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42章 教育
“小茹,不要哭,快告诉爸爸,你在哪里?”
  吕胜感觉心都要揪起来了,他还听到电话那边竟然有几个小青年的谈笑声。
  此刻,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小茹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必定要与对方同归于尽。
  只是,吕茹哭哭啼啼,期间还不断的哀吟,好像脑子不太灵活,说了半天也没说明白。
  这时,电话被另一个人拿了过去。
  “吕胜,如果想让你闺女没事的话,就摸一摸你衬衫的兜。”
  吕胜闻言,探手一摸,竟然摸到一个透明的塑料小袋。
  “这是什么?”
  “哼哼,这是什么你不用管,只要记着,每一道菜都要洒上一小撮,不要撒多,一小撮就行。”
  吕胜脑子嗡的一声,顿时明白了,这人不是冲着他来的,是想对付江露佳肴!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见吕胜没有回话,对方邪笑道:“怎么,想让你闺女死?还得死前让我们兄弟舒服舒服。”
  “你敢!”
  “你敢动她一个手指我废了你们。”
  吕胜气的脑子发胀,低声吼道。
  “吆,敢吓唬我?老子可是吓大的,还没怕过谁,看来你是想听听你闺女舒服的叫声是吧,哈哈...。”
  对面再次传来一阵嬉笑的声音,不过,这声音在吕胜耳中,却仿佛恶魔的狞笑。
  “好吧,你们说什么我做什么,千万别碰我的女儿。”
  吕胜服软道。
  “呵呵,行,你动作可得快点,不然我兄弟可要忍不住了。”
  对方说完便挂掉电话。
  吕胜木讷的将手机塞回兜里,左手死死的握着那个装着粉末的塑料小袋。
  身为一个厨师,他的梦想是做出世上最美味的佳肴,使人们能畅快的享受美味。
  如果...如果,他在菜里下药。
  那么,他还有什么资格当厨师?
  良心加上厨师的准则,使得他犹豫不决。
  可是,女儿的哭声再次于脑海中回荡。
  从前妻抛下他和孩子离去的那一刻起,他的一生,就只是为了吕茹而活!
  犹豫良久...终于吕胜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眼睛瞄了后厨一眼,然后看向面前的狮子头。
  他将手中的塑料袋悄悄打开,准备洒在上面。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喊声:“吕厨,吕厨,牧经理叫你过去呢。”
  他身躯一颤,顺势将塑料袋揣回兜内:“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心里一阵轻松,急忙向楼上办公室走去。
  来到经理办公室,牧柔正在桌上埋头看着文件。
  “吕大哥,请坐。”
  吕胜略微忐忑的坐了下来。
  “牧经理,你找我有什么事么?那边还等着我尝菜呢。”
  牧柔没有回话,依旧在看着文件。
  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一个服务员端着刚刚那盘狮子头走了进来,放在了办公桌上。
  “牧经理,菜端上来了。”
  “行了,你下去吧。”
  牧柔抬起头,将那盘狮子头拿到自己的面前,然后看向吕胜:“吕大哥,这菜,我能吃么?”
  吕胜的冷汗涔涔而下,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
  另一边
  吕茹终于得到了一小瓶“牛奶”般的饮品,不停的吸着,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
  很快,“牛奶”便被她吸光了。
  她闭着眼,长长的呼了口气,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神采飞扬。
  “怎么样?爽吧。”铁春坏笑着问道。
  吕茹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春哥,能再给我点么?”
  “还想要?哼,再给你我们都没有了。”
  铁春冷哼一声,果断拒绝。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吴穹打来的。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听到吴穹的声音,铁春顿时成了舔狗,讨好的说道:“老大,都妥了。”
  “很好,钱已经打过去了,去快活吧。”
  “谢老大。”
  铁春嘿嘿笑着,挂掉了电话。
  “兄弟们,走,大哥的钱下来了,咱们先吃个饭去。”
  “春哥,那她呢?”
  米勇指着吕茹。
  吕茹急忙说道:“春哥,你说过带我混的,不能不算话。”
  原来,吕茹竟然不是被迫的!
  铁春顿时露出不乐意的神情,一共就那点钱,本来就不太够花,再加上个小拖油瓶,这还不算什么,万一她瘾上来了,还得给她吸。
  “春哥,我那份分给他点。”米勇色眯眯的瞄了吕茹一眼,说道。
  “行,烦死了,走吧。”
  铁春无奈的摆了摆手,向屋外走去。
  米勇顺势搂住吕茹的腰:“还不谢谢你勇哥。”
  吕茹身躯一颤,但想到能出去各种嗨皮,还能吸那么舒服的“牛奶”,她甜甜一笑,别扭的抛了个媚眼:“谢谢勇哥。”
  这时,铁春刚好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瞬间把他惊呆了。
  只见,院中或蹲或站的,挤了三十多人,他们大冬天的穿了一身单薄的破烂外衣,灰头土脸的。
  正是野狼和他的兄弟们。
  “你们...是丐帮?”
  铁春咧了咧嘴,感觉对方很不友好。
  “瞎了你的狗眼,谁特么是丐帮。”
  野狼脸色一红,直接吩咐道:“兄弟们,先绑起来。”
  随着野狼下令,搬了半个多月的砖,练就一身腱子肉的打手们豹子般的冲了上去,直接将铁春四人捆了起来。
  “我X,小子,你哪混的,知道我是谁么?”
  铁春怒火上涌,大声喊道:“惹了我,你全家都得死。”
  野狼狞笑着说道:“先送你上路,一会就轮到你老大吴穹了。”
  “什么!”
  铁春内心一寒,知道对方有备而来。
  在野狼的吩咐下,众打手将铁春三人按倒在地,而吕茹,则被他拉到一旁。
  “吕茹是吧?你不要说话,听我说。”
  吕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识趣的闭上了。
  “吕茹,我听说你喜欢混地下势力,崇拜他们的自由,崇拜他们的不守秩序,喜欢他们那种放荡不羁。”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这些人的下场。”
  野狼说着,指了指被按在地上的米勇:“他身上的罪恶非常多,多到我都说不过来了。”
  “其中,有盗窃罪。”
  随着野狼的话,一个打手挥起手中的刀对着米勇的手就砍了下去。
  “噗嗤”一声,鲜血飞溅,整个手掌都被砍掉。
  “啊!”
  米勇顿时发出震耳欲聋的惨叫声。
  吕茹吓的嘴唇发白,全身颤抖,扭过头不敢再看。
  哪知,野狼直接将其掰了回来,厉声道:“看清楚了!不然连你一起砍。”
  吕茹顿时不敢动了。
  野狼接着说:“他还杀过人,我嗅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
  随着野狼的话,持刀的打手手臂一抬,直接将其脑袋砍了下来。”
  人头落地,吕茹也干脆的昏了过去。
  野狼摸了摸鼻子:“来盆水,浇醒继续。”
  这时,一个打手说道:“大哥,你审判的不对,罪名要从小到大,你这一下子就砍头,脑子都没了,就剩两个了,再砍没的玩了。”
  “牧老大可说了,他想看到一个回归正常的女孩,不是小太妹,你别急着砍头,先砍点别的,也好印象深刻啊。”
  野狼眨了眨眼:“行,我知道了,不用你教。”
  随着一盆冷水浇在吕茹的脸上,她再次醒来,然后,她觉得,她看到了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