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30章 再遇吕欣
众人一惊,寻声望去,却见一辆银灰色的轿车驶了进来停在院中。
  是牧云的座驾!
  开车的是洪海,荒君和玄鸽坐在后排。
  “砰”
  车门开关,三人走下车来到牧云身前,一起行礼问好。
  “云哥。”
  牧云点了点头,看向荒君。
  只见其神色略显凝重,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画有半个太阳的卡牌。
  与牧云得到的那张,一模一样。
  “也是戴着金色面具的?”
  牧云问道。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荒君摇了摇头:“只有一个人,黑衣,脸上戴着黑色的面罩。”
  接着,他又补充道:“他很强,可以说与我不相上下。”
  牧云来了兴致:“哦?真的,看来事情变得有趣了。”
  对于牧云来说,金帝那种程度,直接挥手即灭,根本没法引起他的兴致,原本他以为这个“半阳”组织不过如此,没想到,还有可以和荒君过招的高手。
  荒君苦笑着摇了摇头,能和他不相伯仲又有什么用,对于云帅来说,还不是多出几招的问题。
  看来,他们的云帅是真的没有对手太久了,手都痒了。
  一旁的玄鸽幽怨的说道:“云哥,说好了一起走,可你怎么半路就跑了。”
  原来牧云与玄鸽还有洪海三人乘车往回赶,哪知半路收到条短信就弃车独自跑了。
  牧云指着已经被放到坑里的江山还有他二叔:“还不是这两个蠢材,竟敢打我老婆的主意,不知死活。”
  坑已挖好,江山和江一凡二人被绳子捆在一起,放了进去,就好像栽树一般,几名大汉不断的向坑内填土。
  玄鸽俏脸一肃:“直接活埋太便宜他们了,要我说送给黄熊,保证让他们后悔自己生下来。”
  牧云淡淡一笑:“这样就好,也让某些蠢货看看,知道惹我的后果。”
  “此间事差不多了,荒君,一会你带着警卫,还是老规律,查一查这些江家的人,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和嫣然先把冷锋送医院去。”
  冷锋刚才为了救王嫣然二女脑袋被敲了一记,还不知道情况如何。
  “是,云哥。”
  荒君点头应下。
  众多属于江家的大汉闻言纷纷跪地求饶,有几个生出怯意,想要逃跑,但被荒君三拳两脚打的倒地不起,便再也没人敢反抗了。
  牧云带着王嫣然二女,开着车将冷锋直接送到江城医院。
  花重金挂了个急诊后,便在走廊坐下来。
  这时,董秘书和王嫣然耳语两句,便对牧云说道:“云总,公司那边肯定炸开锅了,我们先回去稳定下局势。”
  牧云点头:“也好,野狼也在这边抢救呢,我就先不回去了。”
  于是,王嫣然和董秘书便离开医院回云然总部去了。
  牧云一个人坐在医院的走廊。
  这时,一阵争吵声从不远处的更衣室传了出来。
  “说,是不是你偷的?”
  “不是,我没有。”
  “哼,不是你还有谁,这里面就你一个做保洁的,天天翻这翻那的。”
  “肯定是她,我早上就看她鬼鬼祟祟的在更衣室门口偷偷往里面瞧,显然那时就动了歪念了。”
  “我真的没有偷东西。”
  “还不承认,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随后,便是“啪”的一声,显然有人挨了一个耳光。
  “打她,打她。”
  随后,又是一顿拳脚打在身体上的闷哼声。
  牧云微微皱眉,他并不想多管闲事,但听着里面殴打的声音,如果不加阻止的话,很容易出人命的。
  于是他来到更衣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殴打的声音很快停了下来。
  “谁啊。”
  一个声音喊着,将门打开。
  牧云抬眼看去,只见屋内一片狼藉,中间蜷缩着一个穿着保洁服的女人,周围则是几名穿着护士服的女护士。
  “你找谁?”
  开门的女护士见到牧云样貌出色,原本凶巴巴的语气顿时缓和了许多,并下意识的捋了一下鬓角处的发丝。
  牧云指着那个蜷缩的女人:“我找吕欣。”
  不错,那个穿着保洁服,蜷缩在地上的落魄女人,正是之前牧云认识的医生吕欣。
  没想到这才几天不见,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不仅成了保洁员,还要被这么多人欺负。
  女护士黛眉倒竖:“你是她什么人,现在是上班时间,等下班再来找她吧。”
  这时,蜷缩着的吕欣动了动,抬起头看向门口。
  她见到牧云后,微微一愣,脸上随即现出自卑羞愧的神色,又再次把脸藏了起来。
  牧云冷哼一声:“我?我是她朋友。”
  说着径直走进更衣室,蹲在吕欣身前,询问道:“你没事吧?”
  吕欣身躯微微颤抖,似乎在无声的啜泣。
  这时,一旁的女护士警告道:“这里可是女更衣室,现在请你离开,不然我们喊人了。”
  她话刚说完,便见牧云抬头看来,漆黑的眼眸闪着一丝怒意,让人见了不由自主的胆颤心惊。
  那护士内心一凉,寒意涌出,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连话都不敢说了。
  “哎,你这个人怎么回事,私闯女更衣室,要不要点脸啊?”
  “是啊是啊,耍流氓呢。”
  “别跟他废话,我们叫保安去。”
  牧云对这些话充耳不闻,轻轻推了推吕欣。
  “是不是我的名片出问题了?”
  吕欣再也藏不住了,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灰头土脸的,眼睛都哭红了,径直向更衣室外跑去。
  哪知,这些女护士还不准备放过她,“砰”的一声,将更衣室的门关上了。
  “小偷,还想溜,呸。”
  一个女护士骂着,还向吕欣身上吐了口口水,举起手就要扇吕欣的耳光。
  只是,她的手腕,被牧云一把抓住。
  “她偷什么了,我替她给。”
  牧云淡淡说道。
  “你给?”
  女护士将信将疑,然后说道:“我们刘姐丢了一支手表,值两万块钱呢,你赔得起么?”
  “呵,两万是吧?”
  牧云从兜里掏出支票和笔,唰唰唰写了一番,直接丢给女护士。
  “这是十万,满意了么?”
  女护士看着手中的支票,惊呼道:“真的是十万!”
  周围的护士们急忙围了上去,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这是真的支票么?”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真的,你看上面还有云然集团的盖章。”
  “咦,不对啊,这种支票都是集团高层谈合作时用的,这人...。”
  “难道他是云然集团的高管?”
  护士们把那张支票当宝一样看着,议论纷纷,仔细琢磨一番,却得出了如此惊人的结论。
  她们急忙抬头看去,却哪还有牧云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