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4章商议
“王东河!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了,要是你不给我个交代,我打断你的腿...。”
  电话里王向东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
  而王东河此时仍是一脸懵。
  足足骂了五分钟,王东河才弄明白原因。
  有名额的王蓉和王超都被刷了下来,反而没有名额的王嫣然进场考试,并成功录取了。
  在王向东的心里,定然是他这个儿子搞的鬼。
  而王东河则连连叫冤,十分委屈。
  “我哪有那个本事啊...。”
  放下电话,王东河狠狠的把手机摔到沙发上。
  “气死我了。”
  “哼,我说那个王蓉就不是成才的料,果不其然。”孙静在一旁洋洋得意。
  “那,这名额到底是怎么回事?”
  “爹,娘,是牧哥哥帮我求的名额。”
  “牧云?你还有这个本事。”
  牧云微微一笑:“我有个战友,和城主是老相识,这次我托他说了几句好话,这才给嫣然弄了个名额。”
  王东河怀疑的看向牧云,冷哼一声,不再询问。
  这时,牧云清了清嗓子,说道:“岳父岳母,再有几天就是我母亲的忌日了,我想为她举行一个盛大的祭祀,并解决与李家的恩怨,你们能不能出席?”
  “什么?祭拜你母亲?休想。”孙静瞬间就拒绝了。
  王东河犹豫片刻,叹了口气:“我和你父亲乃是历经生死磨难的好战友,如今你举行祭祀,我理应过去,但你也该知道,那天李家必定会来,我,诶。”
  这么一说,显然王东河也不会去了。
  “我明白了。”牧云点了点头,拍了拍王嫣然的肩膀:“我回去了。”
  “牧哥哥...。”王嫣然无奈的看着牧云走出大门,欲言又止。
  牧云站在别墅门口,望着天上缓缓升起的明月,掏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很快,黄熊便拎着一个布袋赶了过来。
  “云帅,东西都准备好了。”
  “吩咐下去,以后在外面见到我,直接叫云哥就行了。”
  “是,云哥。”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黄熊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天,地,宇,宙,四军驻守边疆,威震四夷,不能轻举妄动,但其他四军的首席都会陆续赶来,这次定然会给李家一个毕生难忘的惊喜。”
  牧云闻言微微一笑,森寒的神情宛如冰雪消融:“出发。”
  “遵命,云哥。”
  随着一阵宛如野兽般的低响,汽车不到十分钟便开到了乱葬岗。
  牧云提着布袋,借着月色踉跄前行,仿佛回到了从军入伍的那天。
  很快,他来到一座墓地前。
  这里,正是牧云的父母合葬之墓。
  “爹,娘。我来看你了。”
  牧云将贡品放到坟前前摆好,并燃起三柱长香,墓碑顶放上两副竹筷。
  跪在墓前,牧云心里一阵哀意上涌。
  “还有五天,娘,您别急,我这就送李家去下面见您。”
  黄熊在一旁以烧纸燃起一团火焰。
  火光摇曳,映的牧云脸上忽明忽暗。
  ......
  同一时间,荣盛大酒店包房。
  李德天正搂着一个小女孩坐在沙发上,听着属下的汇报。
  “原来是王家的倒插门女婿,还认识天科?难怪狗胆包天。”
  “不过,他真的以为,凭借王家和天科就能动的了我?”
  李德天哂笑着,拿出一颗雪茄点燃,他最怕的是摸不透的敌人,像这种摸清了底细的,完全不被他放在心上。
  有那位的撑腰,别说王家和天科,就算是城主,也拿他没有办法。
  “要不要属下做了他?”
  李德天急忙摆手:“不不不,那多无趣,我要看着他后悔,看着他恐惧,我要让他无比的仇恨我,但又不得不像狗一样,跪在我面前。”
  “生活,总要有点事情来调剂调剂。”
  说着,他的手开始挑逗起身边的小女孩,而那小女孩则满脸通红,紧咬着嘴唇,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却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翻起什么风浪,先给外州那边去个电话,让他们把天科召回去,别在这里给我添乱。”
  “和下面交代下,五天后,踏平乱葬岗,我要把那个女人拖出来,当着她儿子的面鞭尸!”
  随着李德天冰冷的话语,小女孩和属下皆是全身一寒。
  他,竟然连尸体都不放过。
  歹毒如斯。
  “对了,刚才那个姓沈的不是要见我么?有没有赶走?”
  “回老板,他正和少爷聊天呢。”
  “带进来。”
  “是,老板。”
  很快,便看到沈乐堆着笑脸走了进来。
  “沈乐见过李老板。”沈乐完全收敛起自己的官威,十分恭敬的行了一礼。
  “坐吧。”
  待沈乐坐定,李德天轻轻吸了口烟:“我说沈部长啊,你家那个倒插门最近挺嚣张啊,仗的可是你的虎威啊?”
  一句话直接把沈乐惊得出了一身冷汗,急忙不停辩解着,还绘声绘色的把这两天的事讲了出来。
  李德天挑了挑眉头:“原来沈部长无意与我为敌。”
  “怎么会,沈某最佩服的就是李老板了。”沈乐讨好的笑着。
  “那好,四天后,是那小子老娘的忌日,我准备给他一个毕生难忘的礼物,不知道沈部长如何做想?”
  沈乐狞笑道:“他可是我的妹夫,我怎能没有什么表示呢?就是不知李老板需要我怎么配合。”
  李德天呵呵笑着,看得沈乐局促起来,方才说道:“无须沈部长亲自动手,你只要给我开个关于乱葬岗的改造批条就行。”
  “乱葬岗的改造批条?”沈乐微微一愣,但旋即想到了什么:“莫非,莫非李老板要...。”
  “刨坟”两个字,他楞是没说出口。
  李德天赞赏的点了点头:“我就喜欢聪明人,不知道沈部长意下如何?”
  沈乐暗暗咋舌,李德天不仅害死了牧家村不少人,将牧云的母亲挂在酒店外的墙上,现在甚至想要刨坟,果然是个狠角色。
  这下牧云那小子死定了!
  “李老板,放心好了,包在我身上。”
  “不过,您看,关于我升部长的事?”
  李德天摆了摆手:“既然咱们是朋友,就得互相帮忙嘛,哪天让你家容容过来和我聊聊,应该不成问题。”
  沈乐内心一颤,拳头握紧,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李德天身旁的小女孩,只见其细嫩的皮肤上,还有着一块块淤青。
  “怎么,沈部长不愿意?”
  李德天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语气也开始转冷。
  “哪里哪里,就这么说定了。”沈乐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李德天将手中雪茄一丢,淫笑道:“好个沈部长,我就欣赏你这种无耻之徒。”说着,向沈乐伸出右手。
  “晚辈荣幸之至。”沈乐脸上堆着笑容,急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