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03章 押入负四层
很快,牧云再次被带到了春城的大牢。
  不得不说,春城的大牢,这是牧云短短两天内,来的第三次了。
  “周管家,我们典狱长请了病假,现在由我来代管大牢。”
  “城主吩咐了,请您带牧先生到办公室一趟。”
  一个年轻的典狱官迎接了周瑞一行。
  周瑞双手负在身后,派头十足,闻言微微看了年轻典狱官一眼,带着鼻腔说道:“好,带路吧。”
  典狱官急忙在前面引路。
  这边,负责摄像的警卫以及报到的记者识相的没有继续跟着,事情到了这里,已经“圆满”结束,恶魔也即将伏法,剩下的,就该是进行报到宣传的时候了。
  大牢内,典狱官小心翼翼的将众人带到一楼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方才推门而入。
  “城主,人已经带来了。”
  “带进来。”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是。”
  很快,牧云便看到了春城城主梁光,以及...三公子!
  梁光翘着腿,眼神不断在牧云身上打量着,没有说话,倒是三公子站起了身,得意的笑着:“哈哈,牧先生,我们终于见面了。”
  牧云扫了一眼站在三公子身后的一名蒙面侍卫,笑道:“三公子,久仰大名,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
  “怎么,你不怕我突然动手,把你们一锅端了么?”
  说到这里,牧云身上顿时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惊胆寒的杀气。
  “扑通”
  三公子全身一颤,双腿一软竟然又坐了回去。
  他脸上露出恼怒的神色,不满的回头看了那名蒙面侍卫一眼,这才再次看向牧云,厉声喝道:“竖子,死到临头,还敢如此嚣张。”
  梁光也露出不悦的神情:“牧先生,这里是春城的大牢,不是江城,由不得你任意妄为。”
  牧云冷冷的看着二人,然后突然笑了笑:“别浪费口舌了,要做什么,速度吧。”
  三公子一挥手,对年轻的典狱官说道:“关押至负四层,我要看着他进去。”
  听到负四层三个字,典狱官全身都是一颤,脸上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旋即回道:“好的。”
  于是,在典狱官的指引下,众人乘坐特制专用电梯,下到了大牢的负四层。
  “这里,关着的无一不是春城历史上,最难缠,最强横的罪犯,若非上面觉得他们还有些利用价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否则早就被处死了。”
  年轻的典狱官为三公子等人介绍。
  牧云面带微笑:“不错,听起来还挺吓人的。”
  三公子幸灾乐祸的望着牧云,坏笑道:“牧先生这份镇静挺让人钦佩的。”
  电梯门很快打开,一股阴风扑面而来,三公子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脸上稍稍露出一丝惧色。
  只见负四层的通道漆黑且深邃,唯有墙壁两边挂着闪烁微弱亮光的壁灯。
  整片大牢异常的安静。
  典狱官从一旁拿起事先准备好的提灯,引路前行。
  很快,便有一名脸上戴着可怖面具的狱卒走了过来。
  是平安狼!
  见到平安狼,无论是城主梁光,还是三公子,脸上都不由的露出一丝忌惮之意。
  “做什么的?”
  平安狼询问道,他的声音沙哑且充满了死寂之感,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新来的犯人,要与恶九徒关在一起。”
  典狱官战战兢兢的回道。
  “与恶九徒关在一起?我保证他活不过今晚。”
  平安狼说着,继续问道:“谁是犯人,给我就行了。”
  这时,牧云身旁的两名警卫将他推到前边,恭敬的说道:“大人,就是这位。”
  “哦...什么?”
  平安狼刚刚回应,抬眼一看,竟然是牧云,险些跳了起来。
  他认识牧云,知道牧云在州牧那里可是最顶级的待遇,并且被授权可以指使平安狼。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牧云眼中神光一闪:“带路吧。”
  “好,好。”
  平安狼心领神会,急忙点头应道,态度十分恭敬。
  这一幕,让三公子等人摸不着头脑,刚刚平安狼怎么了,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紧张。
  不过,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牧云与平安狼的渊源。
  平安狼在前面毕恭毕敬的为牧云引路,而牧云,则挺胸抬头跟在后面。
  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刚刚被判入负四层恐怖牢狱的囚徒,反而像前来探监的高官。
  三公子不悦的哼了一声,心里想着:让你嚣张,一会与恶九徒关在一起,有你好看的。
  很快,众人便来到一处监牢前,这处监牢外面的栏杆散发着淡淡的亮灰色,而且时而闪出一丝火花。
  “他们,就是恶九徒?”
  三公子指着监牢内围坐在一起的九个人,疑声问道。
  这九个人围坐在一起,一动不动,仿佛蜡像,看上去颇为骇人。
  典狱官忌惮不已的看着那九个人,语音都有些发颤:“是...就是他们,恶九徒。”
  不过,即使被谈论,这九个人依旧一动不动,对外面典狱官的介绍充耳不闻。
  接着,典狱官又指着大门说道:“这门经过特殊处理,只能进,无法外开。”
  三公子得意的笑了笑,向警卫示意:“丢进去。”
  两名警卫猛的一推牧云,将其推了进去。
  “吱呀”
  特制金属门开后又关,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这次,恶九徒终于有了反应,他们仿佛突然活了过来,一齐看向牧云,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不同的神情。
  如果细细一看,这些人的神情,竟然是固定的,仿佛一张面具,戴在脸上,十分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