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79章 前往大营
“唰”
  牧云身影一闪,竟然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冲到二楼。
  柳雯雯见牧云过来,竟然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将通红的小脸埋了起来。
  “姐夫...。”
  她的声音如泣如诉,却充满了让男人心动的春意。
  牧云刚来到楼上,便被抱个满怀,他急忙安抚着柳雯雯,浏目四顾,神色,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万万没想到,这个白虎堂二楼,竟然被司徒冠群改成了他肆意纵欲的场所,各种工具应有尽有,五花八门,并且一个比一个大胆。
  不止如此,就连对面的墙上,也都贴满了一张张让人看了便会脸红心跳的照片,照片中的女子千姿百态,都露出既痛苦又享受的矛盾表情。
  楼梯传来一阵脚步声,众人都跟了上来。
  继柳雯雯之后,秋桃也跟着尖叫起来,将通红的脸藏到姬雅怀里。
  倒是其他人,只是看了几眼便当做寻常。
  王嫣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紧紧抱着牧云的柳雯雯,与牧云对视一眼,脸上渐渐露出玩味的笑容。
  牧云急忙推开柳雯雯。
  “呸,色鬼。”
  慕容情恨恨的骂了司徒冠群一句,转身下楼了。
  “啪”
  司徒冠群的脸颊再次被荒君抽了一记。
  牧云干笑一声:“这上面应该没什么看的,我们走吧。”
  如果再看下去,恐怕他也要挨耳光了。
  很快,众人离开了白虎堂。
  这时,司徒冠群微微皱眉,他似乎觉得有些诧异,于是提议道:“诸位,我们军营真的没什么好参观的,不如去大营看看,那边可有不少武器弹药,还有坦克什么的。”
  “真的,好啊,我要开坦克。”
  柳雯雯第一个表示赞同。
  牧云看着司徒冠群,嘴角微微翘起:“好啊,那军长领路吧。”
  司徒冠群急忙走到前面,背对着众人,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得意狞笑:哼,一会看你怎么死的。
  穿过一栋栋用做办公的大楼,柳雯雯撅起小嘴:“还多久啊!”
  “快了快了。”
  司徒冠群点头哈腰的回道。
  哪知,即使如此,又挨了牧云一记耳光:“说实话。”
  司徒冠群捂着脸,感觉自己要被气死了,但还是指着远处。
  “真的快了,不信,你们看,就在那边。”
  众人循着方向看去,果然,不远处有一栋巨型大楼,看上去足足抵得上四五栋楼房的长宽了。
  王嫣然突然对牧云说道:“既然那里是大营,应该会有士兵吧?”
  王嫣然的话,让司徒冠群的心咯噔一下,开始缓缓下沉。
  这下完了,意图泄露了!
  哪知,牧云淡然一笑,向司徒冠群问道:“那里有士兵么?”
  “没有...这个时候士兵应该在营外训练。”
  司徒冠群急忙回道。
  其实,他的回答已经前后矛盾了,毕竟,士兵级以上的人在开会,这些士兵又怎会出营训练呢。
  牧云低头对王嫣然回道:“你看,没有,我们走吧。”
  荒君和玄鸽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笑意。
  “好,好。”
  司徒冠群忙不迭的应道,抢先前行,眼见越来越靠近大营,他一颗心跳的越来越厉害,脸上的神情越发的狰狞,他已经有些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怒火了。
  太恨了!太气了!
  终于,来到了大营门前,钢铁制成的大门有两米多高。
  司徒冠群小跑上前,按下了开门的按钮。
  “嗤...。”
  大门向两侧打开。
  开门了!
  司徒冠群不管不顾,一个箭步冲了进去,接着,便高声咆哮起来。
  “虎豹白衣,集合杀敌,虎豹白衣,集合杀敌。”
  “哈哈哈...我要让你们死,我要让你们死!!”
  司徒冠群挺胸站立,双臂高举,脸上带着威严,眼中闪着怒火。
  他要狠狠的将牧云折磨至死,他要狠狠的蹂躏他的女人。
  只是,高亢的声音不断的在楼内回荡,却没有一个人回应他。
  司徒冠群十分诧异,这才睁大了眼睛向内里看去。
  不看还好,一眼看去,顿时惊的手脚冰凉。
  只见,一个个虎豹军的士兵,都穿着背心短裤,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听到司徒冠群的声音连头的不敢抬一下。
  严冬之际,这些士兵被冻的瑟瑟发抖,看上去可怜兮兮。
  这在这座可容纳几千人的一楼大厅,还站了不少身穿墨绿色战斗服手持枪械的士兵,他们衣服上都秀有猩红色的祥云。
  看到这一幕,司徒冠群眼皮直跳,头皮发麻,心底猛的涌出一个名字:云天神卫军,天字军!
  不错,这些站着的士兵就是天字军!
  在天字军面前,他的那些虎豹军士兵,就是可以肆意蹂躏的菜鸡,连反抗的想法都不可能产生。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司徒冠群满脑子都是问号。
  这时,牧云带着众人走了进来,对司徒冠群说道:“军长大人,你刚刚喊什么来的?我没听清。”
  司徒冠群的脸都扭曲了,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崩溃了。
  一切,都和他想的不一样。
  牧云身后的众人也都看到内里的一幕,秋桃和柳雯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唯有姬雅,意味深长的看向牧云,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一切,肯定又是这个男人搞的鬼。
  不过,这血色祥云的图标为何如此眼熟,到底在哪见过,她,一时也想不起来了。
  这时,一个天字军的领队端着枪走了过来,对司徒冠群呵斥道:“我认识你,你也是虎豹军的,速度脱了外衣裤子,蹲过去。”
  “你说什么?”
  司徒冠群刚要发作,便被那领队用枪怼在了脑袋上:“再废话我一枪崩了你。”
  一旁的牧云对身后诸女莞尔笑道:“怎么样,这次没白来吧,还能看到军长大人跳脱衣舞。”
  牧云的话惹的众人哄堂大笑,一起看向司徒冠群。
  那天字军的领队眼睛一亮,“咔嚓”一声打开保险:“跳着脱,不然打死你。”
  “你敢!我可是虎豹军的军长,你敢开枪打我?”
  司徒冠群声嘶力竭的怒吼道。
  那领队脸色一沉:“你听说过有神卫军不敢杀的人么?”
  司徒冠群内心一震,额头青筋鼓起,他堂堂一军长,竟然要在众多手下面前跳脱衣舞,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突然,他脑筋一转,对那名天字军士兵说道:“你看他们,他们也是虎豹军的人,也要一起跳,而且,女人跳起来更好看啊。”
  司徒冠群喊着的同时,还不断的对士兵示意,眼睛瞟向牧云身后的诸女,意图很明显。
  他想要让这位领队对牧云的女人感兴趣,那样...就可以祸水东引了。
  那领队顺着司徒冠群的目光看向众人,终于,端着枪走了过去。
  “哼哼,这回看你们怎么办,天字军,连我都不敢惹。”
  司徒冠群冷笑着,准备看一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