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71章 复仇
这几天,有两个震撼人心的消息在江城传递开来,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其一是,江城城主燕心因急病暴毙而亡,其子燕宝继承城主之位,由其母慕容情负责辅佐,并将于三天后进行接任典礼。
  这是一件关系到整个江城人的大事件,众人纷纷猜测燕心的死因,有的怀疑被人行刺,有的怀疑死于意外,但大部分人还是相信死于急病,否则,谁能动得了一城之主!
  人们永远不会知道,燕心的死,竟然是因为州牧之子,刘燕飞的一场游戏,并且,他还不是主要的对付目标。
  在权贵面前,当真是人命如蝼蚁。
  第二个消息则与江城的民众并无太大关系,有,也只能与一个人有关,那便是远在大洋彼岸的利坚国,当天,隶属于维纳家族三十五个国会议员集体辞职,这引爆了整个利坚国的政坛,但很快,所有新闻消息全部被扯下,所有媒体都三缄其口,亦使得此事件不了了之,逐渐被人们所遗忘。
  利坚国,维利多亚州,城外阳光庄园。
  在这里,即使是冬季,亦种植生长着金黄色的麦子,这种麦子并非寻常小麦,其结出的米呈半透明的金黄色,被誉为米中的黄金,世间少有,也只有像维纳家族这样的贵族家族才有资格享用。
  而现在,这些金色的麦子都染上了斑斑血迹,被风一吹,便摇晃着散发出腥臭味。
  从阳光庄园的大门,一直延伸到主厅,这一路,每隔两步便躺着几具尸体,说是血流成河也不为过。
  主厅内,云天神卫军洪字军的首席洪海正盘着腿,悠哉的坐在一副硕大的檀木红椅上。
  此时,屋内跪了一地的金发碧眼的利坚人,他们有老有少,穿着得体,雍容华贵。
  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惶恐不安的神情。
  “你们在自己地盘作威作福,其实我是不想管的。”
  洪海冷笑一声,满意的看着这些被吓得仿佛鹌鹑一样的“贵族”,继续说道:“可是,你们的手,伸的太长了,并且,碰了不该碰的人,那位大人想要你们的命,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也得死!”
  这时,两名云天神卫军洪子军的士兵带着几名黑发黑眼的男孩女孩过来。
  洪海眼中凶芒一闪:“竟然还敢豢养九州孩童供你们淫乐,哼哼,看来你们是忘了两年前的利坚黄昏了吧?”
  利坚黄昏四个字一出,跪在地上的维纳家族老人皆是身躯一颤,有两名甚至直接失禁,裤子都湿了,散发出一股腥臊味。
  洪海皱着眉头:“还自诩贵族,这就吓到了?真是无聊,算了。”
  他说着,起身向屋外走去,临到门前,幽幽的吩咐道:“一个不留。”
  “遵命”
  很快,一场大火直接将阳光庄园烧成了灰烬,什么都没有留下。
  ......
  这时,远在冀州江城的牧云,手机一震,收到了一张图片。
  图片里的内容十分血腥,一张华丽的圆桌,上面摆满了维纳家族主要成员的头颅,这些头颅有的怒目圆瞪,有的恐慌无比。
  牧云呵呵一笑,对身旁的王嫣然还有董秘书说道:“走,接我们的设计师去,希望,他不会让我们失望。”
  周记面馆已经停业三天了,虽然大门未关,但墙上挂着的停止营业的牌子一直未摘。
  牧云三人走进面馆的时候,周俊宏正对着一块面团发呆,这三天来,他没事就对着面团发呆,脑海中不断回忆着曾经的往事。
  “当啷”
  牧云直接将手机丢到周俊宏面前。
  “这是...?”
  周俊宏拿起手机,一眼便看到了那张极其血腥的图片。
  那一颗颗头颅,上面的面孔,不就是他死都不会忘记的生死仇敌么!
  “哈哈哈...。”
  周俊宏癫狂的笑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嚎起来,发泄心中积蓄许久的情绪。
  “爹,娘,玉兰,儿啊,你们可以瞑目了!呜呜呜。”
  王嫣然跟着一阵心酸,脸蛋转向一旁,不忍再看。
  而董秘书则看向牧云,她内心再次被牧云所震撼到了,与王嫣然这个小家碧玉不同,董秘书是见过不少世面的,她深深知道利坚国三十五个国会议员的席位是多么重要,知道一个传承久远的利坚国贵族家庭的影响力之大,这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范畴。
  而这样一个宛如庞然大物的家族,竟然因为他随口的一句赌约,直接被灭了,甚至连新闻都只简单的报道一下就不见了。
  这...也太吓人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董秘书越发的看不透牧云了。
  他总是一脸淡然,身上隐隐散发着一股孤傲,可是一旦微笑起来,却又那么的令人着迷。
  神秘的背景,雄厚的财力,几百亿的公司集团被封,眼睛都不眨一下,董秘书暗暗猜测,如果她不在牧云面前提起董氏集团,这家伙很可能都忘了,忘了他还有个那样庞大的集团公司。
  简直...让人无语到爆。
  诶,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男子。
  这时,彻底发泄完毕的周俊宏先从地上站起,然后面向牧云:“从今天起,周俊宏的命,就是牧先生的命。”
  说罢,他直接跪了下来。
  牧云没有拦着,他知道,只有接受了周俊宏的好意,才会让其心里舒服一些。
  “周先生不用多礼,我也只是随手而为,他们把手伸的太远了,也该收拾一番了。”
  “不然,有些人,怕是已经忘了,九州,不容他们撒野。”
  说道最后,牧云身上瞬间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杀气,但转瞬即逝,让人几以为是错觉。
  牧云说完,淡然一笑,将周俊宏扶了起来。
  周俊宏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不好意思的说道:“情绪太激动了,让你们见笑了。”
  王嫣然摇了摇头:“我们能理解。”
  周俊宏这时警惕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到大门前将铁帘关闭,回来后说道:“牧先生,两位女士,请跟我来,既然牧先生帮我报了血海深仇,我要是再藏着掖着,还是人么?”
  王嫣然和董秘书都露出好奇的神色。
  唯有牧云,淡然一笑,好似早就知道一般。
  王嫣然好奇心重,忍不住问道:“是什么呀?”
  周俊宏神秘一笑:“是一个让你们想不到的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