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4章 谎言
“你...你...。”
  王向东一时被噎的说不出来话,到是沈乐来了脾气,指着自己依旧红肿的脸:“好你个牧云,打我先不说,居然还把董亮弄医院去了,你知道董氏集团的实力么?”
  “你闯下了弥天大祸!还不知忏悔,反而没事人一般,我和你说,今天你必须给我个交代。”
  “一会董家的人来,你休想我们会保你,恶意重伤,至少也要让你进监牢蹲上个十五年。看你还怎么嚣张。”
  其他人还好,王嫣然听了顿时一惊。
  十五年!
  如果真的在监牢蹲上十五年,那人岂不是废了么。
  “爷爷,您帮牧哥哥与董家说说情好么,求求您了。”
  王嫣然苦苦哀求道。
  “王姐,你说你何苦,要是姓牧的进去,我这个当弟弟的肯定给你找个更好的。”
  王超得意的笑着,在一旁说着风凉话,在他心里,真的能把王嫣然嫁出去,那就会少一个人和他分家产了!
  可惜,王嫣然招了个上门女婿,这样王超的算盘落空,所以一直针对牧云,这次终于找到机会了。
  他眼中放光,心中想到:王家的家产是我自己的,谁也别想抢走!
  王向东瞥了牧云一眼,冷笑一声,道:“求情?他都能把董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弄到医院去,本事大的很,还有我来求情?”
  “爷爷...。”
  王嫣然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流,牧云是为了保护她才犯错的,她怎能忍心看他被抓紧去?
  牧云轻声一笑,上前握住王嫣然冰凉的小手,拿出手帕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还是爷爷懂的多,你放心好了,我没事的。”
  王向东嘴角抽动着,额头的青筋直跳,难道他不知道我说的是反话么?还是成心气自己,越想越气,抬起颤抖的胳膊,指着牧云:“你这个畜生,滚,给我滚。”
  王超急忙上前轻拍王向东的后背:“爷爷莫气坏了身子,他不是有本事么,那就把他赶出王家,看他没了王家当靠山还牛气什么。”
  赶出王家!
  王东河急忙拽着牧云呵斥道:“孽畜,还不向爷爷承认错误,难不成你真想进监牢?”
  “我又没做错,为什么要道歉?”
  牧云不动声色的摆脱王东河的扯拽,继续说道:“倒是某些人,心怀不轨,竟然连自己的妹子都不放过,还和外人一起使计算计。”
  “姓牧的,你少血口喷人,你把董家的少爷弄到医院去了,还说没错,你真以为王家不会把你扫地出门?”
  沈乐心里咯噔一下,顿感不妙。
  “我说你了么?你跳出来干什么,莫非心虚?”
  牧云冷笑一声,从兜里掏出手机。
  这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到沈乐身上。
  刚刚牧云的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沈乐竟然在打王嫣然的主意。
  这种事情即使在普通人家,也是不能容忍的事情,更何况王家这种要脸面的家族。
  “姓牧的,你竟敢污蔑我,你一个快坐牢的废物,竟然还敢往我身上泼脏水。”
  “哼,看我是不是在污蔑你。”
  牧云说着,将之前录制的视频当着大家的面放了出来。
  “姓沈的和董哥商量好,给那小妞灌醉,他们拨头筹,我们跟着尝尝鲜。”
  “董哥有健忘水,只要与酒勾兑,便会让那小妞失去记忆,任凭我们摆布,他还准备了不少床上的玩具,以前我们经常干这种事...。”
  大厅内的气氛随着视频的播放,变得诡异起来。
  王嫣然愤怒的看着沈乐:“姐夫,亏我那么相信你,竟然和外人一起..一起害我。”
  王东河也皱起眉头:“沈乐,你这样做对得起王蓉么?”
  沈乐的脸瞬间变得惨白起来,从视频中可以看到董亮和他的保镖竟然直接被捆了起来,跪在地上,周围还有不少拿着武器的保镖。
  牧云这小子到底干了什么!他从哪找的人?
  沈乐眼神闪躲,内心一动,佯怒道:“好啊,你个姓牧的,竟然不务正业,和那些下三滥的搞到一起,他们是什么人你不清楚?这视频一定是你严刑拷打,逼迫人家来污蔑我。”
  沈乐越说越有底气,拽着王向东:“爷爷,你要相信我。”
  牧云冷笑一声将手机收回兜里,对王向东说道:“爷爷,是不是编造的,只要仔细想想定会明白,而且嫣然在酒席上发生了什么,嫣然心里定然清楚。”
  “姐夫,在酒桌上你就不停的劝我喝酒,我一直以为你是为了王家的生意,没想到竟然如此龌龊下流!”王嫣然咬牙切齿的说道,心里一阵后怕,若是牧云没有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沈乐被说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哑口无言,只得求助的看向王向东。
  “爷爷,求给嫣然一个公道。”王嫣然也期待的看着王向东。
  这一下,就连王嫣然都如此说了,基本坐实了沈乐的阴谋。
  这时,王向东凝视沈乐片刻,清了清嗓子,一锤定音的说道:“一个保镖的话怎能轻易相信,怀疑乐乐的人品,况且空口无凭,难不成随便来个人,我就要相信,然后惩罚自家人?简直是混账。”
  “还有嫣然,既然你是秘书,参加这种场合,喝酒不是正常的事么,不要乱想有的没的,好好做事!”
  “爷爷怎么能这样!”王嫣然失望的看着王向东,这还是过去那个疼爱她的爷爷么?
  沈乐得意的笑着:“对啊,那人被捆着,岂不是想让他说什么都行,姓牧的,先想想你自己吧,一会怎么给董家一个交代。”
  王超也在一旁帮腔:“姓牧的,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样就能让爷爷惩罚姐夫吧,不说姐夫什么都没做,就算做了,又能怎样,你不过是一个倒插门的废物,在王家,你没资格说话!听见没。”
  牧云阴沉着脸默然不语,即使有如此铁证,王向东依旧不信,连他也没有办法了。
  还有可能,王向东本就明白,但为了保住沈乐,昧着良心说话,毕竟,沈乐是他最得意的女婿,而自己,不过是个没用的倒插门。
  这时,一个佣人匆匆跑了进来,口中喊道:“老爷老爷,不好了。”
  “董氏集团的董事长:董绍刚亲自带人过来了,说要找咱家的牧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