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60章 温秋秋
萧童开着牧云的车,一路急行来到江城的交通部。
  交通部,位于江城的偏北方,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大楼。
  将车停在停车场后,牧云带着雅兰萧童二人向楼内走去。
  萧童傻傻的问道:“牧总,交通部能为我们调监控?”
  在路上,他已经知道,牧云准备调取雅兰父亲被车撞时的监控,并查看全市的监控,最终锁定目标所在。
  这,无疑是一个巨量的工程,并且操作复杂,因为调取的监控很多,且时间皆不相同。
  牧云像看傻子一样瞥了一眼萧童,没有解释,只是心想,下次不能把这种人带在身旁。
  旁边的雅兰,小声解释道:“以牧总的身份,他们不管违逆吧。”
  萧童恍然大悟,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他无意中,把自己代入进去,觉得交通部这种官方部门,往往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很少会为人网开一面。
  却不想,以牧云的地位,这种事交通部哪敢说个不字?
  这时,三人刚来到门口,就见另一个方向款款走来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
  那美女只是随意的打量一眼牧云三人,却突然停了下来,目光微微发亮的看着牧云,然后径直走了过来。
  “喂,小子,你不是交通部的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本姑娘相中你了,当我的CP吧。”
  CP,在她们年轻人的世界里,就是伴侣男友的意思。
  美女说着,还伸出青葱般的玉指指着牧云,傲娇的挺起胸膛,将其那过人的资本充分的展现在牧云面前。
  牧云:...
  雅兰:...
  萧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三人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很快,牧云便回过神来:“没兴趣。”
  说着,带着雅兰和萧童继续往里走。
  萧童心里赞道:不愧是牧总,走大街都有美女过来勾搭,简直没天理。
  哪知,这美女却不依不饶,踩着时髦的高跟鞋跟在一旁,笑着追问道:“帅哥,你到交通部要找谁啊,我对这里可熟着呢,当我的CP,我帮你找。”
  牧云瞥了她一眼,没有回话,继续走着。
  美女被冷落了,也不恼,用手指摆弄着披在肩膀上的秀发,依旧笑意盈盈:“喂小子,我很难看么?实话和你说吧,我其实觉得你和我心里面的一个人很像,所以才想和你处CP的。”
  牧云边走边淡淡的回道:“哦?我像一个人?是谁?”
  美女微微抬起头,双眼满是憧憬的说着:“就是咱们江城的那位大名人,牧云呗,我啊,虽然没见过他,但他的故事,却都知道。”
  “我听我爸说,他身上气质淡然出尘,眼眸漆黑深邃,做事雷厉风行不择手段,放在古代乱世定然能称侯拜相。”
  “简直就是人中龙凤,天下间一等一的好男人。”
  “我啊,就是看你有那么点意思,才想着给你个机会,你可要珍惜。”
  萧童和雅兰神色古怪,这就叫做歪打正着么?
  牧云被美女当着众人的面如此夸奖,脸皮有些挂不住,不禁摸了摸鼻子,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找他去。”
  美女闻言顿时失落的说道:“他,他都有老婆了,就算我想要做小,人家也未必会同意。”
  雅兰在后面低声骂道:“好不要脸。”
  美女很快就从失落中恢复过来,挺着胸膛,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不说他了,我就问你,你同不同意吧。”
  “还有,我跟你说,我叫温秋秋,可是温儒的女儿。”
  温儒,正是江城交通部的部长,也是牧云这次要见的人。
  牧云淡淡一笑:“当然不行,你爹是谁都不重要,因为我已经结婚了。”
  温秋秋闻言露出失望的神色,撒娇似的说道:“哎呀,你们这些臭男人,干嘛那么早结婚,多玩两年不好么,好女人那么多,哼哼,讨厌啦。”
  说着,迈开大步跑了。
  眼见温秋秋走了,萧童这才感叹道:“牧总,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能不能教教我?”
  牧云瞥了萧童一眼:“好啊,第一点,闭上嘴。”
  萧童:...
  雅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幸灾乐祸的望了萧童一眼,那手指刮了刮娇嫩的脸蛋。
  萧童脸色微红,心里却甜滋滋的,感觉好像在跟雅兰打情骂俏。
  这时,牧云微微皱眉,他好像走错了,交通部部长的办公室应该不在这里。
  于是,绕了一圈,又向一个保洁问了路,这才知道,办公室已经搬到了七楼。
  于是,三人乘坐电梯来到七楼。
  刚出电梯,便看到不远处一间办公室的门上挂着写有“部长办公室”五个小字的牌子。
  牧云径直走了过去,正准备敲门,却听到内里传来温秋秋娇嗔的说话声。
  “爸~,真是的,刚刚遇到个漂亮男人,人家可喜欢可喜欢了。”
  另一个醇厚的男音笑着回道:“哦,我的乖女儿,找到如意郎君了?哈哈,快和爸说说,他一定很帅吧。”
  温秋秋无奈的回道:“帅有什么用啊,他说他有老婆了,把我给拒绝了,呜呜呜,好伤心,难过,烦躁。”
  “哼,你有没有说过,你是我温儒的女儿,想必他会愿意为你离婚的。”
  “我说了,他还是把我拒绝了,呜呜呜,他那个气质,和你跟我说的牧云可像了呢,一副云淡风轻的潇洒模样。”
  温儒哈哈大笑:“这男的一定很优秀,竟然一下子就把我这宝贝闺女的魂给勾走了。”
  “爸,人家都这么烦了,你还笑话人家,哼,不理你了。”
  “宝贝女儿啊,别生气,老爸有办法,只要出现在监控器下面的人,就没有人能逃得了,只要寻到他,让老爸出马,定能让他离婚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哈哈。”
  “哼,我温儒闺女看上的男人,还跑的了?”
  “真的啊,谢谢爸,嘻嘻。”
  温秋秋破涕而笑。
  这对父女,全然不知,他俩的对话都被门外的三人给听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