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5章 祭祀
时间宛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一眨眼便到了七天的约定时间。
  这天一早,王嫣然便换上严肃的西装,来到楼下,此时孙静王东河两人正吃着早餐。
  “你真的要去?”孙静黑着脸。
  “你不知道么,沈乐那边传来的消息,乱葬岗今天要正式开工平坟,你说那乱葬岗已经有多少年了,现在突然要动工,而且还定在今天,肯定是李家的意思,你还要执迷不悟么?”
  “娘,这是我答应牧云的事,必须要做到!”王嫣然执拗的说道。
  孙静拿王嫣然实在没法,又转头看向王东河。
  “你别看我,丫头的事,你都劝不听,我更没办法了。”
  “去去去,让你去,早晚被你气死。”孙静把碗一放,气呼呼的回屋了。
  剩下父女二人。
  “爹,听说明天城主要宴请那位贵人?”
  王东河将口中的饭咽下:“不错,不过不是谁都有资格参加的,像你爹我,虽然高居部长之位,但也只有资格带上你娘一人。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王嫣然听后失望的点了点头,心想着要是有机会能进去看看该多好。
  饭后,王嫣然整理一番走出院子,抬眼便看到不远处停着牧云那辆外观特别的私人改造车,车旁边站着位好似暴熊一般的汉子。
  正是黄熊。
  “嫂子,云哥让我来接你。”黄熊主动打开后车门,伸手做请。
  “麻烦你了。”王嫣然点了点头坐上了车。
  “不麻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黄熊憨笑着,恭敬的关上车门,这才走进驾驶位,启动汽车。
  汽车轰鸣一声,便向乱葬岗疾驰而去。
  ......
  乱葬岗不远处的一个旧路上,此时正停着一排宝马以及四辆面包车。
  江涛和孙威正坐在其中一辆车内。
  “威哥,这次我叫足了人手,可谓是声势浩大,不同凡响,而且据可靠消息,天科已经出国了,现在就凭那个倒插门的废物,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江涛说着讨好的为李威点上一根雪茄。
  “嗯,不错,王家做什么呢?”李威吐了一口烟圈,随口问道。
  “王家,哈哈哈,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王向东那个老不死的正在剧院听戏呢。”
  “哼,算他聪明,不然连他一起埋了。”
  联想到上次被牧云暴揍的经历,李威和江涛都是怒气上涌,恨不得现在就开车过去弄死牧云。
  正说着,一阵轰鸣声传来,只见两辆挖土车开了过来。
  江涛咋舌道:“不愧是李董,挖坟鞭尸都能想到,一会那小子会不会被气死啊。”
  “我爹的手段你还不清楚?这些不过是小意思而已。”
  “还敢给我们七天时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会点功夫就了不起?”
  想到这,孙威下意识的揉了揉依旧有些疼痛的胳膊。
  “不过...。”江涛这时有些犹豫。
  “吞吞吐吐的,有屁快放!”
  “听说王家那个小妞今天会来,威哥,一会当兄弟的,能不能?嗯?”
  孙威一听,露出男人都懂的意味深长的笑容:“你小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行?”
  “这才刺激嘛,我就要当着那小子的面,嘿嘿,让大家伙好好看看。”
  “够坏,不过得我先来。”
  “那是自然,有威哥在,哪有我江涛拨头筹的份啊。”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坏笑起来。
  ......
  王嫣然坐着黄熊的车一路疾驰,很快便来到的乱葬岗,在牧云父母的坟墓的不远处停了下来。
  只见一身孝服的牧云正孤零零的站在那里,面带悲戚之色,端着一杯水酒,手臂一挥,将其洒在墓前。
  “爹,娘,儿子来看你们了。”
  王嫣然来到牧云身旁,也披了一件孝服,先是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这才站起。
  这时黄熊走了过来:“云哥,他们来了!”
