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章包租婆
李德天和李威,以及身后的众人顿时愣住了,然后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笑声,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李德天笑的前仰后合。
  “小子,看在你把我逗笑的份上,让你多活几天,给自己安排个后事。”
  李威不屑的看着牧云,上前两步。
  “到时我给你换条绳子,怎么样,够意思吧。”
  在李威的眼中,此时牧云已经算个死人了,看着他那俊伟刚毅的脸,心中不由得嫉妒起来。
  “这样一个好脸蛋,怎么给了个将死之人。”
  想着,心头火起,抬手就要抽牧云的脸。
  “小云,咱快走吧。”
  福伯急忙挡在牧云身前,拉着牧云的胳膊,就想往外走,他不能让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就这样被人弄死。
  “这有你什么事,老狗。”李威眉头一皱,抬起脚便向福伯踢去。
  “放肆”
  一声怒吼骤然响起,宛如春天惊雷,骇的所有人心底一颤。
  李威只觉得小腹一紧,五脏六腑扭到一起似的揪着疼,“咔嚓”一声,双臂直接被巨力打折,扭曲成九十度。
  “啊!!竟敢打我,杀了他。”
  李威倒在地上,额头冷汗涔涔而下,不停的痛苦哀嚎着。
  两旁十几名保镖掏出手枪,抬枪准备射击。
  哪知未等他们扣动扳机,便纷纷惨遭重击,倒地失去意识。
  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来到牧云身旁,虎目紧紧盯着李德天等人,煞气弥漫,使得众人胆寒心惊,全身发颤。
  正是牧云的得力助手:黄熊。
  “福伯,我们回去吧。”
  牧云温和的对福伯说道。
  “好,好。”福伯欣慰的点着头,随牧云离去。
  走了几步,牧云转头瞥了李德天一眼。
  “七天后,不去,灭门。”
  李德天脸上阴晴不定,待看牧云走远了方才暗暗松了口气。
  “查一查,这小子什么来历。”
  “是!”
  ......
  回到车旁,福伯看着眼前的豪车,急的直摆手:“老头子脏,就不上车了。”
  “福伯,咱自己的车,没事。”
  黄熊弯腰将车门打开,露出憨态可掬的笑容。
  “福伯,凭您和云...云哥的关系,别说一辆车,就是弄坏几架飞机都不是问题。”
  福伯被牧云搀扶着上车,满是沟壑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欣慰的笑容。
  “小伙子真会讲话。”
  汽车启动,将福伯送回了他的家。
  牧云看着漏风的屋顶,破烂不堪的小屋,再联想起曾经牧家村的阁楼弄堂,对李家的杀机越发浓烈。
  “云帅,如果李家请罪,真的要放过他们?”
  牧云森然一笑。
  “我亲手打造‘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大云天神卫军,其中有一条军规你可曾记得?”
  黄熊腰杆一挺,神色凝重,肃然回道:“所有军规,属下半个字都不曾忘记。”
  “入了我军的俘虏,可曾有活着出去的?”
  “没有!”
  “这就对了。”
  看着牧云的冷笑,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出来的黄熊也不由得内心一颤。
  就在这时,大门外传来一阵“嘭嘭”的敲门声。
  “死老狗,快开门。”一个粗嗓门女声传了进来。
  “来...来了。”福伯摸索着要下床。
  “福伯,您躺着,我出去看看吧。”黄熊说着起身去打开屋外的木门。
  “磨磨唧唧什么!”
  木门打开,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的肥胖妇人正一手掐腰,一手抬起准备拍门,她嘴里叼着烟,一脸横肉,面露凶相。
  “你哪的?死老狗呢?”肥胖妇人咧嘴问道。
  “管你什么事?”
  “关我什么事?欠了我两个月的房租没给,还问我什么事,我和你说,今天再不交房租,就滚出去。”
  这时床上的福伯露出难堪的神情,叹了口气。
  “他们知道我是牧家村的人,得罪了大人物,就不停的加房租,刚住那会一个月五十,后来一百,现在她要一千一个月...诶。
  本来还想着去和李家讨点钱交房租。”
  说罢,眼眶中再次涌出泪水,这两年的心酸,都在心里。
  牧云咬着牙,来到门前,寒声问道:“怎么,你家这破房子值一千一个月?”
  肥胖妇人脖子一梗,冷笑一声。
  “别人租,五十一个月,牧家村的人租,五千一个月。”
  “爱租不租,不租赶紧给我滚蛋。”
  “你凭什么对牧家村的人如此优待?”牧云冷哼一声。
  肥胖妇人看了看牧云,心想这小子脑袋进水了吧,这也叫优待?
  “你们牧家村得罪了李家,还想在江城混?不赶紧卷铺盖滚蛋,难不成等死。”
  “把多收福伯的钱还回来,我们现在就走。”
  肥胖妇人哂笑两声。
  “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入了我包租婆兜里的钱,还想要回去。
  算了,你现在就是给我钱,也不租你们了。马上给我滚。”
  牧云冷笑道:“怎么,不讲理是吧!”
  “对,我就不讲理,怎么着。”
  肥胖妇人不屑的笑着,暗想,只要能获得李家的人一句赞赏,她在这一带可就没人敢惹了,而做的,不过是欺负一个孤寡老头而已,简直赚大了。
  黄熊也笑了,如果这事不需要讲理就好办了。
  “怎么着,要动粗?”肥胖妇人看着身材壮硕的黄熊,感觉不妙,回头就喊了起来。
  “老头子,有人要动手。”
  随着妇人的话,不远处的阁楼顿时传来一阵七吵八嚷的喝骂声,随后一群光膀子的大汉涌了出来,手里还拿着铁棒砍刀,气势汹汹。
  领头的大汉是个光头,一脸的胡茬子。
  “怎么的,想惹事是不?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光头桑是什么人。”
  牧云看了看手表。
  “五秒钟,福伯还要休息。”
  “五秒钟?”光头大汉没听懂什么意思,肥胖妇人把嘴里的烟往地上一丢。
  “打残了再说。”
  这时,骤然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痛呼声,肥胖妇人再一抬头,却看到光头大汉等人一起躺在地上,哀嚎不止,刀棍丢了一地。
  “怎么会这样...。”
  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仅仅几秒钟,就全被打倒了,这人是怪物么。
  她怎会知道,身为“天地玄黄”中,黄字军的首席,黄熊曾有孤身一人在一个小时内,赤手空拳消灭一只小型雇佣军的记录。
  黄熊冷哼一声,似乎对自己的速度不甚满意。
  “给她一万。”牧云一脚踢将妇人踢倒。
  黄熊掏出一沓百元钱币砸在妇人的脸上。
  “现在福伯不欠你房租了吧?”
  “不欠了,不欠了。”肥胖妇人急忙摇头,知道今天遇到了硬茬,再也不敢说狠话了。
  “好,那该算算你欠我们的。”
  牧云冷笑。
  “什么!”肥胖妇人猛的一惊。
  “别吵到福伯,去那边阁楼。”牧云向黄熊说着,随后回屋,直接将木门关闭。
  “遵命。”黄熊立正敬礼,随后脸上露出凶残的狞笑。
  上刑,是他最喜欢的娱乐节目。
  这一宿,整个阁楼不时传出令人心惊胆寒的惨叫声,害的周围邻居都没睡好,甚至有人做了一宿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