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64章 江城大牢
“回礼?”
  王超看着电话,内心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再次拨打电话,给王东山,接着给王蓉,然后再次给几名与他关系不错的亲戚,嘱咐他们要小心,今天可能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能躲就先躲躲,别乱跑。
  一时间,这些人被王超弄的人心惶惶,忐忑不安。
  不过,王蓉却浑不在意:“他牧云现在自身难保,不想着怎么卷铺盖跑路,难道还有心情找我们麻烦?”
  “再说,就算他来了,我...我也不怕他。”
  王超想想,也有道理,不过他还是感觉,牧云不会逃跑,况且,司徒冠群也早有准备了!
  江城警卫部大牢。
  牧云一边喝着茶,一边尝了尝监狱长送来的糕点,兴致勃勃的看着两名赤着上身的狱卒不停为王家众人介绍着各种刑具。
  单是介绍,还没施展呢,这些王家老人已经吓晕过去好几次了。
  接着,监狱长为了演的逼真,还亲自出马,兴致勃勃的加入解说行列,并声称一会他也要和众人玩一玩,他干这行二十多年了,手法熟练,保证疼中带酸,快速升仙。
  “我可是王家的人,你不能这样对我!”
  王秋荷声嘶力竭的呐喊着,好像真的酷刑加身一般。
  “王家?王家了不起?到了我这大牢,就是天王老子,也要走过咱这十八般酷刑再说,哈哈。”
  监狱长放肆的大笑,看上去就是本色出演。
  牧云在监视器上看到这一幕,忍俊不禁,摇了摇头,给了一句评价:“浮夸。”
  这时,荒君的短信发了过来,并附送一个小软件。
  “云帅,转账记录已经弄好,就算是去银行查都能查到。”
  牧云回了个信息:“好!”
  这是牧云刚刚让荒君做的假账,是他转给王超的三个亿资金,分三十次转到,并且,转账日期都是在前段时间,辞退王家员工的前一天。
  呵呵一笑,牧云再次看向监视器,看到王家众老哭的死去活来的,那个监狱长越发的搞起事来,竟然要把王秋荷送到那个关押外国变态的牢狱里。
  这一下,王秋荷直接哭的背过气去,大呼自己要晚节不保,最后再次昏了过去。
  感觉时机差不多了,牧云将杯里的茶水一口喝干,然后背着手,悠哉悠哉的走出监控室。
  “牧..牧老板,您让我买的铁木拐,我给您买过来了,不愧是最结实的木拐,价格也挺吓人,要五万块!”
  一个狱卒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双手捧着一个长木盒。
  牧云笑了笑:“不错,剩的钱就当你的小费了,你叫王刚是吧?跟我来吧。”
  那狱卒顿时受宠若惊,要知道,牧云可是给了他十万!这跑个腿就赚了五万,快赶上他半年的收入了。
  周围的狱卒也纷纷投去羡慕的眼神,心里想着:不愧是江城最有权势的老板,出手就是大方,诶,刚刚怎么没让我去跑腿呢。
  “谢牧老板,谢牧老板。”
  那狱卒,也就是王刚拼命的道谢,喜笑颜开,随着牧云向大牢内走去。
  很快,来到了狱卒休息区与大牢的相通处,这里有一扇厚重的铁门,铁门旁有一个按钮,后方连接着通电的气泵。
  “牧老板,我们的大牢,在整个冀州都小有名气,你看看这扇门就明白了。”
  “我们为了防止犯人越狱,特地设置了这种特殊的铁门,没有气泵驱动,别说一个人,十个人都推...。”
  王刚正殷勤的为牧云讲解着,哪知话还未等说完,牧云便嫌他呱燥,直接推开铁门走了过去。
  “我个天...。”
  王刚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无语的看着大铁门的门轴,只见钢铁打造的门轴已经扭曲变形。
  “我忘了说,这门可是用来拉的,不是推的...。”
  王刚嘀咕着,匆匆跟了上去。
  反正是牧云弄坏的,和他没关系。
  来到大牢的通道内,两旁关押着各种各样的牢犯,有的可能是无辜的,有的则是罪大恶极,不过,现在他们一律平等,同吃同住。
  看到穿着体面,面容俊伟的牧云走了进来,几个平时喜欢挑刺的牢犯纷纷吹起了口哨。
  “嗨,小伙子,咱俩住一间如何?”
  一个光头大汉站在铁栏前对着牧云做“干”的姿势,他似乎以为牧云也是被抓进来的狱友。
  牧云淡然一笑,对身后的王刚吩咐道:“一会你主刀,把这人给我阉了。”
  “好的牧老板。”
  王刚点头哈腰的应下,一转脸,对着那脸色骤变的光头大汉狞笑道:“郑通,放心好了,不会太疼的。”
  眼见平时作威作福的狱卒如此卑躬屈膝,周围的犯人明白,牧云的身份绝非寻常。
  “不!!”
  光头大汉一脸绝望,双手握着铁栏杆:“大人,我错了,给个机会,饶了我吧,我以为您也是被抓进来的...。”
  “求求您了...啊!”
  他拼命的拿光头往栏杆上撞,鲜血飞溅。
  “没有老二,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砰砰砰”
  光头撞在铁栏杆上的声音在大牢内不断的回响,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生怕成为第二个“幸运者”。
  转了个弯,王刚悄悄问道:“牧老板,真阉?”
  牧云淡然一笑:“打断腿就行,不过,要装装样子。”
  “好,一切按您吩咐的来。”
  此时,王家众老的精神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他们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的酷刑,别说全都感受一遍,就是一种也受不了啊。
  这时,脚步声传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很快,王家众老便看到了脸色淡然的牧云。
  “姓牧...啊,小云,求求你了放我们出去吧。”
  “我们再也不去你家捣乱了。”
  “三姑姥错了,大错特错了,你放了我们,一分钱我也不要了,还有,你家坏的东西,我全都赔给你,还不行么。”
  牧云嘴角微微翘起,看着一个个哭天抢地的王家众老,笑道:“三姑姥,你们这是何苦?怎么就不明白我的一番良苦用心呢?”
  良苦用心?
  王家众人一起愣住,这话,是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