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47章 准备出发
牧云来到王嫣然的办公室。
  王嫣然此时正埋头看文件。
  “嫣然。”
  牧云笑了笑,寻了个椅子搬到王嫣然身旁坐了下来。
  “怎么了?”
  王嫣然诧异问道,没想到她这才走一小会,牧云又过来了。
  牧云想了想:“上面有个任务给我,让我出去一段时间。”
  王嫣然放下手中的文件:“什么任务?危险么?要多久?”
  她一连抛出了三个问题。
  牧云走上前怜爱的抹着王嫣然的秀发:“训练一些新兵蛋子,没危险,估计用不上半个月。”
  王嫣然调皮的翻了个白眼:“吓我一跳,还以为你要走个一年半载的呢。”
  “行了,牧哥哥你放心去吧,反正集团有没有你都一样。”
  牧云哈哈笑着,刮了刮王嫣然的鼻子:“就你皮,那你忙吧,我今天就坐在这里看着你工作。”
  “才不要你,被你那双贼眼盯着,人家怎还有心情批文件?”
  王嫣然大叫不依,起身把牧云给推出了办公室。
  牧云摇了摇头,只好回去继续喝咖啡看风景了。
  晚上,牧云在饭桌上也对王东河与孙静说了此事。
  孙静倒是没什么表示,她现在一天天除了逛街就是去亲戚家窜门打牌,被王家的人众星捧月的捧着,活的不知道有多么惬意,才懒得管牧云去哪呢。
  倒是王东河,皱起眉头:“你不是已经离开军方了么,怎么还想让你回去训兵?没这个道理啊。”
  “小云啊,咱们现在可是商人,不是军人,就算你本事大,那也是你的事,和军方没有关系,不能一有事就把你喊回去,今天训兵找你,明天有麻烦找你,万一以后打起仗来,岂不是还会找你?”
  王东河不愧是在官方任职,对于一些事情看的比较透彻,他想着若是这次开了口子,以后的麻烦就会接踵而至。
  孙静这才恍然大悟,牧云可是她逍遥自在的资本,可不能出任何问题。
  想到这里,孙静给牧云碗里夹了块红烧肉:“我的好女婿啊,能不能不去啊?”
  牧云笑道:“没有爸你想的那么严重,因为这次训练新兵的训练官有事执行任务去了,而且他又与我关系最好,便友情邀请我回去,正好我也挺怀念军营生活的,就想着回去看看。”
  “这是私人邀请,也是私人提出,并非军方的主意。”
  王东河这才释然:“既然是私人邀请,那没什么问题。”
  王嫣然笑道:“行啦,不过就半个月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
  孙静这才赞同:“那万事可要小心啊。”
  牧云忙不迭的点头:“知道了,放心好了。”
  午夜
  牧云看了眼熟睡中的王嫣然,悄悄穿上鞋子,翻窗来到屋顶。
  此时,玄鸽已经将野狼还有韩振喊了过来。
  野狼的神情复杂且激动,他没有想到,牧云的真实身份,竟然是有九州镇国之柱称谓的神卫军统帅!
  他曾多次暗暗猜测牧云的身份,军方某个大佬的儿子,冀州牧流落在外的私生子,甚至某个京都高官微服下冀州...。
  就是没有猜出牧云的真实身份。
  因为这实在太夸张了。
  完全超出了野狼的想象。
  这时,他见到牧云后,整个人都有些慌乱,手也不知道该放哪好了,说话还语无伦次的。
  “牧老...云...帅,牧云帅,您好。”
  见到野狼这副没出息的样子,牧云挥起手就在其脸上抽了一记耳光。
  “没出息的东西,不带你了。”
  哪知,野狼挨了一记耳光,好像突然开窍了似的,立正站好行礼道:“云帅,野狼随时等待你的指令。”
  牧云满意的点头:“这才对。”
  说着,看向玄鸽。
  玄鸽回道:“我已经和他俩讲过了。”
  “很好。”
  牧云看向野狼与韩振:“这次去京都,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我再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不想去可以继续留在江城做别的事,我不勉强。”
  云帅去京都。
  这在九州普通人的心中,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有危险呢。
  毕竟,云帅的地位在九州可是仅次于九州之主。
  其实,这只是表面而已,在内里,有着更深层次的博弈,这是普通人所不知道的。
  野狼听牧云说着,一丝一毫犹豫都没有:“牧老大,野狼曾说过,野狼这条命就卖给您了,以后刀山火海,绝不皱眉头。”
  “所以,野狼不怕,希望牧老大能带上野狼。”
  韩振则郑重回道:“我去。”
  仅仅只有两个字,但其中的语气,却异常的坚定。
  出身军方的韩振,对牧云的忠诚,完全不次于野狼。
  牧云嘴角微微上翘:“很好,你俩回去交割下手上的事宜,我们明天就出发。”
  “还有,以后有外人在,直接喊我云哥就是了。”
  野狼和韩振闻言大喜,这可是和云帅称兄道弟,简直是莫大的荣幸啊!
  “好的,云哥。”
  野狼嘿嘿笑着,立即喊了一嗓子。
  韩振挠了挠油腻的头发:“云...云哥。”
  面对牧云的威势,与其接触不多的韩振确实有些张不开口。
  “行了,去吧。”
  牧云挥退野狼二人后,看向玄鸽,再次吩咐道:“把鸽王全都留下来,重要的人都给我盯好了,不要出差错。”
  玄鸽恭敬行礼:“遵命。”
  旋即,她微微一笑:“机票已经买好了,明天上午。”
  “好!”
  “你也早点休息吧。”
  牧云说着,转身回房去了。
  玄鸽掩嘴窃喜,刚刚牧云第一次不敢与她对视,这证明...他心虚了。
  想到白日那一个拥抱,玄鸽的眼中,满是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