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91章 一家人
此时墨神医竟然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睡衣,一脸黑线。
  他正在床上睡觉,玄鸽直接破门而入,将其被抓了过来,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换身衣服。
  “墨神医你来了,快给我妈看看。”
  牧云上前,仿佛抓小鸡一般从玄鸽手中将墨神医拎了过来,放到孙静床前。
  “我凭什么要给她看病?有你们这么请人的吗?”
  墨神医气的吹胡子瞪眼,心情非常的不爽。
  王嫣然在一旁恳求道:“医者父母心,神医你快救救我妈吧。”
  墨神医把头一扭:“少给我来这套,老头子我救人全靠心情,可我现在非常生气。”
  这时,王明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墨神医一眼,忍不住捧腹大笑,对牧云说道:“哈哈,笑死我了,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墨神医?这造型也是绝了,还带毛的,老家伙还挺能卖萌的。”
  牧云没有理会王明,而是直接对墨神医说道:“欠你个人情。”
  墨神医瞬间就动容了,虽然他不太清楚牧云的真实身份,但管中窥豹,能使得玄鸽这样的高手为其所用,更力挽狂澜,灭掉燕丁,将燕宝扶上城主之位,便可猜测一二,此人绝不简单!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像他这样的人物,一个人情,当真是千金难买,万金不换。
  “成交!”
  “呵呵,看来老夫还占了个便宜。”
  墨神医二话不说,直接笑呵呵就同意了。
  牧云眼神一黯,摇了摇头:“是我赚了,不过一个人情,若能换回娘的命,多少个人情都是赚。”
  他显然想到了死去的牧棉。
  “此乃真孝。”
  墨神医赞赏的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放在孙静身上,捋了捋胡须,探出手指放到孙静的手腕上。
  十秒后,他微微一笑:“气血淤积而已,小事一桩。”说着从牧云手中接过布袋包准备取针。
  哪知这时王明突然拦在墨神医的身前,他笑容收敛,沉声对牧云说道:“小子,我看了两眼说是急性心梗你说我草菅人命,可是这老货只看一眼,把个脉就说什么气血淤积,难道就不是草菅人命了?”
  “别忘了,这里可是医院,由不得你们乱来。”
  墨神医丝毫不恼,眉头一挑:“我老墨行医几十载,治好的患者不计其数,此人脸色暗红,嘴唇周白,冷汗四出,正是气血淤积的症状,若老夫说的不对,脑袋揪下来给你当椅子坐。”
  牧云冷笑一声,直接将王明推到一旁:“别妨碍神医施针!”
  “你...。”
  王明心头火起,再次拦在二人面前,
  “除非你们将病人移到别处,否则只要她躺在我们医院的病床上,就由不得你们胡来。”
  墨神医习惯性的捋了捋胡须:“病人气血微凝,不可乱动,否则会有血管破裂的风险,不可冒险。”
  王明义正言辞的继续说道:“这里可是医院,你这样施针,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王嫣然在一旁急的直流眼泪:“医生,快让神医看看吧,我妈她真的好痛苦。”
  躺在病床上的孙静脸色越发苍白,冷汗都将枕巾浸湿,神情痛苦无比,显然比刚才要更加严重。
  牧云恨得牙直痒痒,探出手臂就准备将这个三脚猫医生直接丢出去。
  哪知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进来。
  “让神医治,出了问题我负责。”
  王明扭头一看,急忙恭敬的说道:“周主任,你来了。”
  来者名叫周金瑞,正是这心肺科的主任。
  墨神医瞥了周主任一眼,冷哼一声,便开始认真的为孙静针灸治疗。
  在牧云的示意下,所有人都退出了病房。
  走廊里。
  王东河内心十分忐忑:“小云,这位墨神医靠谱不?”
  刚刚他虽然没有阻拦,是因为相信牧云,可现在越想越是害怕,生怕孙静出什么问题,若真的出了意外...还不如做手术了。
  牧云安慰道:“爸,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王东河看着牧云自信的神情,这才点了点头。
  就在王东河左手不远处,王明郑重的和周主任说道:“主任,这不合规矩。”
  按照医院的规矩,是不允许外面的医生在自家医院给病人治病的。
  周主任眼睛瞟了一眼病房,向王明问道:“你是利坚国牛筋大学毕业的,我说的对么?”
  王明点了点头,不明白周主任为何岔开话题。
  周主任呵呵一笑:“你觉得牛筋大学如何?”
  王明神情一肃:“当然是顶级的学府,可这和...。”
  周主任抬手阻止了王明说下去,看向窗外,幽幽的回道:“牛筋大学曾经以八百万的天价年薪聘请这位墨神医担任他们学校的专业教授,可是被墨神医拒绝了,至今为止,每年还有不少的高等学府向墨神医发函,邀请他。”
  王明的神情直接僵住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竟然这么牛。
  想想刚才他的所作所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边王东河听了周主任的话,一颗心终于落了地,他拉着牧云的手,哽咽着说道:“幸好有你,不然..不然我们。”
  牧云急忙安慰道:“爸,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见外了。”
  “对,一家人。”王东河一个劲的点头。
  三分钟后,病房的门被打开,墨神医扛着他那个布袋走了出来。
  “静养五天就没事了,小子,别忘了欠我一个人情。”
  说罢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
  王明咧了咧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病房内,孙静悠然转醒,看到了哭红了眼的王东河与王嫣然。
  三人激动的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没事了,没事了。”王东河不停的念叨着。
  孙静的经络被疏通,脸色红润不少,整个人也精神许多,她看到站在一旁的牧云眼神闪烁,似在思考什么,于是急忙嘱咐道:“小云啊,妈没事了,你听妈话,别去惹王超他们啊,好好做你的生意。”
  牧云勉强笑了笑:“妈,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这一声妈叫的很自然。
  王东河与孙静对视一眼,之前牧云都是喊岳父岳母的,喊爸和妈还是头一回。
  孙静欣慰的笑了:“好好,你也不小了,知道轻重。”
  牧云安慰孙静几句,便说道:“嫣然,你陪着爸妈,我出去安排下公司的工作。”
  王东河急忙说道:“去吧去吧,公司的事要紧。”
  出了病房,牧云来到楼梯间,掏出手机给荒君发了条短信。
  “君,计划提前,今晚就开始!”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