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60章 强盗
牧云看着还在响的手机,按下接听键。
  “妈,怎么了?”
  按理说,一般情况下,孙静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一定是出了什么情况。
  “小云啊,不好了,王家这些老亲戚都跑过来大吵大闹,又摔东西又骂人,说你把他们孩子都辞退了。”
  孙静焦急的说着,电话里还不时的传出摔东西的声响。
  “好的,我这就处理。”
  牧云挂掉电话,陷入沉思,在虎豹白衣的威慑下,这些个小人现在似乎完全不怕自己了。
  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这游戏,不大好玩了。
  于是,牧云拨打了个电话。
  很快,刚刚离去的平安狼去而复返。
  “和下面那些警卫说一声,去我家把捣乱的人捉到警卫部大牢关起来,漏掉一个我就让他们去见王部长。”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是。”
  两名平安狼点头应下,再次匆匆离去。
  另一边,王家别墅
  “孙静,我和你说,今天你们家牧云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们没完没了。”
  三姑奶将手中的大木拐杖舞的呼呼作响,最后“啪”的一声,将屋顶的吊灯打了下来。
  价值十万的吊灯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
  这一下给孙静心疼的,这款吊灯可是她千挑万选才挑中的,现在一下子就没了。
  吴老爷子也跟着附和道:“凭什么你们家刚一接手王氏集团,就把我们这些亲戚全都辞掉?你们...你们还是个人么?你家人没有良心么?”
  孙静被气的头昏脑涨,回道:“怎么,王氏集团已经卖给小云了,你们还想在里面混吃混喝?”
  “你那个儿子,天天上班也不干活,就会玩手机睡觉,还老喜欢调戏前台的迎宾,如果是我,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吴老爷子老脸涨得通红:“不就看看手机么,怎么,上班还不让看手机了?还有他老大不小都三十多岁了,还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
  “要我说,你家牧云就是成心和我们王家这些人过不去,要不,为啥单单把我们王家的人给赶走了,今天你不给我个满意的解决方案,休想我走。”
  说着,这吴老爷子直接往沙发上一坐,哼了一声,打起盹来了。
  看他身旁带着的行李箱,显然是准备长住了。
  孙静指着吴老爷子:“行,你就在这等着,看我家小云回来怎么收拾你们!”
  旁边拄着拐杖的三姑奶顿时狞笑起来:“你家小云?你家小云自身都难保了,还想做妖?”
  孙静听得莫名其妙,反驳道:“三姑奶,你把话说清楚了,我家小云怎么就自身难保了,我可跟你说,他马上就要得到虎豹军军长的赏识,到时,把你们全抓起来。”
  这时,吴老爷子哼哼两声,直接把手机打开放到孙静眼前:“你自己看,我告诉你,如果不把牧云赶出去,你们一家都得死,虎豹白衣,你没听说?”
  孙静抬眼一看,脑袋嗡的一声,这新闻里根本就没提让牧云去虎豹军下跪请安的事,只是说七天之后,虎豹白衣,鸡犬不留!
  “怎么会这样?”
  孙静脑袋发懵。
  “难道...王超骗了我们?”
  她猛的想到,王超向来不怀好意,很有可能骗了他们,好让他们没有时间应对,还以为受了司徒军长的赏识...。
  就在孙静发懵的时候,三姑奶趁机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不管别的,你必须得赔我家钱,我跟你说,没有三百万,这事完不了。”
  孙静怒火中烧,吼道:“少废话,别说三百万,一分钱都没有。”
  说着,两人竟撕扯起来。
  而一旁的厨房里,正有两个四十来岁的妇女在找吃的,地上全是摔坏的破碗烂盆,碎片散落一地。
  她俩显然刚破坏完,有些累了。
  其中一个妇女找到一盒发酵好的酸奶,冷笑道:“啧啧,真臭不要脸,喝个酸奶还得自己发酵,可把他家牛气的。”
  另一个妇女瞅了瞅:“快尝尝,我还没喝过这种呢,要不咋说人家有钱呢,你看看刚才摔碎的那个碗,一开始我以为是玻璃的,就随手砸了,没想到是玉的,真可惜了。”
  “是啊,我也怪心疼的,要是拿回去卖,可值不少钱呢!”
  说着,两人就拿手抓起酸奶吃了起来。
  “嘶...真酸。”
  “不好吃。”
  一个妇女呸了两口,直接将那盒酸奶往地上一丢,还狠狠的踹了一脚,弄的墙上地上到处都是。
  “再找找,还有没有别的吃了。”
  两人再次翻箱倒柜找了起来。
  同样的一幕,到处都在上演。
  二楼的卧房,几个老头子正捉摸着怎么开锁。
  “打不开啊,都没有钥匙。”
  一个老头拿脚踹着门,发出嘭嘭的声响,好好一个白木门被瞪的都是脚印。
  另一个老头拿着锤子不停的砸着锁,嘴里嘟囔着:“这锁还怪结实的,要我说,这里面肯定放了不少好东西,不然不会保护这么严实。”
  他们脚边放着几个大布袋,里面鼓囊囊的,不知装了多少东西。
  这时,另一边有个老头突然喊道:“快来,这有个小仓库,我给锤开了。”
  众多老头精神为之一震,呼啦一下,全都涌了过去...。
  “快,别抢。”
  “一个个拿。”
  “唉,那是我先看到的。”
  这些人已经不止比到自己家还随意了,更像是强盗,甚至为了争夺好东西,差点自己打了起来。
  而柳文斌一家,则躲在自己的客房里,一个个愁眉不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