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9章 礼物
世纪酒店位于市内的中央大街,乃是江城中心的中心。
  极其繁华的黄金地段。
  此时,在酒店门口,有几队身穿制服,手持枪械的士兵不断的巡逻着。
  他们双目凌厉,警惕的四周巡视着,不放过每一个可疑人士。
  正是隶属于城主燕心的警卫队。
  而正在酒店门口排队进入的,皆是在江城有头有脸的上流人士。
  这些平日里颐指气使,骄横跋扈的大人物,此刻皆手捧礼物,小心翼翼的排着队,生怕哪里做的不到位,给里面那位留下不好的印象。
  那么,整个江城,可能都容不下他了。
  牧云带着王嫣然来到队尾,耐心的等待着。
  “我们真能进去么?”王嫣然十分心虚,看着那些排队的人,哪个不是一方豪强,或者官府要员。
  “放心好了。”牧云微微一笑,捏了捏王嫣然的柔夷。
  队伍井然有序的向前移动着,很快便轮到牧云二人。
  只见牧云将二人的身份证明递给门口的警卫,那名警卫结果身份证明,在一旁的仪器上一划。
  “欢迎光临,尊贵的客人。”
  众警卫对视一眼,这个提示与其他人比起来,却是截然不同,于是一起立正行礼:“隶属于城主警卫队第三小队,向您问好。”
  “这小子是什么来头,竟然是尊贵的客人。”
  “想我历天科技,江城前十强企业的老总,也不过是个普通的资格...。”
  “他难不成是城主的亲兄弟?”
  周围各个企业大佬,政府官员眼睛不断的打量着牧云,暗暗将其模样记了下来,以后是千万不能招惹。
  “真的有资格!”
  王嫣然露出欣喜的神色。
  牧云点了点头,一脸淡然的拉着王嫣然走进了世纪酒店。
  世纪酒店内部装修以金碧辉煌为调调,极为奢华。
  此时距离宴席还有好一段时间,一些个客人三三两两的在一起窃窃私语,没人敢大声喧哗。
  “这位先生,礼物请放到这边。”
  一个侍者向牧云弯腰行了一礼,然后伸手做请。
  “礼物?”
  牧云转头看去,原来左边有一处摆台,上面摆着一个个精美的盒子,显然都是客人送的。
  牧云确实没带礼物,他能来,已经是给了燕心天大的面子,怎么可能还带礼物来。
  侍者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语气也不再热情:“先生,请您将礼物放到摆台上,谢谢。”
  “难不成,先生是空手来参加城主大人的宴会?”
  周围的客人碍着身段,没有围上来,但是却不动声色的窥视着,心里都在暗笑:“这人是谁,来参加城主宴会,谁不是苦思冥想,惊心准备点大礼,生怕怠慢了城主,反倒是这人,居然连礼品都没拿,啧啧。”
  “谁呀,竟然连礼物都不准备,吃了龙心豹子胆么。”
  这时,一个秃顶胖子皱着眉头走了过来。
  王嫣然瞬间就认出了秃顶胖子的来历。
  悄悄为牧云介绍:“这胖子叫樊塔,是劳动部的部长,和爹是死对头,总是借机找麻烦。”
  旁边的侍者则指着牧云:“樊部长,就是他没准备礼物。”
  “小子,你做什么的?”
  樊塔皮笑肉不笑的说着,一双三角眼上下打量着牧云,感觉这小子气度不凡,但穿着却很随意,一时看不出深浅。
  王嫣然无辜的低着头,而牧云则无所谓的笑了笑:“不过是参加个宴会而已,就没想拿什么。”
  “咦,这不是嫣然么?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啧啧,这身段,这胸,真让你樊叔叔眼馋啊,呵呵。”
  说着,他的眼睛还不停的在王嫣然身上贪婪的瞧着,仿佛能透过衣物看到身体一般,末了,还狠狠的咽了口口水,下流无比。
  王嫣然露出厌恶的神情,没有出声回应。
  牧云冷笑一声,站到王嫣然身前:“死胖子,留点口德,小心死于非命。”
  “小子,嘴巴挺厉害的,你莫非就是那个王家的上门女婿?”
  “不过,我不管你是谁,今天城主让我维持秩序,你连礼物都没带,我完全可以把你打出去,还敢跟我嚣张?”
  “礼物?”
  “我怕你们收不起。”
  樊塔一听,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收不起?”
  周围几名侍者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今天是什么场合?
  可是城主燕心为来自上面的贵人而举行的宴会,邀请了江城顶尖社会名流,并大手笔的将整座世纪酒店全都包了下来。
  这样的场合,什么礼物收不起?
  “只要你送,就没有我们不敢收的。”
  樊塔笑着说道,看牧云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好!”
  牧云冷笑一声,走上前去,从怀中掏出一枚呈半透明的墨绿色的玉牌,只见上面刻着九条神龙,这九条龙模样酷似,但形态各不相同。
  最令人惊讶的,是那玉牌本身的墨色竟如祥云一般形状,颇为难得。
  随手将玉牌丢到摆台上,牧云瞥了樊塔一眼便走了回去。
  “等一下。”
  樊塔直接将牧云叫住:“这是什么破东西,你是不是以为随便弄个地摊货就能当礼品了?”
  “你这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城主?”
  周围的人纷纷看了过去,待看到那枚玉牌的时候都不屑的笑了起来,能出现在这宴会中的人物,或多或少都会对玉有一定的研究,很多人打眼一看,便知道这是一块破玻璃。
  不为别的,单看这通透程度,真玉是不可能有这种效果的,除非是万年不遇的绝世冰种,不过能有那种玉的人至少也是一方州牧,怎会随便送出?
  “看不看的起,一会自有分晓。”
  牧云不愿再理会樊塔,拉着王嫣然走进了大厅。
  “一会有你好看的。”
  樊塔眼睛微眯,贪婪的看了一眼王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