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86章 点燃的野心
九州,在一阵鞭炮声中,完成了跨年。
  有的人准备按照习俗进行守岁,有的人困顿不已提前进入梦乡。
  孙静和王东河毕竟不再年轻,吃过了饺子,并再次看了一遍旷世之恋后,回房睡觉了。
  “牧哥哥,我们要不要守岁啊。”
  卧房内,王嫣然坐在椅子上,虽然如此说着,但眼睛已经快睁不开了。
  “睡吧,牧哥哥给你守岁,祈祷他的嫣然妹妹永远健康漂亮。”
  牧云轻轻将其拦腰抱起,然后放到床上。
  “油嘴滑舌,牧哥哥,今晚就不要来了吧,我累了。”
  王嫣然脸颊微红,睡意朦胧,嘴里轻声呢喃着。
  牧云忍俊不禁,若王嫣然就那样睡去也就罢了,偏偏不自觉的露出如此媚态,就连他这个夜夜共枕的夫君都怦然心动,也难怪之前有人说王嫣然是天生媚骨。
  牧云点着头,将为王嫣然盖好被子:“今晚咱们高挂免战牌,暂且修生养息。”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嘻嘻,牧哥哥真好。”
  王嫣然话音刚落便已酣然入睡,她很久没有这么晚睡了。
  牧云轻轻推门而出,穿窗越檐,径直来到屋顶。
  此时玄鸽已经与野狼和十名小弟恭候在此。
  众人见到牧云,一同行礼,轻声说道。
  “见过云哥。”
  “见过牧老大。”
  牧云颔首回道:“在春节还要麻烦你们,害的你们没法和家人团聚。”
  “诸位,辛苦了。”
  玄鸽掩嘴轻笑:“云哥,哪会辛苦,反正奴家也无亲无故,无处可去,一会你放心回房与嫂子亲热,我就在屋顶为你们把风,保证今晚不会有人打扰到你。”
  她现在的身份是云天神卫军的首席,可是在未遇到牧云之前,不过是个流浪街头,任人欺凌的小女孩罢了,无亲无故,生死由天。
  直到遇见牧云,才摆脱过去的自己,迎接新生。
  所以,她早已将牧云视为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在如此新春佳节,当然要陪在牧云身旁。
  牧云苦笑着摇头:“看来我得奉上美酒一坛,为玄鸽女士驱驱寒,否则着凉感冒就不好了。”
  玄鸽美眸一亮:“若能与云哥一同畅饮,那就更妙了。”
  这边,野狼和众小弟都激动不已,听到向来冷漠淡然的牧云竟出温言,顿感受宠若惊,也纷纷表示不辛苦。
  一个小弟憨笑道:“牧老大,您不知道,我为您办事的消息在我们村已经传开了,以前那些天天数落我娘不是的臭婆子们,当天就跪在我家门口,足足跪了一天呐。”
  “我娘跟我说了,牧老大的恩情,我们全家一辈子都还不起。”
  说到这里,周围的小弟们纷纷鼻子一酸,眼圈发红。
  他们,都是些出身在贫寒的家庭,天天被人瞧不起,自从遇到牧云之后,才真正的翻了身,获得别人的尊重,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野狼擦了擦激动的泪水:“牧老大,以后万万不要和我们客气了,有事您吱一声,我们赴汤蹈火,刀山油锅。”
  “对,赴汤蹈火,刀山油锅。”
  众小弟也一起低声喊道。
  牧云点了点头:“很好,不枉费我一番心血,今天我就提前和你们透漏下。”
  “你们可知道,为何要选出十一个人?”
  野狼挠了挠脑袋:“是不是进阶二级的药只够十一份?”
  牧云淡淡一笑:“这只是其一。”
  “那其二呢?”
  野狼小心翼翼的问道。
  牧云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你们可知,冀州,有几个城?”
  野狼和众小弟们略一思量,纷纷露出震惊之色。
  冀州...共有十座城。
  所有人的心脏,都狂跳起来,他们脸上压抑不住的露出欣喜之色,显然明白了牧云的意思。
  十座城,加上一个冀州牧府,刚好为十一之数。
  牧云再次点破:“江城十一狼,未来,将是冀州十一狼,掌管冀州所有隐秘势力。
  “嘶!”
  即使野狼等人早已猜测到,但听牧云如此一说,还是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他们过去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扑通”
  野狼带着众小弟一同跪下,沉声念道:“愿为牧老大,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牧云再次接受了众人的跪拜,然后问道:“先说说春城的事吧。”
  说到春城,野狼脸上稍稍露出凝重之色:“牧老大,您可曾听说卢老。”
  牧云想了想,没什么印象,然后看向玄鸽。
  玄鸽无辜的耸了耸肩:“云哥你知道的,我收集的信息一般都是些重要人物,除非有意去调查,不然这种小人物谁会去理。”
  野狼咧了咧嘴,亏得他刚刚还说的那么严肃如临大敌。
  牧云接着向野狼吩咐道:“继续说。”
  野狼点了点头:“这位卢老,就是冀州隐秘势力的老大,据说其势力遍布整个冀州,很多表面看上去平凡无奇的人可能都是他的眼线。”
  “而且,据传言,卢老暗中的势力非常强大,还网罗了多位绝世高手,非常不好对付。
  “春城的那些人之所以会集体背叛宋浩等人,就是因为有卢老的人暗中下令,他们没人敢反抗。”
  牧云闻言冷冷一笑:“看来,如今冀州各城的乱象都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很好。”
  “野狼,还有你们,都听好了,以后,谁干掉卢老,我就让谁入驻冀州牧府,失败的,就滚到其他城里去。”
  如果别人听到牧云如此说,那么一定会以为他疯了,灭掉卢老,入驻冀州牧府,即使是城主那个等级都不敢如此妄言,更何况区区一个云然集团总裁。
  不过,野狼等人信了!
  因为他们在不断成长,不断强大的过程中,越发的从牧云身上感受到那深不可测,且令人战栗的气势。
  越是强大,感受的越明显。
  野狼知道,牧云是故意让他们感受到的,否则,他们也会和别人一样,看牧云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明白!”
  野狼,以及众位小弟眼中都燃着一团火,在这个年夜里,他们的野心彻底被牧云所点燃了。
  挥退野狼众人后,牧云向玄鸽笑了笑:“看来,我不与玄鸽大小姐饮一杯,是没法回去睡觉了。”
  “知道就好。”
  玄鸽轻笑一声,拍了拍手,远处便飞来一个酒坛。
  她似乎早有准备。
  “波”
  玄鸽拍掉封泥,直接端起酒坛豪饮两口,然后递给牧云:“为,为云帅的布局,咱们干一杯。”
  “云帅,会不会觉得玄鸽污浊,不愿与我同饮一坛呢?”
  看着玄鸽脸颊上的绯红,牧云呵呵一笑,接过酒坛也饮了两口,嘴里咀嚼着:“布局...。”
  玄鸽夺过酒坛再饮几口:“云帅,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我只愿奉你为新的...新的九州之主!”
  玄鸽的话,不止代表着她自己,还代表着她手下的鸽王众人,代表着一众隐藏在幕后的情报网,代表着即使孤军也能震慑九州的云天神卫:玄字军!
  这,是足以消灭一个小型国家的力量。
  牧云没有多言,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抢过酒坛豪饮起来。
  这一晚,玄鸽真如所言,就静静的守在王家别墅的楼顶,望着天空皎洁的圆月出神,仿佛回到多年前的那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