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58章 一个教训
牧云将电话丢到一旁,瞥了一眼胆颤心惊的邓富,看来一切都是他策划的,那个刘燕飞不过是个甩手掌柜而已。
  “他归你了,别弄死,完事挂在城主府上,至少活过七天。”
  七天,才过燕心的头七。
  “放心,他就是想死我也不会同意的。”
  荒君冷笑着,一把掐住邓富的脖子,脸上的神情逐渐狰狞起来。
  “该还债了!”
  而牧云,则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
  “云帅,洪海时刻等待您的吩咐。”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大云天神卫军,除了“天地宇宙”镇守九州四方外,其他各负其职,洪海则是“洪”字军的首席,为人刚硬,宁折不弯。
  “去给刘燕飞一个教训。”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属下遵命。”
  ......
  于此同时,浑然不知的刘燕飞无所谓的将手机丢到一旁,开始参加一个商场的开业典礼。
  “现在,请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董事长刘燕飞先生,副董事长王彤丹女士,副董事长陈刚先生...为我们隆重剪彩。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刘燕飞当仁不让的站到C位,面对着几十个摄像机,面带微笑,开始自己的演讲。
  这家新开张的商场乃是刘燕飞最近新投资的项目,餐饮住宿游玩一条龙,在整个冀州连锁,现在看上去,势头不错,称之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剪彩完毕,开始大摆酒宴。
  刘燕飞转身回到屋内,自有丫鬟奉上自北极采来的极冰水。
  “少爷请喝水。”
  刘燕飞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噗嗤”
  水还未等入腹便被他一口喷出,吐了丫鬟一脸。
  “怎么是昨天那杯?难道你不知道我不饮次日水么?”
  刘燕飞厉声喝问。
  丫鬟顿时慌了起来,急忙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
  “算了,马马虎虎的,要你何用?拖出去乱棍打死。”
  “少爷饶命,少爷饶命啊。”
  丫鬟拼命的求饶,可惜刘燕飞冷哼一声直接就走。
  很快有两名五大三粗的保镖冲了过来,粗暴的拽着丫鬟的手臂,直接将其拖了下去。
  “一群没用的废物。”
  刘燕飞不悦说道,走向宴席。
  而在他周围的众人则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也被拖出去乱棍打死。
  一番应酬之后,开业典礼算是圆满结束。
  志得意满的刘燕飞在众人与保镖的护送下走出酒店,直接坐上自己的迈凯伦限量版跑车,由司机开车驶向住宿的酒店。
  保镖们也纷纷上车,前后左右,全方位的为刘燕飞保驾护航。
  十分钟后,跑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等待红灯结束。
  刘燕飞饮了些酒,已有醉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直接开过去,撞死一个,我奖励你十万块钱。”
  “好的。”
  司机二话不说,就准备踩油门。这时,后方突然冒出一辆重型越野吉普车,宛如公牛一般,向这边冲来。
  “有刺客,保护少主!”
  停在周围的几辆豪车纷纷启动起来,挡在迈凯伦的后方,并从车窗掏出手枪对着吉普车就是一阵射击。
  子弹击打在吉普车的玻璃上,在上面留下道道白痕,却无法穿透。
  这吉普车竟然安装了防弹玻璃。
  “砰砰砰砰”
  吉普车不断的横冲直撞,强横的将众保镖的车全部撞翻,这些普通豪车面对经过强化改造的重型吉普车,脆弱的仿佛鸡蛋一般。
  最后,它再次加速,向刘燕飞的座驾冲去。
  “砰”
  随着一声巨响,吉普车终于撞在了刘燕飞的座驾上。
  巨大的冲力直接将其撞的飞起,翻了两翻滚落在地。
  滴答,滴答,汽油在不停的自油箱往下滴落,片刻后,脑袋发懵的刘燕飞挣扎着爬了出来。
  “该死的。”他狠狠的骂了一句脏话,无力的靠在车门上。
  这时,吉普车上直接跳下来一位穿着绿色夹克的大汉,他皮肤呈小麦色,略卷的头发油腻且凌乱,稀疏的胡茬子沾满了沧桑。
  他就是洪字军的首席:洪海。
  哒哒哒,洪海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刘燕飞的耳中,仿佛死神在前行。
  他缓缓走到刘燕飞身前,好似没睡醒的眼睛打量后者一番:“刘燕飞?”
  刘燕飞抬起头,眼中充满的愤怒:“我X你祖宗,是谁派你来的?竟敢伤我。”
  这时,刘燕飞的保镖们终于从车内爬出,冲了过来将二人团团围住,十几把手枪齐刷刷的对着洪海。
  “不要动,否则我们要开枪了。”
  洪海丝毫不慌,并且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用打火机点着吸了起来。
  刘燕飞惊恐的看着洪海,要知道,他身旁还在不停的滴着汽油,只要一点火星,那么十米之内都将被火焰所吞没。
  “你这个疯子!”
  洪海呵呵一笑,将手中的烟头缓缓伸向地上的汽油,莞尔道:“你不是喜欢玩么,要不咱俩做一个小游戏,这个游戏的名字呢,就叫‘看谁会死’,怎么样?”他说话的时候,烟头已经非常接近地上的汽油了。
  “不要!”
  刘燕飞瞳孔骤然收缩,额头上汗水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你赢了,说罢,你到底要干什么?”
  洪海豪迈的大笑着:“因为燕心,这次给你一个教训,奉劝你一句,有些人,不是你能惹的,一旦惹了,即使你爹,也得跪。”
  “玩可以,如果你再过红线,我会直接干掉你。”
  洪海笑着,伸手在地上轻轻一按,水泥铸成的地面顿时现出一只掌印,接着迈着大步转身离去。
  刘燕飞看着洪海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没有下令开枪。
  洪海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就仿佛面对父亲身旁绝世高手的那种感觉。
  “这笔账我记下了,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