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28章 贺礼
王家众人领头的自然是王超和沈乐,他俩脸上堆着讨好的笑容,好似在由衷的欢迎牧云,王嫣然二人的到来。
  牧云走下车来,他浏目一周,看到的都是同样讨好以至于谄媚的笑容,仿佛每个人都憨厚且好客,每个人都真诚且充满善意。
  仿佛,脱离王家那晚,那些个讥讽嘲笑充满敌意的嘴脸是另有其人。
  “贤弟,你来了。”
  沈乐夸张的笑着,看到牧云竟比看到亲爹还开心,双手不停的搓着,似乎等了许久。
  这声“贤弟”险些让一脸淡然的牧云笑出声来。
  王嫣然更是呸了一口,有些反胃。
  “别在这站着了,快请进,外面冷。”
  随着王超的话,王家众人纷纷向两旁退却,给牧云和王嫣然腾出一条直通大厅的路。
  “贤弟,请。”
  沈乐侧身伸手做请,异常的客气。
  牧云冷笑一声,说道:“我今日来,谨代表王东河以及孙静,至于牧云,早已经和你们王家没有任何关系。”
  说罢,携着王嫣然当仁不让的先走进大厅。
  沈乐与王超看着牧云的背影,只觉得心头火起。
  为何他有如此风度,为何他活的如此潇洒!
  而王家众人则神色复杂,心里有后悔,也有懊恼。
  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了,把这样一个人物赶出了王家?
  只是现在为时已晚。
  王家的老家主王向东躲在二楼吃斋念佛,已经不再参加这样的场合。
  身为今天的老寿星,王嫣然的三姑奶王秋荷端坐于主位。
  今天的王秋荷穿了一件大红袄,灰白的长发扎的一丝不苟,笑呵呵的看着牧云与王嫣然,只是,那双三角眼中,却没有多少喜意。
  “牧云。”
  “王嫣然。”
  “祝老寿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牧云与王嫣然一起向王秋荷微微鞠了一躬。
  王秋荷乐呵呵笑了起来,连连说好。
  “哎呀,什么老寿星不老寿星的,直接喊三姑奶就成。”
  一个王家亲戚笑着说道。
  哪知牧云摇了摇头:“我和嫣然早已离开王家,怎能如此称呼。”
  周围王家众人脸上的神情顿时一僵,笑容也缓缓消去。
  “姐夫,毕竟血浓于水,岂是说断就能断的?”
  王超好似和事佬一般,劝说牧云。
  “是啊是啊,当初都是误会。”
  “就说嘛,小云你也是,隐藏的那么深,大家不都错怪你了嘛。”
  周围的亲戚纷纷应和着。
  牧云不屑一笑:“我牧云从来都是一言九鼎,说一不二。”
  王家众人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看着牧云的眼神都充满了怨气和不忿,仿佛是牧云得罪了他们一般。
  整个大厅都静了下来,气氛异常紧张。
  这时,沈乐干笑两声:“今天是三姑奶大寿的日子,不要说这些扫兴的话,嫣然回归王家的事咱们日后再说,大家别傻站着了,都坐吧。”
  他见牧云不为所动,竟又把主意打到了王嫣然身上。
  随着一阵喧闹的奏乐,众人纷纷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牧云与王嫣然被安排在了王秋荷的左手边,乃是整个席上最重要的陪位。
  牧云不过淡然一笑,便坐了下来。
  以他的身份,即使参加九州的国宴,也有资格坐这样的位置,更何况是一个普通寿宴。
  反倒是嫣然,有些不太自然,她之前虽然也坐在主席,但大多在下位处作陪,坐在这么重要的位子倒是头一回。
  牧云体贴的握了握她的手。
  王嫣然轻轻一笑,眼睛眯成了月牙。
  坐在牧云和嫣然对面的并非沈乐和王超,而是王家两位岁数不太大的老人,他俩都是王向东的堂弟,一个叫王成,一个叫王龙。
  趁着落座的空档,两位老人呵呵笑着与牧云寒暄攀谈,说着王氏集团的业务,以显示自己对集团的了解和重要性,并转弯抹角的打探牧云的想法。
  牧云随意应和着,回答的滴水不漏,让两个老人频频皱眉却没有办法。
  论城府,这两个混了半辈子的老人哪是牧云的对手?
  就在这时,喧闹的音乐一停,王超站了起来,得意洋洋的走到主席前,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高高举起。
  “三姑奶,今天是您的大寿,侄子祝您寿与天齐,仙福永享。”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您老人家不要嫌弃。”
  说罢,打开盒子,让周围的王家众人过目。
  只见盒子内安静的放着一枚翠绿色的手镯。
  这手镯晶莹剔透,一看就非凡品,上面的标签还没有撕,眼尖的人一眼就能看到上面标注的3260000。
  “哎呦呦,不得了哦,三百多万!”
  王家众人在底下交头接耳,没想到王超会如此大手笔。
  王秋荷笑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皱纹深刻的老脸开成了一朵花。
  “好,好,小超真有孝心。”
  这边沈乐也站了起来:“沈乐也祝三姑姥完事安康,长命百岁。”
  说着,摆了摆手。
  立即就有两个下人抬着一个小柜子走了出来,并当众掀开盖在上面的帘子,露出内里一尊半米高的金佛。
  “好家伙,这金佛怎么也得有几百斤吧?这得多少钱啊!”
  “你傻了吧,怎么能按金子算钱呢,看上面那精细的手工,连掌纹都看的一清二楚,我估计,这价格至少要翻一番。”
  王秋荷也是震惊不已,她活了几十年了,头一次被如此捧着,内心都开始惶恐起来,但表面不动声色的笑着,让人将礼物收下。
  随着王超和沈乐珠玉在前,众多王家亲戚你方唱罢我登场,轮番的奉上名贵的礼物,一个不比一个差,有人甚至直接写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当做礼物。
  喜得王秋荷不知如何是好,眼睛都要看花了。
  眼见众人都送的差不多了,王超笑着对身旁的王蓉说道:“姐,你看看,还是弟弟我送的最好吧。”
  “还是我最有孝心!”
  王蓉呵呵一笑:“你是不是忘了,还有一家没送呢。”
  王超不屑瞥了牧云一眼:“我才不信,会有人送的比我还好!”
  沈乐摇了摇头:“你不过是王家家主而已,人家可是集团总裁,资产过千亿,随便送了礼物都比你家产还多,就算准备的礼物不如你,随便写张几个亿的支票也能打你的脸,可别高兴太早了。”
  王家众人纷纷赞同的点着头,看向牧云和王嫣然。
  “乐乐说的有道理啊,现在云然集团还有王氏集团可都归小云所有,当真是财大气粗,怎么会送几千万的东西?”
  “估计啊,这一出手至少也得上亿!”
  被如此多人用话捧着,眼睛盯着,脸皮比较薄的王嫣然架不住了,拿手肘轻轻怼了怼牧云。
  “牧哥哥,你的礼物呢,快拿出来呀。”
  牧云哂笑一声:“既然来为老寿星祝寿,我当然不能空手而来。”
  说着,他站了起来,走到桌前,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木盒,郑重的说道:“牧云谨代表孙静,王东河为老寿星祝寿,特奉上薄礼一份,望老寿星笑纳。”
  说罢,当众打开木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