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64章 平安狼
牧云现出不悦的神色:“继任城主乃是一件大事,关乎到政策的延续以及整座城人民的福祉,怎能不按照律例如此草率就更换人选?况且,上任城主燕心,就是被这燕丁以及邓富联合设计刺杀而死。”
  “少特么废话,我闫刚乃是牧府的管家,我说谁当城主就谁来当,不过杀死个人而已,算的了什么,而且,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他俩密谋杀死的燕心?”
  “我还怀疑燕心是被这个女人暗害的呢!一会必定要带走好好审问一番。”
  闫刚说着,指了指慕容情,显然别有所图。
  慕容情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位上使会如此偏袒燕丁,并且指鹿为马,污蔑自己。
  她内心焦急,急忙说道:“这位上使,我怎会谋害我丈夫?我们感情很好的。”
  众人看着闫刚,皆露出鄙夷的神色,燕心一死,慕容情明显就失去了靠山,她又怎会谋害自己的丈夫。
  闫刚呵呵一笑:“现在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或许,嗯,或许你有了奸夫,然后被燕心发现,于是伙同奸夫一起杀害了燕心。”
  “想堂堂一城之主,怎会如此轻易被杀,定然是你暗暗下了毒,也可能是你那几日拼命同房,弄的燕心腿软脚软,这才中了暗算。”
  说到这里,闫刚猥琐的笑着,好像找到了思路,越说越是不堪,煞有其事的样子。
  “你,怎么能血口喷人!”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慕容情委屈的不行,眼泪顺着脸颊就往下流。
  “你竟敢污蔑我妈,你是个坏人!”
  燕宝十分生气,直接冲上前去踢了闫刚一脚。
  这一脚虽然不疼,但却将闫刚的裤子弄出一道灰印。
  “好你个小兔崽子,还反了天了,看老子不送你去见你爹。”
  闫刚恼怒无比,直接抬起胳膊,拿着那枚坚硬的黑金令牌狠狠砸向燕宝。
  “不要。”
  慕容情尖叫一声,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将燕宝护在怀里,以自己的后背抵挡。
  眼看令牌就要砸在慕容情的背后上,一只手仿佛无中生有般出现,将闫刚的手腕握住。
  是黄熊!
  “老子最看不惯打女人的男人了。”
  他微微一用力。
  “哎呦!!疼!”
  闫刚被痛的龇牙咧嘴,感觉手腕好像都要被捏断了。
  黄熊依旧慢慢的加大力度,面带狞笑:“你小子算哪跟葱,竟敢在云哥面前动手,看我老黄不扭下你的脑子当球耍。”
  “别...别捏了。”
  闫刚痛的直接跪在了地上,此时他的手腕都快失去知觉了。
  “黄熊,远来是客,更何况他还是牧府的特使,只断手就行,扭脑袋就算了。”
  牧云这时方才发话。
  “遵命。”
  黄熊嘿嘿一笑,猛的用力,直接将闫刚的腕骨捏碎,这才松手。
  “啊!!”
  闫刚惨叫一声:“你们,竟敢伤我,狗胆包天,你们给我等着。”说着,他一手握着手腕,眼中满是惊怒和怨恨,匆匆跑了出去。
  一旁的燕丁都被眼前的一幕看呆了,他愣了一愣,猛的大笑起来:“报应,报应啊,让你们折磨我,现在好了,等死吧!”
  黄熊不忿的“呸”了一口:“杂碎,再乱嚎我剪了你的舌头。”
  燕丁果然怕了,不敢叫唤,但他犹自低笑,口中说道:“你们可知得罪上使的后果?他可是冀州牧府的管家!一州牧府,掌握着本州的生杀大权,权力之大,超出你们的想象,只要一句话,分分钟便会召集到无数高手。”
  “你们死定了。”
  燕丁怨毒的看着牧云等人,他想看到几人惊恐的表情,慌张的神色。
  可是,他没有,他看到几人依旧从容,那个叫黄熊的憨货甚至掏出一支烟想抽,却被牧云制止了。
  “这屋里还有三位女士,一个小孩,你要抽去外面抽。”
  黄熊讪讪的把烟收了起来。
  慕容情搂着燕宝,内疚的说道:“云哥,给你们添麻烦了,要不你们先避避风头,我留在这里就好。毕竟我是燕心的妻子,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不过,众人都知道她在逞强,就看闫刚看她的样子,若牧云等人真的逃了,她定然难逃毒手。
  “想跑?晚了,等死吧,哈哈。”燕丁畅快的笑着,一眨眼,被黄熊狠狠的抽了一记耳光。
  “不长记性?再笑我就捏断你的下巴。”
  燕丁“呸”的一口吐出几颗带血的牙齿,气的都快炸了,但还是闭上了嘴巴,他显然清楚自己的处境。
  这时,姬雅换了一个姿势,原本左腿压着右腿翘坐,现在变为右腿压着左腿。
  单看她那诱人无比的长腿,一直躺在地上的燕丁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暗暗想道:我当初看慕容情已经惊为天人,没想到这个娘们竟然犹有过之,若能享受片刻之欢,死了也值了。
  姬雅冷冷的瞥了一眼燕丁,然后脸上缓缓露出一丝笑容:“牧先生,你可知道,冀州牧的牧府,在他所有管辖的城中,都布置了一支由高手组成的小队,这些小队的成员平时以普通人的身份现身,一旦有事,会在十分钟内集结,专门收拾你们这些高手。”
  “你...真的不怕么?”
  牧云摇了摇头:“我又没有犯法,为什么要怕?”
  姬雅被问的哑口无言,她愣了一下方才摇头道:“真不知道你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这世道,有时候是不讲理的。”
  “尤其,是地位相差太多的情况下。”
  对于姬雅来说,牧云可能只是一个看的过眼的男子,虽然这样的男子很少,但也并不是没有。
  她不想看到牧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去,但同样也不想为其多做些什么。
  大家萍水相逢而已,她能说这么多,已经非常难得了。
  牧云闻言,赞同的点了点头:“姬雅小姐说的很有道理,在这个世界,有时候,确实是不太讲道理的。”
  牧云想到了过往的种种,若都讲道理,哪还会有战争?哪还会有那么多的不公。
  这时姬雅的丫鬟秋桃急了,她一副“要被你气死”了模样,向牧云教训道:“臭傻蛋,你难道听不出来我家小姐的意思么?还不快趁着平安狼没来,赶紧逃走,就知道傻乎乎的磨嘴皮子,辜负我家小姐一片好心。”
  平安狼三个字刚一出口,无论是躺在地上偷窥姬雅的燕丁,还是搂着燕宝的慕容情,身躯都是一颤。
  身为江城的高层,他们哪会不知道效忠于冀州牧府的神秘组织。
  这是连名字都沾满鲜血的刽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