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30章 王家的杀手锏
夜深了。
  险些被吓虚脱的王家众人匆匆散去,大厅内只剩下脸色阴沉至极的王超和沈乐。
  “砰”
  王超狠狠的锤了桌子一拳,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妈的...。”
  他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悲哀的发现,就是在背后,说牧云的坏话都会觉得心惊胆颤,以至于连牧云的名字都不敢说出口。
  屈辱!
  他可是王家家主,真正的富二代,官二代,说是天之骄子也不为过。
  可是,自从遇到牧云,就半点便宜都没占到。
  沈乐也是牙关紧咬,眼神闪烁,显然在想着什么阴谋诡计。
  就在这时,二楼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两位施主,请随老衲上楼一叙。”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沈乐抬头看去,见王向东一身红黄袈裟,脑袋也秃了,他不禁愣了愣,心底讥讽道:“你个糟老头子,一辈子吃喝嫖赌抽样样不落,好事没做过,坏事没断过,临老了就想剃了毛去西方享极乐?”
  “简直是痴心妄想!”
  虽然如此想着,但还是和王超上了二楼。
  王向东的卧室完全被他改成了佛堂,佛像,蒲团,空气中还弥漫着檀香的气味。
  “两位施主请坐。”
  王向东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指着不远处的两个蒲团。
  “行了爷爷,别施主施主的,烦不烦!”
  “你孙子今晚差点就被姓牧的崽子给做掉了。”
  王超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气呼呼的坐到了蒲团上。
  沈乐也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
  王向东依旧面无表情,眼观鼻,鼻观心。
  屋内一阵安静。
  “爷爷,到底什么事?别卖关子了。”
  王超性子急,盘膝坐在蒲团上左扭一下,右扭一下,好像屁股长了疮似的。
  终于,王向东睁开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因果报应啊。”
  王超哂笑一声:“行了爷爷,要真有因果报应你早让雷劈死了,我都生不出来。”
  闻言,王向东嘴角终于忍不住的抽搐两下,眼皮直跳,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冤孽啊。”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扁扁的金属盒子递给王超。
  王超随意的接过来打开一看,竟然是半块烧饼,中间掏了个洞,还系了条红绸带。
  “爷爷,你念经念傻了?给我烧饼干什么,都馊了。”
  说着,王超抬手就要往窗外丢。
  “我去你大爷的。”
  王向东顾不得大师的做派直接扑了上去,一把夺过烧饼。
  “你个兔崽子!”
  他气得呼哧带喘的,刚刚王超险些就把他们王家的镇家之宝给毁了。
  王超终于意识到问题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爷爷,这烧饼...有什么用啊?”
  王向东平复下心情,狠狠的瞪了王超一眼,摸了摸烧饼,发现没有缺胳膊少腿,这才放心,说道:“这是我们王家立族之宝啊!”
  说着,就将这块烧饼的来历详细的讲了出来。
  原来,当初战乱不断,王向东在一次逃难中用半块烧饼救了一位叫花子,后来,这位叫花子平步青云,扶摇直上,成为一方霸主,因感念当初王向东的救命之恩,就掰了半块烧饼还给了王向东,并称以后有事,无论是谁,只要拿着这半块烧饼找他,他都会竭尽所能提供帮助。
  此事,江城的前任城主燕心亦有所耳闻,是故为王向东提供了各种便利,亦因此建立王氏家族。
  “所以,咱们王氏家族的骨干大多在官方当差。”
  王超听后恍然大悟,原来王家还有这么个杀手锏,一拍大腿,兴奋的问道:“爷爷,那个大人物是谁啊?”
  能让城主燕心都卖面子,肯定是个大人物,要万一是冀州的州牧...。
  想到这里,王超双眼都在放光,若是州牧,那么牧云这小子就绝对死定了!
  而且到时,连刘燕飞也不敢拿他去塞水泥了。
  想想都兴奋。
  王向东轻轻咳嗽一声,说出了一个曾响彻九州的名字。
  “冀州野战军,虎豹军军长司徒冠群。”
  ......
  牧云带着王嫣然回到王家别墅。
  此时两家人正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柳雯雯无聊的噘着嘴,眼见牧云和王嫣然回来,急忙跑了过去。
  “姐,好玩不?”
  她和王嫣然住了两宿,对于牧云还有王家的事迹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这次过去肯定有好戏看。
  可惜,她没法身临其境,只能过后听王嫣然说说。
  王嫣然勉强笑了笑,见孙静也看了过来,就说:“妈,没什么事,就是把礼物送过去,随便吃了点饭就回来了。”
  王东河关心的问道:“王家有没有为难你俩?”
  在王东河的心中,潜意识还认为王家比牧云要强势许多。
  王嫣然干笑两声:“没有,毕竟公司在我们手中,他们不敢欺负我俩。”
  其实,王嫣然心里无奈的想着:王家都被吓昏过去好几位了,还欺负牧云?
  王东河这回放下了心:“那就好,要不要看会电视?”
  王嫣然摇了摇头:“不了,忙一天都累死了,我去洗澡休息了。”
  柳雯雯急忙说道:“我也洗,一起一起。”
  说罢拉着王嫣然就往楼上跑。
  眼见两家人四对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本想跟着上楼的牧云干笑一声:“呃...那我就看会电视?”
  四人一起点头。
  牧云:...
  就这么不放心我?
  晚上九点,牧云终于被放回楼上。
  果不其然,床位再次被柳雯雯霸占,他只得到隔壁洗漱睡觉。
  令他松口气的是,这回床上没有换下来的衣物了,想必柳雯雯来不及往这边丢。
  刚洗过澡从浴室出来,便听一阵手机铃声。
  是陌生号码。
  牧云微微皱眉,接了起来问道:“哪位?”
  “是牧云牧先生么?”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略为沙哑,但隐隐带着久居高位的威严,显然颐指气使惯了。
  牧云冷然一笑:“是我,你又是谁?”
  “我?”
  “呵呵,我是刘建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