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91章 监狱长
牧云转头看去,只见十几名警卫正端着枪,瞄向自己。
  领头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穿着有别于其他警卫,看肩膀上的徽记,应该就是这个大牢的监狱长。
  牧云随手将手中的警卫丢到一旁,看着远处的监狱长,寒声说道:“你就这里的监狱长吧,上梁不正下梁歪,能有如此门卫,可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监狱长仔细看了看牧云,略一思索,突然问道:“阁下莫非是牧云牧老板。”
  他竟然认出了牧云。
  周围的警卫有的人也是一惊,显然也听说过牧云。
  这,都亏了最近三公子的大力宣传。
  “你认识我?”
  牧云反问道。
  监狱长皮笑肉不笑的回道:“怎么会不认识,你和三公子的矛盾,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
  “牧先生,你说,如果我现在命令属下开枪,你会不会死呢。”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他,似乎对牧云充满了敌意。
  牧云报以冷笑:“你可以试试。”
  两方就这么对峙起来。
  监狱长眼神闪烁,似在犹豫。
  若能打死牧云,那么,显然就能讨好三公子,这对于身在春城发展的他,诱惑力是非常大的,可以说以后绝对会平步青云。
  而且,刚刚牧云对警卫动手,他完全有理由枪决牧云,虽说过后被会追究一些责任,但是,与能得到三公子的友情相比,都算不了什么。
  哪知,监狱长突然呵呵一笑,脸上冰冷的神情宛如冰雪消融。
  “怎么会呢,我向来秉公执法,不会乱杀无辜。”
  “众人听令,开火!”
  他,在诈牧云。
  “砰砰砰”
  枪声连响,震慑心神。
  “哈哈...。”
  一想到有了三公子的扶持,他即将平步青云,监狱长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只是,枪声未落,监狱长与一众警卫已然看不到牧云和柳雯雯的身影。
  “怎么会!”
  监狱长瞳孔一缩,他竟然没看出牧云是何时消失的。
  “人呢?”
  “哪去了。”
  众警卫大惊,没想到牧云竟然连子弹都能躲过去,这简直有些悚然听闻了。
  难怪连三公子都折戟沉沙。
  “在这...。”
  一个警卫突然出声喊道,只是话刚说一半便戛然而止。
  “扑通”
  “扑通”
  一个个警卫相继被打倒在地失去意识,眨眼之间,十几名警卫,竟然全都倒地不起。
  最后只剩下监狱长一人。
  “你...你是怪物么?”
  他惊恐的望着眼前的牧云。
  只见牧云一手还搂着柳雯雯的腰。
  一个人能躲子弹就算了,竟然还带着一位,子弹的速度就那么慢么?
  牧云松开搂着柳雯雯蛮腰的手臂,然后一把揪住监狱长的头发,寒声问道:“现在,我能进去了么?”
  一股杀气直冲监狱长脑海,他瞬间看到了一片尸山血海,腥气扑鼻,那情景仿佛九幽地狱,令人心惊胆寒。
  “啊!!能,能。”
  监狱长瞬间就被牧云的气势给吓尿了,忙不迭的答应着。
  如果牧云再稍稍施放一些杀气,恐怕这位监狱长就会精神崩溃,变成白痴。
  “早这样多好。”
  牧云笑了笑,一脚将其踢了五米远。
  监狱长痛苦的哀嚎两声,但还是努力的爬了起来,到一旁昏迷警卫的腰间取下钥匙,颤抖着为牧云打开了大牢的铁门。
  “前面带路,对了,我们要看的人是柳文斌,今天刚抓进来的那位。”
  在牧云的吩咐下,监狱长战战兢兢的走在前面为其带路。
  刚一推开大门,便有一股充满臭味,潮湿,还混杂着各种不明气味的气体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牧云看了看柳雯雯,发现她只是皱了皱眉。
  “哐当,哐当”
  随着锁链摇晃的声音,两旁关押的囚犯见到牧云二人,发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有人吹着口哨,有人说着令人厌恶作呕的下流话。
  监狱长走在前面默然不语。
  柳雯雯哪见过这样的场面,心惊胆颤之余,顺势靠在牧云身上:“牧哥哥。”
  牧云感觉到柳雯雯娇躯不停的颤抖,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没事,这里面关着的都是废物。”
  牧云的话引起了柳雯雯的好奇心,她仰头问道:“为什么这里关的都是废物啊。”
  牧云淡淡一笑:“厉害的,哪会被抓进来。”
  柳雯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身躯停止了颤抖,恐惧之心大减。
  一路前行,很快,监狱长便带着牧云和柳雯雯来到地下二层。
  “柳文斌只是造谣诽谤,怎么会关在这里。”
  牧云看着大牢的负二层,发现这里关押的犯人一个个要么是面带凶相,要么是疯疯癫癫,显然都非是寻常的囚犯。
  监狱长摇了摇头:“上面派人送进来的,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还嘱咐了几句,要好好‘侍候侍候’这位编辑。”
  柳雯雯闻言脸色一变,咬牙切齿道:“那还不快点带路,我爸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陪葬。”
  监狱长吓的全身一颤,急忙一路小跑,很快来到一处最大的牢房前:“就在这里。
  “哈哈...。”
  “让我搞一会。”
  “别这么玩,玩死了就没的玩了。”
  牢房内传出一阵发贱似的调笑声。
  牧云三人隔着小孩手臂粗细的铁栏杆看到,里面有七八个囚犯,正不断的折磨着柳文斌。
  此时柳文斌四肢分别被四名囚犯拉着,整个人悬在半空,然后这四个人先是将其高高举起,然后往地上砸着。
  而柳文斌不停的求饶惨叫着:“饶了我吧,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
  他嗓子都沙哑了,全身衣衫褴褛,显然已经被折磨很久,连衣服都被扯碎了。
  “哼哼,咱们牢里就你一个乐子,不玩你玩谁,饶了你,我们上哪寻乐子去啊?哈哈。”
  “就是就是。”
  突然,一名看上去很有派头的犯人喊道:“行了,把姿势弄好,我要上了。”
  “啊,大哥要上了。”
  “哈哈,大哥来感觉了,快,快把腿劈开。”
  几名犯人摆弄着柳文斌,将其双腿分开,还有人开始扯着他贴身的四角裤。
  “你们干什么,啊,不要,你们想干什么。”
  柳文斌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拼命的挣扎着,眼角有泪水滑出。
  可是,别说他一个小小编辑,没什么力气,就算是壮汉,也架不住这么多人摆弄,只能捂住的吼叫着,求饶着。
  “嘿嘿嘿嘿,乖,不疼。”
  犯人头目狞笑着,压向柳文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