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51章 风雨欲来
牧亮的脸臊得通红,之前还因为进了云然公司而洋洋得意,在牧云面前大吹特吹。
  没想到,连公司都是人家的!
  周围的牧家村人神情各有不同,与牧云关系好一些的,露出欣喜的神色,与牧云有些仇怨的,默不作声,也不知想着什么。
  整个寿宴顿时静了下来。
  牧旋抚摸着光滑的牧家村土地证明,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片刻后,有的村民终于缓过神来,兴奋的说道:“有了这块地,小云就能给大家盖大别墅了。”
  “是啊是啊,俺家的房子又小又憋屈,前些日子还想着怎么换套大一点的呢。”
  “别提了,咱们现在这个小区又远又偏,想去城中心逛一逛都要坐车坐好久,牧家村那块地可不得了,出了门啊,就是主干大街,太方便了。”
  众人一个个喜笑颜开,仿佛中了大奖一般。
  只有牧旋,默默的摇了摇头,将牧家村的土地证明塞回牧云的手中:“孩子,这是你努力得来的,我知道,这里面每一分钱,都代表着你过去的努力,是你应得的,你能有这份孝心,旋奶奶就知足了,你要真的听话,就拿回去吧,我们牧家村的人,能在这里有一份容身之所,已经很不错了,真要是飞来横财,只怕没有福份。”
  见牧旋说的情真意切,牧云也不再推辞了,将牧家村的土地证明收了回去。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在这个时候,牧云能敏锐的察觉到,大部分牧家村的人都在心里涌出浓浓的怨恨和不甘。
  但是,牧旋地位超然,没人敢去反驳她的话。
  人,就是这样。
  即使没有任何损失,他们也会因此而产生憎恨,牧旋应该能看到,若是以后牧家村的人与牧云纠缠过多的话,会引来难以挽回的灾难,这才放弃了牧家村的地块,为牧家村的人讨了个人情。
  一场生日宴会很快就草草落幕了,牧家村的村民们闷闷不乐的各回各家。
  牧云推着牧生的轮椅回到家中,牧柔为几人倒了杯茶。
  “你小子,真出息啦。”牧生喝的老脸通红,不似开始的颓废,反倒精神百倍。
  “爹,这话今天你都说一百遍了。”牧柔笑着打趣。
  “不多,一点都不多,阿福你说对不对。”
  福伯在一旁呵呵直笑,他能明白牧生的意思,在牧云母亲在的时候,两家关系就不错,要不是牧云父亲与王东河相交甚密,指腹为婚,那么很可能与牧云成亲的就是他家的牧柔了。
  牧云面带微笑,牧生的想法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他早已明白,并且,也正是他要做的事。
  很快,敲门声响了起来。
  虽然牧旋和村民交代过,没什么事不要来烦牧云,但有一个人,若是不过来一趟,恐怕晚上都要睡不着了。
  牧柔乖巧的过去开门,抬眼一看,正是一脸谄笑的牧亮。
  “云...云哥还没走吧?”
  他眼睛不断往屋内瞟着,听到福伯的说话声后心里踏实不少。
  还好,牧云还在。
  “进来吧。”牧柔轻哼一声,转身回自己屋去了。
  牧亮来到客厅,和几人打了个招呼,然后装模作样的与牧生闲聊几句,这才小心翼翼的向牧云问道:“云哥,我记得云然公司的总经理是个女的啊,据说还挺漂亮,这事在我们科室传的还挺多的呢。”
  牧云知道牧亮还在试探自己,回道:“那是我老婆,王家的那个女孩。”
  牧亮略微一想,便知道是谁了,毕竟牧云与王嫣然结婚的事,牧家村都是清楚的。
  再次确认牧云的身份后,牧亮干脆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不停的承认刚才的错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
  牧云也不说破,干脆了当的说道:“我们都是在一处长大的,其他事就此算了,但牧柔从小就喊我哥哥,她的事我不能不管,我就直说了吧,你俩的婚事取消了,若是你不服气,可以找村长,让他来和我谈。”
  牧亮强笑着,不过比哭还难看。
  “云哥,我以后会对牧柔好的,能不能给个机会?”
  此时此刻,牧云在牧家村的地位已然可以撼动村长牧通了。
  豪掷一百二十亿,翻了十倍以上的价格将昔日牧家村的地给买了回来,不止收买人心这么简单,单是那份实力,已然没人敢再招惹牧云了。
  若是牧云不同意,他休想能娶到牧柔。
  “很多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滚。”
  牧亮陪着笑脸:“云哥别生气,我这就滚。”
  说着,匆匆走了。
  这时,一直在房间门口偷听的牧柔才走了进来,咬着下唇,感激的喊了一声:“云哥,谢谢你了。”
  牧生在一旁不住的叹气:“哎,小云啊,你就是结婚太早了,我岁数大了身体还不好,牧柔这孩子,要是嫁给了你...。”
  “爹...。”牧柔臊了俏脸通红。
  “牧生叔,你放心好了,既然牧柔叫我一声哥,她的事,我不会不理的。”
  “牧柔啊,明天你就去云然公司找你嫂子,她人好,定然会给你安排妥妥当当的。”
  牧云说着向牧柔笑了笑,像极了邻家的大哥哥。
  牧柔乖巧的点了点头:“嗯。”
  “哈哈,那叔就先行谢过啦。来来来,阿福,咱们再喝几个。”牧生心里一颗石头终于落了地,真正的开怀大笑起来。
  “谁怕谁?”
  很快,屋内再次传出欢声笑语,一片和谐。
  ......
  江城百富酒店,一间总统套房内。
  身穿一身华贵西装的哈德正端坐在椅子上,一手刀一手叉,吃着还带着血丝的牛排。
  而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同样生有外国面孔的男子,金发棕眸,脸上点点雀斑。
  正是刘燕飞在商业上的得力干将:邓富。
  此时邓富正对着一碟炒面狼吞虎咽,嘴里含糊的说着:“这九州的菜就是好吃,怎么也吃不够。”
  哈德头也不抬,只回了一句:“粗鲁。”
  “哼,就知道装样子,难道牛排就一定比炒面高贵么?你们那的人,不就喜欢假装高贵,然后骗骗外国那些傻子的钱。”
  哈德也不反驳,而是拿起桌上的餐巾擦了擦嘴巴,问道:“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那条预备狗,单单我知道的,他就有一张五百亿的工资卡,你可有信心?”
  邓富神秘的笑了笑:“你还真是死脑筋,虽然我负责商业计划,但是,有时候,对付商业上的竞争对手,用一些别的手腕,往往会有奇效。”
  “什么手腕?”
  邓富摇了摇头,得意的笑了笑:“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