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20章 偶遇
董秘书:...
  王嫣然:...
  柳雯雯张了张嘴,忘了想说什么了。
  原来,她们紧张兮兮的操作,斗智斗勇,自以为是在为公司,为集团进行生死相搏。
  哪想到,对于牧云,却只是无聊的游戏而已。
  呃,今天看风景看腻了,操纵下股市玩玩吧,挺无聊的。
  董秘书暗暗捏了捏拳,很想很牧云一巴掌,颇有种皇帝稳操胜券,太监急的跳墙的感觉。
  他早就可以拿出近千亿来碾压王氏集团,可是,却没有这么做,反而与对方拉扯着,然后让对方看到希望,最后果断碾压过去。
  至于损失的钱...连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到。
  见三女都不吱声,牧云呵呵一笑:“看来你们都不饿,那我自己去吃了,哎,听说江露佳肴的大厨新上了道江城盛景,我可先尝为快了。”
  说罢,作势欲走。
  “姐夫,我,我也饿了。”
  柳雯雯摸着小肚子,可怜兮兮。
  “行,那咱们走吧。”
  王嫣然也无奈了,白咋呼一上午。
  董秘书直接划出五百个亿,对刘东说道:“也别麻烦了,直接把王氏集团买了,我们去吃饭了。”
  刘东擦了擦汗水,一脸懵的点了应下。
  ......
  沈乐和王超正闲聊着,王超已经让手下把车备好,一会他就准备和沈乐一起去云然集团的总部,好好羞辱牧云和王嫣然一番。
  “这次,我定要让他像狗一样爬出云然集团。”
  王超冷笑着,眼中闪过兴奋之色,心里已经开始幻想如何受到刘燕飞的赞赏,并将整个江城的商界交由他来管理。
  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的大笑起来:“哈哈哈...。”
  就在这时,他手下的工作人员突然说道:“不好王总,我们的股票被人强行收购了!”
  “什么?收购了多少?”
  王超急忙问道。
  “全部...。”
  工作人员全身的衣衫都被汗水湿透了,这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一笔强行收购,简直刷新江城的股市记录。
  王超内心一沉,厉声说道:“好你个牧云,给我把云然集团的股票秒了!”
  王氏集团的股票被强行收购之后,他们手上会有一大笔资金,王超准备破釜沉舟,直接吞并云然集团。
  只是,工作人员擦了擦汗水,有些发懵的说道:“王...王总,那个...。”
  “支支吾吾的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王超不耐烦的吼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事情似乎没有向他想的那样发展。
  对方竟然有尤有余力将王氏集团强行收购,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牧云定然还有后手。
  “云然集团的股份,也被他们强行收回去了...。”
  “什么?”
  王超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整个人都傻了。
  他们持有超过40%的云然集团股份,在现在云然集团股票被炒上天的时候,一下子被秒,根据规则,怎么也要以3倍以上的价格...。
  这已经不是天价的问题了!
  牧云的魄力已经把他震的说不出话来。
  “扑通”
  王超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感觉大势已去,王氏集团和云然集团现在都成牧云的了,可他却依然想不通,牧云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他难道有印钞机?
  就算有印钞机也没办法这么快印那么多钱吧!
  这时,工作人员兴奋的说道:“王总,要不要另起炉灶?我们现在手上的资金非常充裕,即使还了银行的贷款,也足够再建两三个王氏集团的了。”
  “这次我们赚大了!”
  哪知王超半点喜色都没有,嘴角抽动,手足冰凉,冷汗顺了头发就往下淌。
  有钱有什么用?
  没有达到目的,他会直接被刘燕飞塞进水泥里沉江的!!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恐怖且喜怒无常的刘燕飞。
  “叮铃铃,叮铃铃。”
  追命般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此时,王超心里只有几个字:我完了...。
  ......
  与此同时,身为始作俑者的牧云却没事人一般带着三女来到了江露佳肴,准备享受午餐。
  “欢迎光临,啊!牧老板来啦,快里边请。”
  这回,服务员们终于认识牧云了,看来自从上次牧云签字付款之后,牧柔下了什么指令。
  牧云微微颔首:“挑个靠窗的位置吧。”
  说着,领着三女就往里走。
  “牧老板...。”
  服务员露出为难的神色:“里面靠窗的位置都被人占了!”
  “这么不凑巧?”
  牧云微微皱眉。
  服务员表面笑容灿烂,其实心里腹诽:咱们江露佳肴什么情形你还不知道?可是一座难求,更别说靠窗的黄金宝位了,有的人甚至提前一周预定。
  “姐夫,要不随便找个位置吧,风景改天看也一样。”
  柳雯雯摆了摆手,表示坐哪都成,有吃就行。
  牧云目光在靠窗的位置扫了一圈,顿时眼睛一亮:“不用,我找到位置了。”
  “找到位置了?”
  服务员微微一愣,明明都被客人占满了啊!
  牧云呵呵一笑带着三女就往里走。
  而此时,有一个靠窗的位置上,江山正和一位健壮的黑人光头佬谈笑正欢。
  “江少爷,以后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周奎虽然势单力薄,但底下兄弟可都重情讲义,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江山嘴角上翘,端着身份,轻笑一声:“行,周老哥你这朋友,我就交了,以后谁要是整你,你就来找我,别的不敢说,在这江城,还没人敢不给我江山几分薄面。”
  周奎摸了摸光头,叹了口气:“早认识江少爷,我老周何苦到现在还赌那个破车,早就飞黄腾达了,来,江少爷,我周奎敬你一杯!”
  说着,举起酒杯敬了江山一杯。
  江山笑的眼睛眯起,这个周奎在春明山靠操纵赌车为营生,弄了个逍遥山庄而已,要不是手底下有百十来号人,哪会被他放在眼里?
  还敢称兄道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时,周奎借着话头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放到江山面前,讨好笑道:“江少爷,前阵子有个砸场子的,不仅打伤我的人,还想勒索我!”
  “我看此人身手不错,就是不知道底细如何,不敢轻举妄动,江少爷您见多识广,帮我看看这小子什么来头。”
  说着,又掏出一张照片递了上去。
  江山收起钞票,不屑一笑:“还看什么来头,周老哥你都说话了,我直接帮你解决就行了,小事一桩。”
  周奎憨笑着,竖起拇指:“江少爷霸气!”
  “哼,我看看是何方神圣,还敢敲诈勒索,不想活了。”
  江山冷笑一声,随意的将照片拿了过来,放在眼前一看。
  “卧槽!”
  他仿佛触电一般,全身一颤,直接将那照片丢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