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74章 要债
雅兰激动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谭裕和朝万春,她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能掌握他人的生死。
  这,这就是权力吗?
  这个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雅兰怯怯的向牧云问道:“云总,真的没关系吗?”
  说着,还看了看谭裕。
  牧云依旧抬手做请:“放心好了,如果这位谭老板后面的人想给自己找麻烦,我一样也可以把那个人也揪过来。”
  “然后,打断他另一条腿。”
  谭裕闻言面若死灰,不敢还口。
  雅兰看着牧云,眼里放着光,她很想说,“能不能把这个机会换成得到您的垂青”。
  不过,理智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
  于是,雅兰看向朝万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必须死。”
  接着,又对谭裕说道:“我父亲的医药费,由你来出。”
  “没问题。”
  谭裕如释重负,一脸欣喜的答应下来。
  朝万春绝望了,脸上露出愤慨之色,怒吼道:“畜生,我和你们拼了。”
  说着,竟然一头撞向牧云。
  “呵...。”
  牧云冷笑一声,身上气势勃发,瞬间将朝万春压制的重新跪在地上。
  朝万春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却毫无用处,他眼中满是震惊之色,全身不停的颤抖,牙关紧咬,鲜血从嘴角缓缓流下:“怎么...怎么会..这样。”
  “既然人家苦主让你死,那你就去死吧。”
  随着牧云冰冷的话音,朝万春脑子轰然一震,精神瞬间崩溃,随之而来的,是全身血管在无穷威势下根根爆裂。
  “扑通”
  朝万春的尸体栽倒在地,全身的皮肤竟然呈现出诡异的紫红色。
  这神乎其技的一幕看的雅兰与谭裕目瞪口呆,一时忘了说话。
  牧云好似做了微不足道的小事,摆了摆手:“没事了,就都散了吧。”
  惊魂未定的谭裕匆忙带着朝万春的尸体,千恩万谢的走了。
  他是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
  而雅兰,道谢后,依依不舍,三步两步一回头的走出办公室,显然,那颗心里装满了牧云潇洒的身影。
  牧云的办公室,再次只剩下他自己,他依旧坐在椅子上看着风景,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一样。
  好像,这两天把九州娱乐圈搅得天翻地覆的人,不是他。
  十分钟后,一道红色人影从窗外窜了进来。
  随后响起一声轻笑:“云哥,你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花了一大笔钱,荒君要是知道,脸都会气白了,嘻嘻。”
  牧云干笑一声:“谁让他不在,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花钱,可没有数。”
  “狡辩。”
  玄鸽美眸流转,接着恢复正色,说出了来意。
  “云哥,王家那边出事了。”
  “王家。”
  牧云淡淡一笑,嘴里轻轻的念叨着。
  ......
  王家阁楼今日格外热闹,离得远远便能看到门口处站了两排威武的大汉,每个人手中都拿着铁管,目露凶光。
  阁楼内,王家的众多亲戚全都跪在地上神色惶恐。
  “哼,今日再不还钱,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江城贷款公司的“业务经理”钱多舒服的坐在王家只有家主才能坐的主位,一脸鄙夷的望着跪在地上的四人。
  这四个人分别是王东山,王蓉,沈乐,以及王家的现任家主,王超。
  王超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回道:“钱老大,能不能再宽限几天?我到时给你们送过去。”
  “啪”
  多老大一把将手中的茶杯砸在王超头上,碎瓷片和里面的茶水溅了四人一人。
  王超哎呦一声,栽到一旁沈乐的怀中,抹着眼泪委屈喊道:“干嘛打人呢。”
  钱老大狞笑道:“哼,当初说好了今日还钱,现在你又告诉我没钱,我同意,我这些兄弟同意么?”
  随着钱老大的话,屋内众多拿着铁管的大汉纷纷叫嚷起来。
  “不行,宽限一天都不行。”
  “你在耍我们?”
  “不给钱就剁手!”
  听着众人气势汹汹的喊叫,王超脸都吓白了,一手捏着兰花指,一手拉着沈乐的胳膊,娇声道:“乐哥,你快想想办法吧,他们好凶。”
  沈乐被王超拽着,不留痕迹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王蓉,无奈说道:“我有什么办法,那些钱都被司徒小贼给抢走了么,我也一分都没剩下。”
  “要不,问问爸?”
  王东山闻言也不做声,只是不停的叹着气,他上次脑子被打坏住院,花光了多年的积蓄才把病给治好,哪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刚出院便得知自己的部长之位已经被踢了下来。
  现在待在家中,一点收入都没有,哪还有钱?
  王蓉,则是默不作声的跪在那里,双眼都哭肿了。
  这时,跪在远处的三姑姥王秋荷瞪着她那三角眼,气势汹汹的吼道:“王超,你个小兔崽了,王家那好几百亿的财产,说没就没了?今天,要不是这些个小兄弟拦着,我非把你脑袋打开瓢不可。”
  一旁的吴老太爷也帮腔道:“那可是咱们王家的共同财产,你身为家主,可不能贪赃枉法啊。”
  “大家可还都指着那钱东山再起呢。”
  周围的王家亲戚也纷纷帮腔。
  “对啊,小超你快把钱拿出来,先还给这位钱老大,不然,我们岂不是要跪到死?”
  “是啊是啊,我腿都麻了。”
  王超哭丧着脸回头解释道:“我不是和你们说过了么,钱被虎豹军的人给劫走了。”
  王超的话引来一片嘘声,根本就没人相信。
  三姑姥王秋荷把拐杖往地上砸,砸的嘭嘭作响:“你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那么多钱,换成纸币都能把咱们屋子填满了,你说让人劫走了就劫走了?”
  “老太婆子我对你真的好失望,当初就不该同意让你当家主,不靠谱的玩应,我们王家,就毁在你手上了。”
  这时,一直笑眯眯看戏的钱老大不屑的哼了一声:“行了,你们少演戏给我看。”
  “王超,沈乐,之前你俩肛裂,肠子都快掉出来了,要不是我真金白银借钱给你俩看病,你俩能活下来?”
  “今天我就把话放这,这六百三十万,我不管你是去借,还是卖肾,都得给我还了,不然,哼哼。”
  钱老大的话让跪下下面的众人一惊。
  王超更是差点蹦起来,大喊道:“钱老大,我们不是只向你借了十二万,怎么成了六百多万,你...你这也太狠了。”
  钱老大上前狠狠的给王超一记耳光,整个屋里都听的清清楚楚。
  “呸,还王家家主,狗一样的东西,老子不要吃饭?不要泡女人?下面这些小弟不要养?六百三十万已经是给你抹了个零头,识相的话,赶紧打电话借钱。”
  王超捂着被打的火辣辣的脸,脑子嗡嗡作响,他木讷的掏出手机,装模作样的翻了翻,可是,谁能借给他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