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3章录取
“什么?我没资格!”王超顿时呆住了。
  “我怎么会没资格,你再仔细看看,我是王超啊,王家的。”
  李斯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我说没有就是没有,谁家的都没用。”
  “不可能,不可能。”王超伸手就要抢李斯手中的名单。
  李斯一把将王超推开:“你要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喊人把你抓起来。”
  王蓉急忙拉住王超:“别激动,可能是你姐夫那边没沟通清楚,你快给你姐夫打电话,我先进去。”
  说着,她将胸牌给李斯看了看。
  “你也没有资格。”
  王蓉的脑子嗡的一声,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王家得罪了什么人?
  “喂喂,你俩到底有没有资格啊,别在这里挡着,大家还都赶着考试呢,碍不碍事。”
  牧云冷笑着,嘲讽道。
  一句话险些把王蓉气吐血。
  后面的人也纷纷喊道:“有没有资格,难道心里没有数么?”
  “就是就是,耽误大家的时间。”
  这时王嫣然拿着胸牌,怯生生的递给李斯看,感觉自己也要被骂了。
  王超冷笑道:“我俩都没资格,你怎么可能有资格,你要有资格,我把胸牌吃了。”
  李斯看了看王嫣然的胸牌,然后和名单对照了下:“进去吧。”
  “什么?”王嫣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居然有资格!
  王超的神情顿时僵住了。
  “要不要吃胸牌?”
  牧云对王嫣然嘱咐道:“好好考吧,我在外面等你。”
  “嗯!”王嫣然点了点头,兴奋的走了进去。
  另一边,接到消息的沈乐迅速拨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电话被接通。
  “喂,什么事啊,沈副部长。”
  “梁部长,到底怎么回事,王家不是说好有两个名额,怎么都被取消了。”
  “名额?呵呵,沈副部长,这件事可不是我不帮你,你自己想想得罪了什么人吧。”
  说着,电话便被挂掉了。
  沈乐冷哼一声,开始拨打王蓉的电话...。
  ......
  “什么?我们的资格被取消了?”王蓉眼中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放下电话,她看着牧云冷哼一声,拉着王超转身便走。
  “咦,王姐,不等嫣然一起?”
  “滚。”
  一个小时后,随着考试结束的哨声响起,考员陆续的走了出来。
  “牧哥哥,我真的被录取啦。”
  只见王嫣然欢天喜地的跑了出来,开心的扑到牧云的怀中。
  牧云轻轻的抱着王嫣然,感觉她就像个小孩子一般,可爱的让人心疼。
  “牧哥哥,你和我说,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怀中的王嫣然突然问道,她虽然略带天真,但却不傻,对于是否有资格参加考试,上面肯定是不会弄错的。
  那么,这名额,显然是有人帮她争取到的。
  “我当兵这么多年,总会认识几个人的嘛。”牧云呵呵一笑:“走,我们去吃饭。”
  “嗯!”
  吃过饭,又逛了一下午的街,牧云将王嫣然送到王家别墅。
  临下车前,牧云突然开口说道:“嫣然,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牧哥哥你说。”
  牧云勉强笑了笑:“还有四天就是我娘的忌日,我准备那天举行祭祀,你愿意来么?”
  王嫣然低着头,柔声回道:“你娘,就是我娘,我当然要去。”
  牧云心里一暖,想了想:“毕竟我们两家结亲,我也想给王家的亲戚打电话问一问。”
  王嫣然惭愧的低下头:“他们不会去的。”
  “去不去是他们的事,通知与否则是我的事。”
  牧云说着,开始拨打王家的电话。
  首先是家主王向东。
  “嘟...嘟...嘟...。”电话足足响了二十秒方才被人接起。
  “谁?”
  “爷爷,是我,牧云。”
  “牧云,你打电话干什么?”王向东的语气十分冷淡。
  “再过四天是我娘的忌日,我想邀请王家的人一起祭拜我父母。”
  “祭拜你父母?呵呵,你父亲我就不说了,你娘怎么死的你不清楚?挂在酒店大门一个月,给这样的人举行祭祀,我们王家丢不起那个人。”
  “还有,别的不说,到时李家肯定会找你麻烦,我们去了,岂不是会起冲突?我和你说,我吃过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休想耍小聪明,借着王家的势去达到你个人的目的,我们不可能为了你去和李家翻脸。”
  “懂不懂?”
  “爷爷,如果这样,那以后王家有事,我也不会去了。”
  王向东听后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堂堂王家,还需要你的帮忙?”
  “以后王家出什么事都和你没关系,你也别给旁人打电话了,即使他们想去,我也会拦着的,王家不能因为你与李家交恶,收起你的那点小心思吧。”
  说罢,便挂掉了电话。
  “牧哥哥,我爷爷他。”
  牧云笑了笑:“其实我早就预料到了。”
  王嫣然微微叹了口气:“对不起,要不和我爸妈说说,他们兴许会同意呢。”
  “好吧。”
  此时王东河与孙静刚刚用过晚餐,正坐在沙发上聊着家常,见牧云和王嫣然走了进来。
  王东河哼了一声:“老爷子是越老越糊涂了,宁可给王超那小子名额,也不给咱们嫣然。”
  孙静瞥了牧云一眼:“咱家嫣然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哪里比她王蓉差?还不是因为人家找了个好女婿。”
  “看看你给选的女婿,再看看人家沈乐,年轻有为,已经身居高位了,诶,咱们命苦啊。”
  “爹,娘,我考上税务部了。”
  王嫣然娇声说道。
  “什么,考上了?这怎么可能!”
  王东河和孙静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诧异道。
  “就是考上啦!”王嫣然开心的取出税务部的胸牌。
  “真的啊。”孙静欣喜的接过胸牌,左瞧瞧右看看。
  “咱家嫣然出息了。”
  王东河也是老怀甚慰:“我就说嘛,老爷子不是那么不明事理的。”
  他们俨然以为是王向东给的名额。
  就在这时,王东河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