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9章 社会你狼哥
说实话,牧云对于金钱的概念就是够花就好,他这几年来,从出生入死,到执掌大权,得到的奖赏不知凡几。
  直到最后一战,他独自一人灭杀众多绝世高手,荡平寰宇,震慑八荒,使得四夷臣服,居功至伟,亦让帝君赏无可赏,尴尬无比。
  当时甚至有人提议画下一州之地做为牧云之王土,列土分疆。
  但因反对之人太多,最后不了了之。
  虽然封疆未成,却赏赐了无数财帛,不过全被牧云丢给了荒君,由他来打理。
  现在看来,这些赏赐着实不少。
  电话那边再次传来荒君的话,将牧云的思绪拉了回来。
  “老大,最近要用钱吗?我给你办张卡吧,肯定够你花的。”
  “好。”
  牧云应了一声挂掉电话。
  这时,王家的会议似乎开完了,众多族人三三两两的走了出来。
  沈乐与王蓉王超赫然在列。
  看到牧云,沈乐率先走了过来,态度极为嚣张:“小云啊,你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嫣然的,呵呵。”
  说着,得意洋洋的走了。
  王超还对着牧云竖了个中指。
  牧云冷笑一声,懒得搭理他们,转头一看,王东河一家正黑着脸走出阁楼。
  王嫣然的眼睛发红,情绪十分低落。
  牧云上前安慰道:“嫣然,没事的,你放心好了,过几天我开家大公司,然后让你去当负责人!”
  “少废话,就你那点退伍钱留着养老吧,还学人家开公司,你会么?”
  “要不是你把那玉牌还了回去,怎么会弄成现在这样,我们还有事,你自己回去吧。”
  孙静气鼓鼓的说着,也不给牧云解释的机会,拉起欲言又止的王嫣然就匆匆走了。
  王东河叹了口气,无奈说道:“最近这几天嫣然要忙着公司的事,你尽量不要打扰她。”说着,也跟着走了。
  牧云苦笑着摇头,人就是这样,明明没做错什么,却因为无法提供帮助而遭遇指责。
  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一般。
  片刻后,听从召唤的黄熊开着牧云的座驾赶了过来:“云帅,荒君在福伯那里等你呢,说有东西要给你。”
  “知道了。”
  牧云点了点头,上了车。
  车子一路疾驰,很快便回到福伯的阁楼外。
  只见外面聚集了许多收拾东西的工人。
  “什么情况?”
  牧云疑问道。
  黄熊呵呵一笑,下了车为牧云打开车门:“今早,福伯突然很怀念牧家村的村民们,于是在荒君的提议下,准备把这条巷子改造成一个小区,我走的时候已经和施工队联系好了,估计这回就要开工。”
  “嗯,知道了。”
  牧云应了一声便上了阁楼。
  此时二楼大厅,福伯正和荒君闲聊着,光头桑站在福伯的背后为其按摩筋骨。
  见牧云回来,福伯急忙走了过去,热情的与牧云说着他的计划。
  牧云微笑的听着,不时的点头表示赞同。
  福伯从小对他照顾有加,现在有了想做的事,无论如何牧云都会想法设法替他完成。
  况且,以现在牧云的能力,别说是改造一条巷子,就算改造整个江城,也没有什么困难。
  “福伯你放心好了,资金方面不用担心,我所代表的云隐集团也看好这片区域,准备投资两千万进行改造,咱俩的想法真是不谋而合啊,哈哈。”
  荒君在一旁应和道。
  福伯欢喜的紧,抬起手掰着手指数着:“两千万...是多少啊。”
  “很多很多,花不完的那种。”
  “哈哈...好。”
  正当几人聊的火热的时候,楼外传来一阵喝骂声。
  楼梯响起拖鞋的跑步声。
  “不好了,不好了,野狼在下面闹事呢!”
  包租婆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猛的把门推开。
  “野狼!”光头桑顿时面露惧色,见牧云几人望着自己,于是解释道:“野狼是一家安保公司的老总,手底下却养了许多保镖,非常的嚣张跋扈。”
  牧云呵呵一笑:“走,下去看看。”
  此时阁楼外,一群拿着钢管砍刀的保镖站在工地上,他们一个个戴着鼻环耳环,头发染的花花绿绿,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谁让你们来干活的?”
  “经过我们老大的允许了么?”
  “停了停了,没听过野狼哥的名字么?”
  因为这些保镖的捣乱,工地的施工很快停了下来,工人们不敢回话,直接到一旁休息去了。
  工程队的队长刘涛站在一个壮汉身旁,脸上赔笑着:“野狼哥,小的也是混口饭吃啊,给条活路。”说着,将十几张百元票子塞进野狼手中。
  “这点钱,拿去给兄弟们喝酒好了。”
  野狼歪着肩膀,右腿不停的抖动着,眼睛斜瞟一眼刘涛,不屑一笑:“刘队长,怎么,看不起我野狼是不?”
  说着,将钱币狠狠丢在刘涛的脸上。
  “看到我这鞋了没有,刚刚被他踩了一脚,你说,得赔多少钱?”野狼说着指了指站在刘涛身旁的瘦小青年。
  “明明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瘦小青年不忿的说着,他满是灰土的脸庞露出愤怒的神情,眼圈有些发红,刚刚野狼猛的向自己撞来,幸好他躲的快,只是踩了下脚而已,不然非得被撞个跟头不可。
  就这样,还挨了几巴掌。
  “小明你闭嘴。”
  刘涛厉声喝道,接着脸上再次露出笑容:“野狼哥,那您说得赔多少啊?要不我给你拿五千,怎么样,让你和兄弟们好好摆上一桌。”
  “五千?哈哈...你打发要饭的呢,我就直说了吧,三十万,少一分你就别想开工了。”
  “三十万?”
  刘涛顿时面如土色,他接的这个拆迁工程满打满算,也不过能赚二十多万,现在野狼这样一闹,若真拿出三十万,那岂不是要亏死。
  “野狼哥,我接点工程也不容易,要不你行行好,少拿点?”
  哪知刘涛话未等说完,便被野狼狠狠抽了一记耳光,连嘴角都打出血了。
  野狼狞笑着,舞动了两下手中的砍刀,说道:“就和你明说了吧,现在孙家被灭了,那些大佬死的死跑的跑,唯有我野狼屹立不倒,你知道怎么回事么?”
  刘涛捂着肿起的脸,疑声说道:“莫非野狼哥你实力最强?”
  “算你小子识相。”
  野狼哈哈一笑,猛的拍了拍刘涛的肩膀:“这次的三十万,算是交个朋友,你想想,以后在我野狼胯下揽工程,谁敢惹你?”
  刘涛努力的笑着,只是样子比哭还难看。
  这时,野狼的一个保镖走了过来:“大哥,对方来人了!”
  “来人了?”
  野狼冷哼一声,高声喊道:“兄弟们,抄家伙了,让他们知道什么叫野狼哥,人狠话不多。”
  “好嘞”
  众多保镖嬉笑打闹着簇拥着野狼向阁楼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