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16章 意外归来
牧云驱车一路狂奔,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江城医院。
  好在,路上便具体得知,福伯只是不小心摔倒,胳膊骨折而已,并非其他的重症,这才让牧云情绪好一些。
  福伯可以说是牧云目前除王嫣然外最亲近的人了,即使是孙静王东河都不行。
  因为,无论是在牧云小的时候,还是之前回到江城,福伯对牧云一直都是关怀备至,给牧云一种爷爷的感觉。
  所以,无论是谁,真的胆敢动福伯,那么,牧云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会灭掉他。
  到了江城医院,牧云便让田田送董秘书去挂号处理下脚上的伤,他则带着王嫣然径直来到骨科病房。
  此时病房外面站了不少搬砖者联盟的小弟,他们见到牧云急忙躬身行礼。
  “牧老大。”
  “牧老大好。”
  每个人的态度都非常恭敬,且眼中充满了狂热的膜拜神情。
  在搬砖者联盟里,牧云,就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的神。
  牧云微微颔首,走进病房。
  此时,福伯正躺在病床上,面色红润,说话也利索,唯一受伤的地方便是胳膊打了石膏。
  早已带着小弟加入搬砖者联盟的光头桑,还有一位十八九岁的女生正站在床前陪福伯聊着天。
  “福伯,你没事吧。”
  牧云上前关切的问道。
  “啊,小云你来啦,呵呵,福伯没事,就是一脚踩空了,胳膊骨折而已,不碍事。”
  福伯笑着,指了指打着石膏的手臂:“只是抽烟不方便了。”
  牧云也跟着笑了起来,见福伯这样他放心多了。
  一旁的光头桑“切”了一声,不屑的回道:“这算啥,福伯,到时我给您拿烟。”
  福伯用完好的那只手,指着光头桑:“我戒不掉烟,可都怪你。”
  整个病房里顿时充满了笑声,其乐融融。
  牧云知道,光头桑能对福伯这么好,这么“孝顺”,大多都是因为自己,不过,若能让福伯开心快乐,那又如何?
  这时笑完了,光头桑眼睛一转,指着一旁扎着双马尾,皮肤白皙模样俏丽的的女生,对牧云说道:“牧老大,这位是我闺女,桑小环。”
  “小环,快叫牧老大。”
  桑小环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眸,顾盼间灼灼生辉,一看就很伶俐。
  她眼眸流转,刚要开口喊却被牧云出言打断了。
  “她这么小,又不是搬砖联盟的,叫什么老大。”
  光头桑憨笑着,挠着光头,其实他心里,想让桑小环叫牧大哥的,可是,两人之间的身份相差太多,他实在不好开口。
  桑小环一双剪水秋眸打量了下牧云,掩嘴轻笑:“你就是福爷爷说的牧云吧,我常听福爷爷说你的故事,他说你小时候可皮了,就喜欢拿着棍子追鸡撵鹅。”
  “噗嗤”
  桑小环的话把王嫣然给逗笑了,她忍俊不禁,笑道:“牧哥哥,我在想你拿着棍子追鸡撵鹅的样子,一定很滑稽。”
  牧云尴尬的笑了笑:“那不是少不更事嘛。”
  病床上的福伯也跟着呵呵笑:“小环是个好姑娘,聪明懂事,以后就喊牧云哥吧,年纪差的不多,叫叔叔都叫老了。”
  福伯的话引得屋里人哄堂大笑,桑小环更是甜甜的叫了声“牧大哥”。
  光头桑更是喜不胜自,有了这一声“牧大哥”可比给他百万钞票还开心。
  因为这代表桑小环入了牧云的眼,在古时,便叫简在帝心,比什么都有用。
  只要出去一说,谁见桑小环敢不笑脸相迎客客气气?
  正当屋内气氛融洽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争吵声。
  “你凭什么不让我过去?”
  “你是谁啊,凭什么让你过去?”
  “对啊对啊,你认识谁?我们这间病房住的可是贵客。”
  “贵客?哼,能在我面前称尊贵的,可没有几人。”
  “小子,口气不小啊,哪混的,没听说过我们搬砖者联盟吗?”
  “搬砖者联盟?哼哼,我还真就想见识见识。”
  听着对话,外面似乎就要打起来了,牧云皱了皱眉,福伯还在这里养伤,不能受到惊扰,于是走到病房门口,看向外面。
  只见几个搬砖者联盟的小弟正围着一个身穿皮夹克的男子,那男子身材魁梧健壮,不过有些邋遢,但双目有神光暗藏,绝非普通高手。
  “你们在做什么?”
  牧云说话了。
  搬砖者联盟的小弟们急忙后退两步,向牧云恭敬行礼回道:“牧老大,这小子非要进病房,我们问他是谁,从哪来,可他什么也不说。”
  那男子面带冷笑:“这里是你们家么?你问什么我就要答什么。”
  牧云说道:“你们先到一边去。”
  众小弟闻言纷纷站到一旁,让牧云与那男子相对。
  正当牧云准备询问的时候,同样来到病房门口的光头桑诧异的喊道:“韩振,怎么是你?”
  男子看向光头桑,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岳父,我回来了。”
  光头桑脸色十分难看:“谁是你岳父,找打是不。”
  接着,他讨好的对牧云笑道:“牧老大,这位是我家的旧识...。”
  牧云颔首:“既然是熟人,那便进来吧。”
  说罢,转身回了病房。
  光头桑小声喝斥道:“韩振,你来做什么?”
  韩振上前两步:“岳父,我来看看环妹,她在里面吧。”
  光头桑不悦的哼了一声,没有他法,转身回病房了。
  韩振挠了挠头,嘿嘿一笑,跟着走进病房,看到正站在病床前的桑小环,脸上又是激动又是紧张:“小...小环。”
  桑小环闻言回头一看,先是皱眉,旋即疑声问道:“你...你是韩哥?”
  韩振用力的点了点头,上前两步,想要拥抱小环,却被后者不动声色的躲了过去。
  他只得憨笑两声:“环妹,是我,你韩哥啊。”
  “这次,我回来就再也不走了,我要陪你一辈子。”
  桑小环脸色不太好看,小声道:“韩哥,有些事以后再说吧。”
  韩振脸上笑容逐渐收敛,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一定在怪我,怪我当兵一走,就是七年。”
  “不过,我虽然走了这么久,但我却没有一分钟不念着你,而且我还始终记得,临走前咱俩说过的话,许下过的承诺。”
  桑小环悄悄瞥了牧云一眼,然后看着韩振:“韩哥,你走的时候,我才十二岁,不懂事。”
  “噗嗤”
  王嫣然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