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23章 异变
砍刀劈砍在肉体之上,鲜血飙飞。
  铁棍敲在脑袋上,发出沉闷且令人恐惧的震音,这代表,又一个人即将倒下,继而被人踩踏或者补刀而死。
  野狼熟练的挥舞着砍刀,身上已经沾满了鲜血,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
  周围喊杀声震耳欲聋,每过几秒钟就会有人死去。
  生命,在这里变得异常的廉价。
  远处,众多江城大佬派来的眼线拿着各种摄像仪器或者手机记录的远处的情形,有人甚至开始进行着实况直播。
  可以说,整个江城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里。
  所有人都被搬砖者联盟的血性震撼住了。
  几十人,对上二百人,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要同时面对至少两人。
  这,几乎是一场不可能赢的战斗。
  江球躲在一辆汽车旁边,眼中闪着愤怒和惊惧的神色,他没想到野狼会如此凶狠搏命。
  他不怕死么?
  “不过,任你再怎么凶狠,区区几十人,还想和我们江家斗。”
  江球恶狠狠的看着几乎被江家人包围的搬砖者联盟。
  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赫然发现,江家的人死的比搬砖者联盟的人要多了许多。
  那些衣衫褴褛的亡命之徒往往懂的怎样避开要害并进行反击,有些人即使身中数刀依然奋力搏杀,甚至临死前还要拉上一个陪葬的。
  反观江家的人,他们只是身材魁梧,但却少了些搏命的勇气,一旦拼起来畏畏缩缩,只敢侧面或者身后补刀,一旦正面对上,第一个想的就是躲避或者撤走。
  这样一来,死伤比例就被拉开了。
  江球越看越心惊,心里已经开始没底了,不禁大喊道:“速速解决战斗,打完每人奖励二十万元!”
  二十万元,虽然不是特别多,但对这些人而言也算是一笔丰厚的收入了。
  只是,令江球惊掉下巴的是,原本的激励却起了反作用。
  大家都想活着拿到那二十万块钱,谁都不愿意拼命了...。
  一声声惨叫接连响起,江家的人越发的被动起来。
  与之相反,搬砖者联盟看到了胜利的希望,变得更加疯狂了。
  “兄弟们,我们要赢啦。”
  野狼大喊着,飞扑而起,手起刀落,砍掉一名江家人的脑袋,鲜血,喷了他一脸。
  “胜利”
  “胜利”
  “胜利”
  众人大吼着,气势如虹。
  “不好!”
  江球眼看形势不对,急忙上车启动汽车。
  “想走?”
  野狼双眼死死的盯着江球,挥着刀就冲了上去。
  可惜此时江球已经启动了汽车,直接把野狼甩开了。
  “废物!你回来啊。”
  此时野狼再想追赶已经来不及了,只得不甘的吼着。
  江球内心一动,猛的挑头,驱车径直向野狼撞去。
  “小子,如你所愿。”
  “老子特么的撞死你!”
  江球狞笑着,一脚油门踩到底,将车速直接拉满。
  “大哥快闪。”
  一名小弟眼见轿车冲向野狼,急忙吼着,一个箭步冲上前将野狼推开。
  “砰”
  飞奔而来的汽车直接将其撞飞到半空,然后如破布袋一般摔到地上。
  “小文!”
  野狼悲呼着,眼中泪水打着转。
  “哈哈...这次算你命大,来来来,咱们再来玩啊。”
  江球得意的大笑着,脚就没离开过油门,拼命的向搬砖者联盟的人撞去。
  “砰”
  “砰”
  很快便有四五个人被撞身亡。
  野狼看的睚眦欲裂,没想到江球还有这招。
  眼见形势开始扭转,野狼发起狠来,径直冲向了江球的车。
  “哈哈,轮到你了。”
  江球见野狼奔来,急忙转向撞去。
  哪知野狼猛的扔出一根铁棒。
  “砰”
  铁棍撞破玻璃直接砸在了江球的胸口上。
  “哇”
  江球被砸的吐血,眼冒金星,再也控制不住汽车,最后一头撞在了树上。
  “呼...。”
  野狼伏在地上喘着粗气,终于将这个麻烦解决了。
  这时,一阵警车铃音从远处传来,是警卫部的人!
  远处看热闹的人们议论纷纷。
  “城主府果然出手了!”
  “哼,那是自然,想动云然集团,必然得过了城主府那关,这回就看江家有何底牌,如何应对吧。”
  很快,警卫部的警卫们纷纷下车,掏出手枪对准刚刚还在生死相搏的两波人。
  “都别动,都别动。”
  “停手!”
  随后,新上任的警卫部部长颜科走下车来。
  “光天化日,竟然袭击平民,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颜科双手负在身后,官架势十足的在众多警卫的簇拥下走上前去。
  被如此多的枪指着,搬砖者联盟和江家的人都停了下来,等待下文。
  “呼,没事了。”
  “有警卫部的人在,牧老大的女人就不会有事了。”
  野狼终于松了口气,刚刚还没什么,显然一放松下来,便感觉全身都在疼,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血估计也快流光了,眼前的景物一花一花的,耳朵也在嗡嗡作响。
  搬砖者联盟的人都举起双手,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反观江家的人,一个个垂头丧气,老大江球撞车晕过去了,现在群龙无首,士气低落到了零点。
  没想到,二百多人打不到一百人,竟然还输了。
  颜科来到野狼身前,轻声问道:“小子,你没事吧?”
  野狼笑着摇了摇头:“哈哈,这点伤都是小意思,哎呦。”
  笑声牵动了伤口,让他不由的痛呼一声,但脸上还是带着遮掩不住的笑意:“嘿嘿,等牧老大回来,一定会好好夸夸我的。”
  “今天我野狼,也当了回男人!哈哈。”
  颜科哂笑道:“是啊,是挺男人的,不过,还是的死!”
  说着,手臂一挥:“听着,除了江家的人,其他一律拿下,敢反抗的就地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