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62章 你个贱民!
牧云将车停在停车场后,便来到城主府大门前。
  被打断四肢,折磨的不成人样的邓富正悬挂在城主府的上空,随风一吹,还缓缓的摇晃着。
  看到牧云过来,邓富双眼的怒火仿佛都要喷射出来一般。
  牧云冷笑一声,走进城主府。
  此时城主府已经完全被荒君,黄熊,玄鸽三人掌控,所有叛乱的警卫以及燕丁都被关押了起来。
  知道牧云赶来,三大首席带着慕容情与燕宝一起出门迎接。
  “云帅,刚刚接到传信,冀州牧牧府派来的特使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荒君一边引着牧云来到会客厅,一边说道。
  原来,因为燕心的死,江城的城主会进行更替,州牧便会派人前来查看,并与新任城主沟通,传达冀州牧的口谕。
  待流程走完,新任城主才算正是继任。
  “我知道了。”
  牧云点了点头,转而看向慕容情与燕宝,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快叫牧叔叔。”慕容情轻轻推了推燕宝。
  “牧叔叔好。”
  燕宝怯怯的叫道。
  “好。”
  牧云笑了笑,然后对慕容情说道:“不用紧张,一切都由我来处理即可。”
  慕容情感激涕零,轻咬下唇,用力的点了点头:“谢谢云帅。”
  几人回到客厅,一边闲聊一边耐心等待。
  半个小时后,一排劳斯莱斯车队从远处驶来,最后停在了城主府的大门前。
  车门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走了下来,他身材高瘦,皮肤黝黑,面容严肃,正是此行的牧府特使闫刚。
  闫刚刚一下车,便小跑着来到后一辆车旁,亲自躬身将车门打开,本来严肃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姬雅小姐,请下车。”
  随着他的话音,车内先是伸出一条洁白而又光滑的长腿,紧接着探出一只涂有粉色花蕊蜜油的纤嫩玉手。
  那玉手在车把上一握,便将身体拉了出来。
  一个完美身材便展现在世人面前。
  “小姐小姐。”
  一个丫鬟急忙跑了过来,她眼看姬雅已经下了车,顿时双手掐腰:“死闫刚,谁让你开车门的。”
  身为牧府特使的闫刚被小丫头呵斥,竟丝毫不恼,反而炫耀一般:“能为姬雅仙女开车门,这可是闫刚的福分,当然要抢着来了。”
  “不要脸。”
  丫鬟做了个鬼脸。
  “秋桃,不得无礼,我们...呀!”
  姬雅话未等说完,便看到了城主府上空悬挂的邓富,顿时吓的尖叫起来。
  丫鬟秋桃急忙挡在姬雅身前,一抬头,也发现了邓富,顿时吓的脸色苍白。
  “这不是邓富么,怎么挂在这里?”
  闫刚急忙安慰二女一番,然后对手下吩咐道:“把邓富给我放下来。”
  “遵命。”
  众侍卫急忙上前准备动手。
  哪知就在这时,突然从城主府两个侧门各涌出一队警卫,他们神色悲愤,手持机枪。
  “来者何人?”
  一个青年从警卫中走出,他正是警卫队的队长冷锋,在燕丁叛变前夕,被派到城外执行任务,待回来的时候燕心已死,悲愤欲绝,现在效忠燕宝,负责城主府的外围守卫。
  “何人?”
  闫刚傲然一笑,上前两步,高声喊道:“我乃冀州牧牧府的管家,也是这次的特使,你们敢拦我?”
  冀州牧的特使?
  众人的气势顿时弱了起来,就连冷锋都犹豫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人放下来。”
  闫刚不屑的呵斥道,身为冀州牧牧府的管家,到了下边这些城主府,那就像是神仙下凡,他想要做什么,还敢有人阻拦?
  “特使,他可是杀害城主的凶手,你真的要放了他?”
  冷锋沉声说道,他不想与特使起冲突,但也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杀害城主的凶手被人救走。
  “杀了你们城主又能怎样?不过区区一个城主,蝼蚁而已。”
  “我们牧府的人,还轮不到你们这些贱民惩治,给我放下来。”
  冷锋听了闫刚的话,顿时义愤填膺,怒气上涌,对于他来说,燕心就是信仰,如今因为他的失职被人刺杀,已是恨不能自尽于其坟前,怎还容他人羞辱,直接怒喝道:“众人听令,准备开火。”
  “咔嚓,咔嚓。”
  众警卫齐齐拉开保险,准备开枪。
  两方顿时剑拔弩张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一决生死。
  “竟然敢反抗上命?”
  闫刚觉得失了面子,直接从怀中掏出一枚黑金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冀”字,正是冀州牧府出门公干所发的令牌,虽然只能表明身份,没有赋予太多的权力,但也足够份量了,毕竟代表的乃是一州的牧府!
  “贱民,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吗?”
  闫刚冷笑着,拿着令牌来到冷锋身前。
  “知道...。”
  冷锋微微低头,身为城主的警卫队长,自然明白这枚令牌的作用。
  “那还敢拦我?”
  冷锋惨然一笑:“燕城主一生光明磊落,为人侠骨热肠,当初若非他收留冷锋,冷锋早已被抛尸荒野,如今燕城主他尸骨未寒,我若眼睁睁看着幕后凶手逍遥法外,还有何颜面生于人世。”
  “众人听令。”
  所有警卫队员一齐喊道:“遵命。”
  “凡企图放走凶手者,杀无赦。”
  “杀无赦!”
  众人被冷锋的话语所感动,齐声喝道,气势恢复如初。
  “啪”
  话音未落,便见闫刚挥起那枚黑金令牌,狠狠的砸在了冷锋的额头上。
  “一个贱民,我让你杀,我让你抗命。”
  闫刚目露凶光,一脚将冷锋踢到,然后踏着他的胸口,不断的挥舞着令牌,劈头盖脑的打在冷锋的脸,肩膀,额头之上。
  “啪,啪,啪”
  一下又一下,黑金令牌已然沾满了鲜血。
  闫刚呼呼气喘,将鞋底踏在冷锋的脸上:“你还敢不敢抗命了?狗奴才。”
  冷锋血肉模糊的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大人打我可以,放人是万万不行。”
  “还敢嘴硬!”
  闫刚这回直接从兜里掏出一把手枪,将枪口指向冷锋:“我数三个数,不放人,你就死!”
  “1...2...3!”
  “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