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47章 司徒南
翌日
  沈乐与王超二人扶着墙,一瘸一拐的随着女勤务兵向军长办公处走去。
  王超想起昨晚的疯狂,不由的身躯打颤,向女勤务兵询问道:“这位兵姐,我实在弄不懂,为什么要见你们军长还得经过训导员的考验。
  那名女兵诧异的看了王超一眼,回道:“什么考验?你是王家的人吧。司徒军长早就下过命令,你们来的话,可以直接放行。”
  听到这里,沈乐与王超对视一眼,这回不止菊花,就连心脏,在隐隐作痛。
  司徒冠群的办公场所是一座二层小楼,像是别墅,但却又有一些不同。
  沈乐和王超在女勤务兵的带领下来到小楼门前,看到守在大门两侧的卫兵皆是虎背熊腰,目露凶芒,显然非是易与之辈。
  他俩对视一眼,露出欣喜的神色。
  单是卫兵就这么厉害,如果随便派一个小队,拿下牧云还不是手到擒来?
  况且,论地位,司徒军长为冀州军方之首,与官方的州牧看似平起平坐,但架不住他手握兵马大权,实际地位要高过只能指挥警卫的州牧一些。
  他牧云怎么反抗?
  单是一顶“造反”的帽子扣下去,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随着卫兵进去通报,很快便传来消息,沈乐二人得到了司徒冠群的召见。
  二人战战兢兢的走进小楼,感觉周围突然一暖,好像瞬间来到了春天。
  小楼内装修朴素,充满了军旅萧杀的气氛。
  来到二楼的会客大厅,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虎豹军军长,司徒冠群。
  他满头白发,面容肃穆,虽然看上去十分苍老,但精神矍铄,让人不敢轻视。
  “沈乐。”
  “王超。”
  “见过司徒老先生。”
  沈乐二人一起行礼问安。
  司徒冠群坐在办公桌前,闻言抬起头,锐利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视一番。
  “坐吧。”
  “谢先生。”
  待坐下后,王超急忙取出那半块烧饼,并声泪俱下的诉说起苦楚。
  他把牧云形容成了一个阴险恶毒的小人,依靠着倒插门女婿的身份进入王家,哄骗众人,切确王家家产。
  不仅如此,他还教唆妻子出卖色相,与城主府的人私通,以此得到城主府的协助,最后终于将王氏集团吞并,并狠心的将所有族人驱逐出集团。
  “司徒老先生,求求您,帮我们王家一把吧!”
  王超一边擦着眼泪,在心里默默佩服着自己的演技。
  司徒冠群接过那半张烧饼,冷冷一笑,直接将其丢在垃圾桶里。
  “当初不过一饭之恩,竟然将此饼保存至今,向东还是这么没有出息。”
  司徒冠群的话,让王超内心一寒,暗叫不妙。
  哪知,这位老军长话风一转:“但毕竟我曾有言,欠一人情,如今也好还了。”
  说罢,他直接问道:“说罢,你想要什么?”
  听到司徒冠群的话,王超一颗心都火热起来,眼中闪过无数个画面。
  最后,他恶狠狠的说道:“我要牧云,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我要夺走他所有的财产!”
  一旁的沈乐也补充道:“还有,那个州牧之子刘燕飞,竟然把我们当狗,我也要他死!”
  司徒冠群淡然一笑:“就这些?”
  王超与沈乐对视一眼,感觉仿佛捡到了传说中的神灯,可以随便许下愿望。
  王超露出兴奋的神情,张嘴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沈乐一把拉住。
  “司徒先生,您能帮我们这些,我们已经很感激了,没有他求了。”
  司徒冠群诧异的望了沈乐一眼,似乎对他另眼相看。
  “很好。”他说着,拨打了一个电话。
  “司徒南在不在营里?好,让他过来。”
  会了一会,一个身穿复古长袍,二十岁出头的男子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爷爷,什么事?我正准备去天字军挑战呢!上周差一点就能打成平手了!”
  司徒冠群的孙子司徒南炫耀的说道。
  “哦?差点平手?不错不错,能和天子军的士兵打成平手,足以自傲了,不愧是我司徒冠群的孙子!”
  说着,爷孙俩竟然兴致勃勃的讨论起来,谈的都是如何能战胜天字军的士兵。
  王超和沈乐在一旁默默听着,不敢贸然插嘴,但心里却异常惊讶,从这对爷孙的谈话中,他们已能确定,这个年纪轻轻,仅比王超大上少许的司徒南,竟然已经成为了虎豹军的第一高手,即使看上去凶悍异常的胡勇在他的手底下也走不过五招。
  称为天才也不为过了。
  可是,他现在竟然因差点与天字军的士卒打成平手而沾沾自喜...。
  那天字军,该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王超用眼神与沈乐示意:“你知道天字军么?”
  沈乐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这时,似乎注意到了沈乐二人在底下交流,司徒冠群呵呵一笑,对司徒南说道:“挑战天字军的事先放一放,你还是去江城走走吧,无论做什么,舒张有度才行,别把身子累坏了。”
  接着,便将沈乐与王超的来意说给了司徒南听。
  “好吧,那等我回来再挑战他们。”
  司徒南也觉得军营有些闷,去江城走一圈也挺不错。
  王超坏笑一声,对司徒南说道:“这位大人,那个牧云也是个高手,深不可测啊,我之前找的那些人全都不是他的对手。您到时可要小心了。”
  司徒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屑的说道:“高手?能高的过天字军么?连天子军我都不怕,还会在意区区一个牧云?”
  “行了,别废话了,我们这就走吧,等我回来还想去挑战一番呢。”
  说罢,与司徒冠群打了个招呼,便带着沈乐二人走出办公小楼。
  刚出小楼,便看到一个身穿蓝衣的女子在门口恭候,这女子样貌靓丽,但却面无表情,双唇涂成诡异的紫色,而最引人注意的,是她竟然剃了个光头。
  沈乐与王超都在心底暗暗可惜,好好一个美女,打扮的这样古怪,真是暴殄天物。
  “这是我的侍女小蓝。”
  司徒南介绍道,接着对小蓝说道:“随我去江城。”
  “是,少爷。”
  这时,王超突然说道:“司徒少爷,莫非只你与这位小蓝小姐二人?”
  “怎么,怕我俩不中用对付不了那个牧云?”
  司徒南一眼便看出了王超的想法,冷冷一笑,只见其手臂在腰间一探,划着一道残影抬起又落下。
  “砰”
  一声枪响,只见站在几百米外的卫兵头顶的军帽被子弹射中,弹了起来,翻了几圈后再度稳稳落下,回归原位。
  一切,都只在刹那间。
  “我的神!”
  王超和沈乐同时被这一手神枪术给震的目瞪口呆。
  接着,那司徒南又从怀中取出一枚令牌,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虎豹”二字。
  “持此令牌,当不受九州律法管制,我现在就是开枪崩了你,你也是白死。”
  司马南说着,竟然掏出刚才那支枪抵住了王超的脑袋,笑着问道:“两个人,够不够?”
  “够,绝对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