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2章 城主的礼遇
此时大厅也在三三两两小声议论着,猜测着,不明白为何一个王家的倒插门女婿能得到城主如此的礼遇。
  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
  王东山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衫上不存在的灰尘,舔着笑脸来到牧云身旁:“小..小云啊,你看看你,怎么坐在这了,咱们王家的位置在那边。”
  他说着,指了指王家的桌子。
  这一声“小云”叫的那个亲切,仿佛是慈祥的至亲长者,在呼唤他最疼爱的后辈。
  牧云看着王东山,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哦?这可不行,刚才不是你赶我回去的吗,还好心的让嫣然给我打包些饭菜。”
  王东山知道牧云在成心戏弄他,但想到以后的飞黄腾达,只得强忍着心中的怒意,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刚才是大伯不好,你知道的,咱们王家没城主府的管家那么有权有势,我也是为了咱们王家着想,刚刚大伯可一直都在犹豫,要不要...。”
  “滚”
  牧云不耐的回了一声,忍受不了王东山的呱燥。
  “你...。”
  王东山脸色阴晴不定,咬着牙,身体直接僵在了那里,他身为王家的嫡子,又是税务部的部长,走到哪里别人不是客客气气的?
  现在放下身段,给足了牧云面子,换来的却是一声“滚”。
  大厅内的众人对着王东山指指点点,私下里冷嘲热讽。
  “这人好不要脸,刚才还把人家赶走,现在又巴巴的上前跪舔。”
  “嘿,人不都这样么,一旦有了机会,还要什么脸?”
  “不愧是王家的一派作风。”
  这些人虽然挖苦着王东山,但眼里都带着一丝的嫉妒。
  心里想着:这人要是我家的女婿该多好!
  要知道,若能得到城主的支持,那么整个江城岂不是可以横着走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啊。
  就在王东山黑着脸,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时候,一只手直接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正站在他的身后。
  “我说老王啊,你让一下。”
  男子说着,竟然直接将王东山推到一旁,然后笑着对牧云说道:“鄙人姓江,江城四大家族江家的江,单名仇,不知牧云小兄弟可否赏个薄面,到我们这来坐。”
  江仇说着,指了指他们江家的座位。
  不得不提一句,江家所在的位置比王家要好上许多,距离最前方的平台更近。
  “江仇,你要做什么,他是我们王家的人,怎么会去你那!”
  王东山怒不可遏,你竟然当着我的面来拉人,还有没有把王家放在眼里。
  “哼,你们王家薄恩寡义,难道还不行我们江家礼贤下士?”
  江仇冷笑一声,与王东山针锋相对。
  “他是我们王家的女婿,我想怎样就怎样,用你来管?”
  “女婿?这更好办了,可以离婚啊,我有个侄女刚好年满二十,长的那是闭月羞花,和牧云小兄弟乃是绝配啊!”
  “你...好不要脸。”
  “你能拿我怎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气氛愈演愈烈似乎都要动起手来。
  这时,一个喊声传来:“城主大人来了。”
  这一下,二人都老实了,互瞪一眼匆匆回到座位坐好。
  乐师开始奏起激昂的乐曲,不远处的大门骤然打开,一身正装的荒君,在燕心的指引下大步走进大厅。
  “原来他就是那个上面下来的贵人!”
  “竟然如此年轻。”
  大厅内众人皆站了起来,面带微笑。
  荒君面带微笑,目光巡视一圈,最后落到依旧坐在位子上的牧云身上,嘴角翘起:“这位小哥,要不咱凑一桌?”
  燕心站在一旁,看着宛如亲兄弟一般的牧云与荒君,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心里想到:“当初,若我没有离开荒字军,现在是否也能与云帅如此亲密?”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大云天神卫军,每一军的首席都和牧云亲如兄弟,同时也极端的崇拜着他们的云帅。
  也只有这八个人,敢和牧云开玩笑!
  牧云面带苦笑,这些首席里面,黄熊憨厚凶猛,坚不可摧,玄鸽善变,却凌厉如刀。
  唯有荒君,性格跳脱,总能让牧云哭笑不得。
  “好啊”
  牧云站起身来,与荒君并肩而行。
  燕心跟在后面,羡慕的看着二人。
  这一幕,众人看在眼里,瞬间再次抬高了牧云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原本以为只是受城主燕心礼遇。
  没想到,原来赏识他的,竟是上面下来的大佬!
  这就厉害了,也难怪燕心对其态度和蔼,与他人不同。
  一张由抹香木制成的精美餐桌被众星捧月般放在大厅的正中央,桌上只坐了三人。
  牧云,荒君,以及城主燕心。
  随着灯光以及乐曲的变化,前台鱼儿般跃出几名身材窈窕,样貌优美绝伦的靓丽歌姬。
  她们穿着薄纱裙,踏着优雅的旋律,开始翩翩起舞。
  宴会,正式开始。
  ......
  与世纪大饭店笙歌燕舞截然相反,今日江城的孙家满堂缟素。
  头发半白的孙家家主孙南天高坐上位,双目锐利如鹰。
  “可有那只猴子的消息?”
  坐在下方的大儿子孙威叹了口气:“没有任何发现,这辆车和那只猴子仿佛凭空出现一般。
  “砰”
  孙南天猛拍一记桌子,眼中燃起怒火,却又无可奈何。
  “卑鄙小人,暗害吾儿,若是让我抓到,非千刀万剐不可!”
  这时,孙威神情有些犹豫。
  “有话快说。”
  孙南天不悦的冷哼一声。
  “我听说,孙成生前,曾喜欢王家的一位女子,而且事发当天,正是和那名女子以及她的丈夫,老妈一起逛的商城。”
  “你是说,和王家有关?”
  孙南天眼睛微眯,疑声问道。
  孙威摇了摇头:“若是王家做的,我不可能查不出来,我的意思是,今天乃是弟弟的头七,我想...。”
  “你想什么?”
  “我想,让那名王家的女子,给弟弟陪葬!”
  随着孙威的话语,屋内的温度好像都低了不少。
  陪葬,只有在古代才有的一种习俗,极为残忍,要将活人关入墓中,与死人同葬。
  孙南天仰天大笑,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准了。”
  “可是,就怕王家...。”
  “王家?哈哈,算个屁!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我孙南天要埋的人,阎王都不敢不收。”
  “快去吧,莫让你弟久等。”
  “好。”
  孙威冷笑一声,走出灵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