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14章 狼王现身
随着平安狼王到来,整个负四层大牢的气氛都变得压抑起来,监牢内的恶九徒更是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抬了。
  平安狼王,顾名思义,正是他领导着整个冀州平安狼系统,直属于冀州牧刘安,且完全忠诚于冀州牧刘安,乃是悬在冀州众多势力大佬头上的利剑。
  他的身手,没人知道,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哪名罪犯需要他来动手,单是红黄蓝绿四名随从,便已经可以纵横冀州,四人不仅都能独当一面,联手起来结成某种阵法更是强悍异常,目前还没谁能是敌手。
  没想到,平安狼王今天会出现在春城的大牢负四层。
  这时,梁光得意的说道:“牧云,别忘了,你现在依旧是大牢负四层的囚犯。”
  “只要你的罪名还在,那么,平安狼就有权管你。”
  “现在,平安狼王在,看你还如何嚣张!”
  三公子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帮腔道:“还不快放下女人自己进牢里去。”
  “难道,还想让人家平安狼动手不成?”
  三公子看着王嫣然,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牧云看了眼平安狼王,嘴角微微上翘:“原来,这就是你们的底气。”
  梁光厉声喝斥道:“休要嚣张,你竟然连平安狼王都不放在眼里,真是活腻了。”
  说着,他看向平安狼王,拱手行礼,恭敬的说道:“狼王大人,春城城主梁光,恳请您出手,降服这个罪孽深重的暴徒。”
  三公子这回不敢帮腔,毕竟,他乃是春城隐秘势力的老大,虽然没被审判,平安狼不会拿他如何,但还是能低调就尽量低调。
  万一平安狼王找他麻烦,可就惨了,就是他背后的家族势力都保不住他了。
  拎着提灯的年轻典狱官暗暗叹了口气:这位牧云,终究还是逃不过一劫,可惜他身旁这三位女人了,长的如此标志妖娆,一会定然会被百般凌辱。
  可惜,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典狱官,心有余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梁光看着平安狼王那张狰狞的面具,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牧云,完蛋了!
  哪知,梁光的话音刚落,平安狼王就用他那特有的阴沉嗓音回道:“不能抓。”
  只有三个字,“不能抓”。
  梁光内心一沉,急忙询问道:“怎么不能抓?这牧云今天刚刚入狱,乃是负四层的囚犯,正好归你们平安狼管啊。”
  他急了,要是平安狼不管,以牧云刚刚表现出的实力,岂不是分分钟摘了他的脑袋。
  平安狼王依旧惜字如金,回道:“牧云,州牧刘安座上宾,有冀州律法豁免权。”
  “冀州律法豁免权?”
  梁光脑子嗡的一声,踉跄后退两步。
  律法豁免权,唯有州牧有这个权力赋予,当然,例如冀州驻军虎豹军的首领,也会颁发有时限的豁免权,这也是州牧给他面子才行。
  只要有了这律法豁免权,在冀州便可肆意妄为,不受律法的约束。
  当然,所作所为同样会被州牧知晓,若是太过分的话,不仅可能被收回豁免权,还会连之前的一起清算。
  但是,只要一天有豁免权,就不会遭受律法的清算,同样,平安狼也不会去管他。
  一旁的三公子更是惊得合不拢嘴,没想到,牧云竟然还有这份背景。
  州牧的座上宾...。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三公子激动的看着牧云。
  “你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
  他指着牧云,神色复杂,有恍然大悟,也有惊恐愤怒,还有一丝歇斯底里。
  牧云淡淡一笑:“我?我不就是云然集团的总裁么。”
  “对了,我,现在还是你们春城大牢的阶下囚。”
  “你,还有你,给我搬两张椅子过来。”
  牧云指着平安狼王身后的随从吩咐道。
  那两名被指的随从看了眼平安狼王。
  “去吧。”
  平安狼王点头应允了。
  三公子与梁光脸色惨白,看上去,竟然连平安狼王都要给牧云面子。
  论个人伟力,牧云碾压他们三条街,轮势力,牧云还是州牧座上宾,背靠州牧府,岂是他俩所能比的?
  这仗,没法打了。
  “扑通”
  二人对视一眼,直接给牧云跪了下来。
  他俩没有再说求饶的话,因为刚刚什么话都说了,现在再求饶已经晚了。
  逼,也装了,仇恨,也拉的很彻底,再求饶?呵呵...。
  这时,那两名随从真的搬了两张椅子过来,放到牧云身旁。
  牧云将董秘书放到了椅子上,也示意王嫣然坐过去,然后,他竟然再次走进监牢里,坐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很费解,你还进去敢什么。
  牧云就这么悠哉悠哉的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淡淡说道:“好了,我们可以慢慢等。”
  “等,网上的新闻发酵!”
  三公子和梁光的脸色已经差无可差了,打又打不过,网上还有一堆二人的罪行。
  现在,他俩已经被逼到绝路了。
  梁光欲哭无泪,跪着来到监牢前,握着栏杆就开始哀嚎起来:“牧老板...梁光下辈子给您做牛做马了。”
  堂堂城主,也不求饶,就这么哭了起来,一直哭,哭个不停。
  众人皆无语。
  三公子脸色变了变,让他学梁光,他可学不来,太丢人了!
  牧云呵呵一笑:“梁城主,怎么向我一个囚犯求饶呢?”
  梁光愣了愣,瞬间明白了牧云的意思,立即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发号指令。
  很快,网上关于牧云的审判消息全部公开撤销,并且,以梁光城主的名义,郑重向牧云道歉,并且宣布以后免去云然集团在春城的一切税金租金,损失一切都算在城主身上。
  接着,对于刘家村的事件,梁光也再次宣城,牧云是无辜的,一切都是城主府为了抓紧时间破案,堵住众人之口,才设计想出来的。
  这条滚动新闻再次轰动了春城。
  对于城主一些罪行将信将疑的民众们终于确信了,牧云是被诬陷的。
  成千上万的民众都愤恨不已,准备冲到城主府前,要求讨个说法。
  不过,他们的城主,还跪在牧云面前,紧张兮兮的看着牧云。
  他的生死,牧云一言可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