  一阵汽车的鸣笛声骤然响起,只见二十多辆宝马车驶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几辆面包车,以及两辆挖土车。
  正是李家的车队!
  “他们果然来了。”
  王嫣然心中一惊,脸色发白,虽然早已有了心里准备,但看到如此大的阵势,心底还是升起了一股绝望之情。
  她看着身旁气定神闲的牧云,看着他那英伟俊朗的面庞,内心一软:算了,夫妻一场,要死一起死。
  想着,不禁握住了牧云的手。
  牧云似乎感觉到了王嫣然的心思,转过头,温和的说道:“怕不怕?”
  王嫣然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摇了摇头。
  “和牧哥哥一起,嫣然什么都不怕。”
  牧云内心感动,有这样的妻子,夫复何求?
  这时,宝马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砰,砰,砰,车门打开,一群手持利刃的壮汉从车上跳了下来,看上去有一百多人,更有十几人腰间别着手枪,在阳光下,闪烁着黝黑的光泽。
  领头的正是李威和江涛。
  “小子,不是给我们七天时间么?怎么样,今天我来了,你又能耐我何?”
  李威得意的笑着,上下打量着王嫣然,不禁眼睛一亮,还真是要想俏,一身孝。
  披了一身孝服的王嫣然显得更加凄美动人,让人忍不住想要搂在怀里,尽情怜惜。
  “李德天呢?他怎么没来?”牧云站到王嫣然身前,阻挡住了李威贪婪的目光。
  “谁说的?你看。”李威笑着指了指远处。
  果然,一辆加长版林肯缓缓驶了过来,停在李威身旁。
  一身唐装的李德天笑着走下车,眼中满是戏谑的神色。
  “小伙子,我们又见面了。”
  牧云呵呵一笑:“李董果然守信,不知可否带了荆棘条?负荆请罪当然要做全。”
  李德天顿时愣住了,看了看摩拳擦掌的手下,再看看牧云旁的老弱病残。
  你脑子有病吧?
  很快,众人便哄堂大笑起来。
  “这小子真是活腻了啊。”
  “他是不是眼瞎?”
  “竟然想让李董负荆请罪?恐怕脑子也不够用了!”
  江涛上前一步,冷喝道:“孽障,还不快跪下磕头道歉,否则一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牧云面现悲戚之色:“就在去年今日,我娘她吊死在你们酒店大门,今日,我这个不孝子,就要为她讨回公道。
  “哈哈...。”江涛得意的大声笑着:“今天,我就再告诉你个秘密,也让你死的瞑目。”
  “你娘,是被我亲手勒死的,遗书也是我逼她写的,哈哈,你这个蠢货,还以为你娘是自杀?”
  “你不知道么?当初你娘一边写遗书一边哭的样子,真可怜,哈哈!”
  众打手也跟着大笑起来,嘴里不停的谩骂着。
  “这个蠢货,哪有人会去自杀嘛。”
  “还是江哥手腕6!把这小子耍的团团转。”
  饶是牧云身经百战,练成钢铁般的意志,此时也不禁悲从中来。
  “儿,不孝啊!”
  王嫣然来到牧云身旁,看着他悲痛的神情,不禁感同身受,却不知如何安慰才好。
  李威摆了摆手:“行了,别废话,先打断他四肢,你要让他好好看我爽他的女人。”
  随着李威发号施令,众打手纷纷嚎叫着向牧云冲去。
  “你不是很能打么?”
  “任你三头六臂,能与这么多人硬拼?”
  李德天一手拄着金丝包拐,一手把玩着两颗玉丸,面带微笑,仿佛正在看一场好戏,旁边还有识相的属下为他搬来一把厚垫座椅。
  牧云看着江涛李德天等人,目光深邃,宛如藏着九幽地狱,语气森寒的说道:“看来你们不是来请罪的,那就准备受死吧。”
  话落——
  “轰轰轰”
  随着一阵巨响。
  ——地面都开始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