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52章 无血的杀戮
王嫣然感觉耳畔的风在呼呼的吹着,身不由己的向前扑跌,但这时,手腕被轻轻一拽,却又神奇般的返了回去。
  入目可见的,是一张狰狞的脸。
  十三太保老六。
  只见其手中持着匕首,向前突刺,刹那间就要将牧云刺穿。
  王嫣然刚想尖叫出声,却见牧云闪电般的抬手在老六心窝处一点。
  “噗嗤”
  劲力所及,血肉震荡。
  老六后退两步,难以置信的看向胸膛,那里表面无损,其实内里却早已血肉模糊,碎成了浆糊。
  “呃...。”
  疼痛袭来,他面目狰狞,身子一软直接倒地身亡。
  而牧云,拉起王嫣然的手,缓缓走着,仿佛漫步在响着悠扬乐曲的高端酒会。
  时而,轻轻环住她纤细的腰肢变换方向,时而好似踏着轻巧舞步以微小的距离躲开致命一击。
  举重若轻,似缓实快。
  一切都那么自然,那般随意。
  “嫣然,这是我为你演绎的,死亡舞会。”
  牧云面带微笑,双目深情的望着嫣然,空着的手臂抬起,手掌上伸,一条脖颈好像自己撞入了他的手中。
  “咔嚓”一声脆响,老九的咽喉直接被牧云捏碎。
  “噗通”
  又一名十三太保身亡。
  王嫣然又紧张又激动,同时大感刺激,这种场面对于她的性子来说,无疑是一种高难度的挑战。
  不过,柳雯雯都能受得了,她凭什么不行!
  一柄飞刀激射而来,以极其刁钻的角度刺向牧云的下体之处。
  扔刀之人显然异常歹毒,发出这种带有羞辱性的攻击。
  牧云冷笑一声,直接抬腿一踢,正中刀身。
  “嗡”飞刀翻滚上旋而起,被牧云屈指一弹。
  “叮”
  轻鸣之声骤响,飞刀以比来时还要快上几倍的速度返射回去,刹那间撞在扔刀之人的天灵上。
  “咚”
  脑子外面如常,但内里却已然震成浆糊。
  十三太保,再死一人!
  牧云怕太过血腥引起王嫣然的不适,是故能不见血就不见血。
  舞曲依旧在进行,不过,响彻整个大厅的,不是小提琴的协奏曲,而是一个个死亡的闷哼。
  随着牧云轻描淡写的出招,十三太保一个接一个相继赴死,甚至没有一人摸到牧云的衣角。
  站在远处,顾着身份没有亲自动手的司徒南目瞪口呆的看着牧云表演。
  要知道,即使在整个虎豹军,十三太保也算是高手了,可现在,竟然像小学生一样,不堪一击。
  连一招都走不完。
  司徒南很想对十三太保咆哮:一群废物,你们喝多了么?
  但他心里清楚,不是十三太保喝了假酒,而是这个牧云,太强了!
  强到连他都看不出深浅,仿佛一汪大海,往往你以为触底了,最后却发现,只不过是块礁石而已。
  “扑通”
  终于,最后一名十三太保也被牧云轻松的扭断了脖子,随手丢到一旁。
  此时,整个大厅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尸体,但却没有一丝的血迹,看上去十分诡异且惊悚。
  “感觉如何?”
  牧云坏笑着向王嫣然问道。
  而此时,王嫣然的脸好似鸵鸟一般,埋在了牧云的怀中,闻言摇了摇头。
  “没..没事。”
  牧云忍俊不禁,都吓的不敢抬头看了,还说没事。
  王嫣然涨红了脸,勉强抬起头,看向牧云:“牧哥哥,这就是你那五年磨练出来的本事么?”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牧云能有现在这般身手,那么,他这五年,该是经历了多少的苦难和折磨!
  想到这里,王嫣然整颗心都在隐隐发痛,双手轻抚着牧云俊伟的面庞。
  牧云眼神闪烁。
  熟悉他的人,对他的实力,恐惧有之,惊讶有之,更多的,是膜拜。
  但却从来没有人,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他。
  这五年...牧云,不愿去想。
  “傻丫头,你以为你牧哥哥吃了很多的苦?其实,是天赋,没办法,别人学不来的。”
  “臭美。”
  王嫣然被牧云逗笑了。
  轻轻搂着王嫣然的腰肢,牧云将目光转向司徒南,冷然一笑:“准备好赴死了么?”
  “我,这就送你上路!”
  “嗡嗡...。”
  这时,一阵警铃声传了过来。
  很快,七八辆警车开到会所门前,警卫部的王部长率先跑下车来。
  “跟上,快跟上。”
  他步履匆匆的走进会所,顿时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死了这么多人!
  不过,当他看到牧云和王嫣然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不禁长长的松了口气。
  “牧老板,王老板,幸好你俩没事啊!”
  “我刚刚接到周老板的报警电话,就立即赶了过来,你说,到底是谁!胆敢如此胆大妄为,公然袭击守法公民。”
  说到这里,王部长已经注意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司徒南,面容转冷,厉声喝道:“小子,你穿成这样怎么有脸出来,拍戏呢?”
  “还有,地上这些蠢货应该就是你带来的吧,胆子不小啊,持凶器聚众也就算了,还敢袭击牧老板,真是不知死活,来人,给我把他拿下!”
  众警卫应和着,齐齐掏枪指向司徒南,有两名警员取出手铐,准备将其拷住。
  “休想伤我少主。”
  这时,一直与玄鸽缠斗的小蓝硬挨了玄鸽一掌,纵身退出战局,挡在司徒南的身前。
  她手掌一竖,亮出七柄飞刀,寒声道:“谁来谁死!”
  闪烁着幽芒的飞刀让那两名警员忌惮不已,不敢再往前行。
  “小蓝,你先退下。”
  眼见被众多警卫包围,司徒南反倒不慌了,面带微笑呵退小蓝后,上前两步,鄙夷的看了一眼王部长,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丢到他的脚边。
  “狗奴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认不认得此物。”
  “嗯?”
  王部长弯腰将令牌拾了起来,放到眼前定睛一看。
  “嘶...。”
  他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