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18章 高手韩振
这时,有人小声说道:“呀,这匾额还是鎏金的。”
  众人聚睛细看,确实如此,纷纷赞叹不已。
  “呀,这匾额得不少钱呢吧,而且不止鎏金,你看那材质,是檀香木?”
  “我觉得是紫檀木,没看那颜色比较深吗。”
  “吆,那这价格可贵了!”
  这时,送匾额的领头人一挥手:“哥几个,走吧,回去再歇着。”
  于是,几位小哥便鱼贯而出。
  光头桑见状急忙将其拉住:“这位小哥,这匾额是谁送的啊,你得说清了啊。”
  那人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就是送到这的。”
  说罢便匆匆走了。
  光头桑摸不着头脑,一旁的包租婆却一拍大腿:“国之栋梁,你想想,现在咱们这屋子,谁能配的上这四个字啊。”
  光头桑微微一愣,看向坐在上首处,气定神闲的牧云。
  他摸着自己的光头,笑道:“嗨,我这脑袋,我就说嘛,咱咋配的上这个匾额,想必是知道牧老大在这里,所以送到这来的。”
  光头桑如此一说,众多搬砖者联盟的高层们恍然大悟。
  “对啊,咱们这楼里,就牧老大能配的上这四个字。”
  “我差点忘了,咱们牧老大可当过兵。”
  “嘿嘿,你这脑子,白长头发了。”
  光头桑和包租婆又回到座位上,举起酒杯向牧云敬酒。
  “牧老大,您啊,是真有牌面,走到哪都有人送东西,老桑佩服啊。”
  “遥想当初,要不是福伯寻了我们的房子住下来,恐怕老桑还没法认识您呢,太荣幸了。”
  包租婆呵呵笑着,拿胳膊肘怼了怼光头桑:“以前的事说它干嘛,喝酒。”
  “哦,对,喝酒喝酒,呵呵。”
  光头桑说着,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牧云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将面前的杯子倒扣,说道:“这匾额,应该不是送我的。”
  说实话,以牧云的真实身份,这块匾额的份量,是远远不够的。
  云天神卫军的统帅,被赞誉为世间个人伟力的巅峰,孤身一人上天柱峰,灭八大入神高手。
  哪一个不是惊天骇地,旷古烁今?
  又岂是一个国之栋梁所能相称的。
  “不是您?”
  光头桑微微一愣:“那这匾额是给谁的?”
  大厅内众人也都纳闷不已,不知道这凭白无故出现的匾额是谁送的,又是给谁的。
  “难道是...。”
  光头桑转头看向韩振,发现这小子还在狼吞虎咽的吃着馊米饭,好像饿了很久。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可能,不可能是他,他一个落魄的小子,从家走的时候兜里连十块钱都没有,当兵七年,也没听说过他当什么大官。”
  “现在一看,这穿着,这饱经沧桑的脸,怎么可能是送他的。”
  光头桑嘴里嘟囔着,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可能。
  猜不出,就算了。
  酒席继续,因为有牧云在,虽然看上去很热闹,宾客尽欢,但实际众人也都没放开,不然,那些搬砖者联盟的汉子早就踩着凳子划拳喝酒了。
  很快,酒席完毕,众多搬砖者联盟的人伸了懒腰,纷纷散去。
  他们有的搬砖去,有的给人家平事去。
  自从牧云下了清明令,搬砖者联盟的人便天天在江城四处调节纠纷,惩治一些不法之徒。
  所以现在的江城,不仅一片和气,还越发的繁荣起来。
  那些商贩以及开店的老板一有事,都找搬砖者联盟过来解决,弄的警卫部都快成了摆设。
  光头桑见人走的差不多了,黑着脸对韩振说道:“去,把碗刷了,别在这游手好闲的。”
  韩振默不作声,点了点头和几个女佣一起忙碌起来。
  牧云扶着福伯上了阁楼,随后小环也跟了上来。
  福伯坐在椅子上,一边吸着烟,一边和牧云还有小环闲聊着。
  牧云话不多,只是面带微笑静静听着福伯唠叨。
  小环非常聪明,知道福伯喜欢听说什么,一张小嘴常常把福伯逗的捧腹大笑。
  看着福伯开怀大笑,牧云也很欣慰,能让福伯安详晚年,是他的责任和义务。
  这时,楼梯传来一阵沉重的走路声,是韩振,他手里拿着一个拖布,似乎要拖地。
  牧云微微皱眉,他和福伯聊着知心事,不想让外人听去,于是说道:“这里不需要,你先去别处吧。”
  韩振冷冷的望着牧云,沉声说道:“牧云,你要清楚,这里是我的家。”
  牧云淡淡一笑:“谁的家不要紧,我远来是客,想和福伯说些贴心话,还请你暂避一下,谢谢。”
  韩振把拖把向旁边一丢:“既然知道是客,那么我现在请你离开,还有,劝你最好离小环远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韩振身上瞬间散发出一股惊人的气势。
  “韩哥,你别这样。”
  桑小环急忙挡在牧云身前,生怕韩振与牧云起了冲突。
  哪知韩振脸色一黑,露出悲伤的神情:“小环,你竟然帮着这个小白脸。”
  “我...。”
  桑小环一时语塞。
  这时,又是一阵跑步声传来,紧接着,包租婆特有的嗓门喊道:“韩振,你跑楼上干什么,还不给我滚下来。”
  随后便见包租婆跑了上来,一把拽过韩振,然后对牧云几人笑了笑:“牧老大,你们聊。”
  然后拖着韩振就下楼去了。
  牧云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从刚刚韩振散发的气势来看,他,非常的强!
  单轮武力而言,几乎快赶上云天神卫军的八大首席了。
  于是心想:“军方什么时候又冒出这么个高手,竟然还给放出来了,奇怪。”
  这时,桑小环看向牧云,略带犹豫的说道:“牧大哥,你别生气,韩哥就是这个样子,不过他心地不坏。”
  “还有,我真的不是他的未婚妻,我俩情同兄妹。”
  说到这里,桑小环的脸蛋不禁有些发烫。
  牧云瞥了眼笑呵呵的福伯,再看看桑小环看自己的眼神,心想不会福伯又给他洗脑了一位小粉丝吧。
  当初野狼就是被福伯说的,开始疯狂的崇拜起牧云,甚至将牧云当成了他的信仰。
  现在...。
  一旁的福伯呵呵笑着,那手指刮了刮小环的鼻子:“我作证,小环之前就和我说过这个韩振,她当时还小,其实后来只把韩振当哥哥看待。”
  得到福伯的“作证”,桑小环顿时喜笑颜开,偷偷瞥了牧云一眼。
  只是,牧云对她和韩振的关系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
  然后对福伯说道:“福伯,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福伯点头应下:“好,趁年轻多打拼打拼,去吧。”
  牧云下到一楼的时候,韩振正在一楼拿着锤子干活。
  他见到牧云,眼中闪着妒火,沉声说道:“姓牧的,我不管你是总裁还是什么老大,你最好离小环远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牧云淡淡一笑,摇了摇头,径直走了。
  “咔嚓”
  韩振心里憋着火,双手一掰,直接将锤子掰成了两段。
  “臭小子,发什么楞,还不快点干活。”
  不远处再次传来包租婆的吼声。
  韩振这才意识到,锤子断了...。
  他冷哼一声,一掌下去,直接把钉子拍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