脑海中回荡。
  直到牧云最后一招“四海定”使完,他才闭上眼睛,开始回忆。
  牧云静静的等着。
  足足过了十分钟,韩振终于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没有说话,直接对着牧云三叩九拜。
  “能得云帅传授绝学,从今以后,韩振任凭云帅驱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牧云淡淡一笑:“绝学?呵呵,这套指法不过是偶然即兴所创,算不得什么绝学,不过也足够你用了。”
  韩振:...
  没想到,被韩振视为至高绝学的碎虚指,不过是牧云即兴所创。
  不过,韩振又不是第一次被打脸了,况且打他脸的是有着镇国之柱称号的云帅。
  普天之下,谁好有这种待遇?
  想到此处,韩振不禁酣畅的大笑出来。
  即使当初被选为战神,他也没有如此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