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20章 原来送错了
韩振瞪着虎目,高声喊道:“义父,给我一段时间,我会向你证明,我,比那个牧云强百倍,强千倍,我才是小环永远的依靠。”
  韩振见光头桑还想反驳他,于是抬起手,指向那枚写有“国之栋梁”四个大字的匾额。
  “看吧,这个匾额就是送给我的。”
  “只有我,在战场身先士卒,获得无数战功,最终被封为战神,才配拥有这样的匾额!”
  光头桑和包租婆同时露出震惊之色,不约而同的说道:“这匾额,真的是送给你的?”
  韩振轻抚着匾额:“除了我,还能有谁呢,呵呵,应该是哪个战友,或者是哪位崇拜我的部下知道我在这里,才送了过来。”
  “这里,也只有我,才配的上着上好的楠木,这鎏金的漆字。”
  “呵呵,不知道哪个傻小子,这么舍得花钱。”
  说着,韩振露出满意的神色,心想回去定要挨个问问,到底是谁送的。
  光头桑与包租婆对视一眼,从刚才那令人惊讶的气势,到这块匾额,似乎真的说明,韩振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他难道真的是战神?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这...。”
  光头桑神情缓和不少,语气也不再强硬。
  包租婆想了想,终于松了口:“那...那我们就给你个机会,只要,嗯,只要你能有牧老大一半的实力和势力,我们就不反对你和小环在一起。”
  “当然,前提是小环也要同意才行。”
  “不然,你休想打小环的注意。”
  光头桑摇了摇头:“别难为他了,这样,韩振,别说义父不讲情面。”
  “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只要你能有牧云两成的实力和势力,我们就不反对你和小环。”
  “怎么样,别说我们没给你机会。”
  听了光头桑二人的话,韩振露出一丝苦笑,他堂堂一代战神,战功赫赫,历经多少次生死磨难方才打拼到现在这个地位,可没想到。
  竟然...竟然会被如此看扁。
  如此郑重的提出要求,竟然只是为了让他有牧云两成的实力跟势力?
  简直就是屈辱。
  他韩振就这么不堪么?
  看着韩振的神情,光头桑摇了摇头:“不能再降了,这是我们对你的最低要求。”
  “若你连牧云两成的势力都不如,我们干嘛不把小环托付给牧云?牧云对福伯如此尊敬,只要我们做好福伯的工作,到时福伯一发话,牧云敢不纳小环为妾么?”
  光头桑眼睛放着光,他好像已经看到攀上牧云这个高枝的那一刻,被众多搬砖者联盟的高层所崇拜和尊敬,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
  包租婆狠狠的掐了光头桑腰间的肥肉一下:“别说那些。”
  “哦,对。”
  光头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漏嘴了,竟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这时,韩振重重的哼了一声,再次指着那快匾额:“我堂堂一代战神,国之栋梁,什么两成三成,你这是在侮辱我。”
  “义父,义母,我向你们保证!不用一年,只要一个月,我就会让你们知道,我的真实实力,我会用事实告诉你们,我比那个牧云强百倍,你们就看着吧!”
  韩振说的话掷地有声,不禁让光头桑二人刮目相看,齐齐侧目。
  他们突然觉得,韩振似乎多了些许硬气和骨气,而且还颇有志气。
  如果没有牧云,韩振说的还是真话的话,其实,光头桑二人也就顺水推舟了。
  只是,有牧云这位珠玉在前,韩振与其相比,真真就是土鸡瓦狗了,光头桑能看的上眼就怪了。
  就在这时,大厅的门被敲响,打断了三人的谈话。
  随后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家有人吗?”
  光头桑过去把门打开,看了一眼,惊讶道:“咦,你们怎么又来了?这次又是送什么?”
  五个小工走了进来,正是之前送匾额的那五位。
  其中领头的小工不好意思的对光头桑笑了笑:“这位老爷,实在不好意思,那匾额,我们送错地方了,原本应该是送你们后院隔壁那个张龙家的。”
  “他家儿子考上大学了,别人送的,当时误以为是你们家,实在对不住了。”
  另一个小工陪笑道:“老爷子,真不好意思,这匾额还挺贵的,我们是万万赔不起的,只好过来拿了,请您担待些。”
  领头的小工见光头桑脸色不大好,一边陪着笑,一边用眼神向同伴示意。
  小工们不再多话,几人搬得搬抬的抬,匆匆将那匾额又给抬走了。
  大厅的门再次关好。
  光头桑和包租婆眼神不善的看向韩振。
  韩振:...
  刚刚还信誓旦旦称匾额是送自己的,转眼间就被恨恨的打了脸。
  这人,丢大了。
  毫无疑问,韩振被赶出了阁楼。
  光头桑送了韩振一声“滚”后,便砰的一声关掉大门,只留其独自站在寒风中。
  “呼...。”
  寒风吹拂着韩振的身躯,扬起他那油腻的发丝。
  他从兜里掏出一根金丝雪茄,放到嘴里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吐了口烟气,笑道:“这冷,与边疆相比,不过尔尔。”
  突然,人影闪出,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韩振身旁,为其披上一件上等毛皮大衣。
  “战神,请注意身体。”
  男子看着韩振的神情充满了膜拜,他跟随的,可是神卫军黄字军的栋梁之才,被誉为黄子军里,最接近首席的存在。
  韩振面容肃穆,微微颔首:“这里不是军队,以后叫我韩哥就行。”
  “是,韩哥。”
  被称为蝰蛇的男子脸色一喜,能与韩振称兄道弟,可是他们军中所有人的梦想呢。
  “蝰蛇,事情打听的怎么样?”
  韩振淡淡的问道。
  蝰蛇低头回道:“启禀战神,已经打探清楚了,董家目前非常落魄,财产就只剩下一栋董家老宅了。”
  韩振深深呼了口气,压下纷乱的情绪:“怎么会成了这样,那个老家伙还好么?”
  蝰蛇神色一黯,摇了摇头:“战神您有所不知,就在两个月之前,董少爷被云然集团的老板牧云打成了植物人,随后董老爷又被逼的亲自前去请罪送礼,将那栋本来为您准备的别墅送给了牧云,之后那牧云更是欺人太甚,将董氏集团给强行收购,终于,把董老爷给逼疯了...。”
  “咯吱”
  韩振双拳握得死死的,双目仿佛要喷出火来,狠狠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牧云!”
  这一句“牧云”,充满了无尽的仇恨和嫉妒。
  是的,他嫉妒牧云的风光,嫉妒牧云能得到光头桑一家的青睐。
  “哼”
  韩振重重的哼了一声,将没抽完的雪茄随手丢到地上踩灭,然后迈开大步就往前走。
  “韩哥,您现在去哪啊?”
  蝰蛇急忙问道。
  “董家老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