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74章 送别
之后的六天,整个江城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内里风起云涌,各方势力都将目光放在了牧云和城主府的身上。
  在他们看来,城主府可能会寻求上一级,也就是州牧的帮助,而牧云则应该趁机潜逃,有多远逃多远,这才是保命之策,毕竟,虎豹军的影响力大多在冀州。
  可是,让人不解的是,城主府一片祥和,运转无碍,而牧云更是悠哉悠哉,白天依旧在办公室喝着咖啡,晚上按时回家吃饭睡觉。
  这让众多观察者头都想炸了,也想不通为什么。
  一个堂堂集团总裁,会是傻子么?
  鬼才信!
  所以,在网上,在私下里,都纷纷猜测,牧云不是已经看淡生死了,就是必然有所持。
  不过,在众人猜测当中,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猜到牧云所持有的势力和底牌。
  反倒是云然集团,在短短四五天,高层离职人数已经达到八成之多,底层员工更是夸张,几乎快要走光了,这也使得云然集团陷入瘫痪之中,市场份额疯狂下降。
  终于,到了七日!
  这天上午,微风,有雾,天气略阴。
  牧云和王嫣然来到楼下准备吃饭。
  哪知,王东河与孙静早已吃过了,并且饭菜都被收走。
  “妈...这是?”
  王嫣然满头雾水。
  孙静指了指院外:“外面,全都是吃的,就别在家吃了。”
  于是牧云带着王嫣然走出别墅大门。
  入目可及,整个别墅内的小区空地,竟然站满了人。
  所有人都在看着牧云和王嫣然。
  他们一起整齐的行礼,喊道:“牧总,王总,祝一路顺风。”
  他们都知道,今天,即是牧云前往虎豹军驻地的约定日期,这一去,在大多数人的心中,都将是不归之路。
  站在最前面的,是牧柔和江露佳肴的厨师长吕胜以及他的闺女吕茹。
  一股诱人的肉香随着吕胜掀开锅盖扑面而来,所有人都忍不住多吸了两下,顿时觉得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牧老板,当初我受贼人威胁,险些犯下大错,是您!是您将我从犯罪的深渊边缘拉了回来,不仅如此,还说服了小女,好好学习,不再胡混。”
  “我吕胜,欠您两条命啊!”
  “今天,就请您尝一尝我最新研究出来的菜品吧,也预祝牧老板凯旋而归。”
  他旁边的吕茹感激的看着牧云,脆生生的喊道:“牧叔叔,谢谢你,快尝尝吧。”
  牧云和王嫣然一起走了过去,发现是一份烤狼肉。
  一阵阵肉香传出,牧云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好饿。
  吕胜兴奋的介绍道:“这份菜,就叫做凯旋而归。”
  “预祝牧老板凯旋归来。”
  牧云点头笑道:“好名字,那我就尝尝吧。”
  于是他和王嫣然一同拿起竹筷,吃了起来。
  被烤的恰到火候的狼肉外焦里嫩,并未添加过多的酌料,但不知加了什么,使其褪去了原本的腥膻,却完美的保留了本身的肉香。
  不愧是高级大厨,果然有一手。
  站在一旁的牧柔看着牧云,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情不自禁的柔声说道:“牧哥哥,我..我等你回来。”
  这简单的一句话,竟直接将牧云拉回了少年时的牧家村,那年满山绿树,芳草萋萋,他因为自卑置气等等原因,不愿入赘,愤而从军,隐约还记得,临行前,牧柔也曾对自己说过这句话。
  可是...那时的他,并未上心。
  年少时的情愫,终究容易被辜负,一眨眼,就错了过去。
  不知为何,牧云竟然觉得心脏在隐隐作痛。
  于是放下竹筷,笑着摸了摸牧柔的脑袋:“放心吧,牧哥哥很快就会回来的。”
  这时,一个高声唱喏响起。
  “牧老板,肉虽香,但面也不错啊。”
  是周俊宏,这个自称厨子的大师级服装设计师,他今天特意换了身崭新的西装,看上去没有那么邋遢,只是头顶的地中海发型依旧如昔。
  只见其双手端着一个木托盘,上面摆了两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
  浑汤牛肉面上面足足放了八九片厚实的牛肉,还撒了不少香菜,看上去就很美味。
  王嫣然眼睛一亮:“我最喜欢周大哥的牛肉面了。”
  周俊宏呵呵笑着:“是啊,咱们第一次见面,不就是牛肉面馆嘛,哈哈。”
  说到这里,周俊宏眼圈微红:“那时我身负血海深仇,性命危在旦夕,若没有牧老板仗义出手,周某早已丢掉性命。”
  “周某不信神,不信佛,唯信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若有人说牧老板会有事,我是万万不信!”
  周俊宏是真的相信牧云不会有事,亦并非感情用事,而是...与虎豹军想比,利坚国的古老贵族家族,也不逞多让,连他们都不过是随手可灭,何况虎豹军?
  所以,周俊宏认为,牧云真的不会有事。
  “好,我也好久没有尝到周大哥的手艺了。”
  牧云二人又吃了不少面条,热汤下肚,暖汤又暖胃。
  接着,来的竟然是墨神医!
  “哼,小子,别忘了还欠我个人情,早去早回。”
  说罢,他随手丢了一粒药丸,抛向牧云。
  “此药仅剩五粒,今日送你一粒,只要有口气在,就能保住性命。”
  话音刚落,墨神医便已飘然而去,真有些仙风道骨的调调。
  牧云苦笑着摇头,他只是觉得虎豹军作风不正,带着无聊的心思去虎豹军惩治司徒匹夫一顿,哪想到,在众人眼里,俨然成了“风萧萧兮易水寒”了。
  不过,都是好意,只能谢领。
  这时,众人向两旁散去,露出后面人数最多的一波。
  “搬砖者联盟,恭送牧先生。”
  在野狼的带领下,近三百人整齐划一的再次向牧云行礼。
  野狼郑重的来到牧云身前:“牧老大,带上我们,兄弟们愿意随你征战沙场!”
  牧云内心忍俊不禁,但表面却呵斥道:“屁的征战沙场,我问你,你们组织叫什么?”
  “搬砖者联盟啊!”
  野狼挠着脑袋,不解的回道。
  牧云冷哼一声:“既然叫搬砖者联盟,那征战什么沙场,哪有沙场,还不滚回去帮福伯搬砖去。”
  野狼憨笑一声:“我们请了一天的假,没事,放心牧老大,你的事,我们没和福伯说。”
  “算你识相,不过我这不需要你,去吧,搬砖去!”
  在牧云严厉的呵斥下,野狼终于悻悻的带着一众手下回去搬砖了。
  “嗤...。”
  牧云的座驾驶了过来,充当司机的玄鸽嫣然一笑:“云哥,嫂子,上车吧。”
  牧云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众人,摆了摆手。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