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17章 送匾额
韩振凶巴巴的看了王嫣然一眼,然后继续跟小环说道:“不管你多大,反正那时我成年了,我会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的。”
  这回,连牧云都有点要看不下去了,这是拐小萝莉么?
  七年之前,这个韩振看上去怎么也得有二十了吧,小环只有十二岁,也太丧心病狂了。
  这时,光头桑终于忍不住了,他眼中布满血丝,一把将韩振推开:“小子,以后别来招惹我闺女,否则,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韩振后退两步,看着光头桑,诚恳道:“岳父,我对小环是真心的。”
  “你还管我叫岳父!”
  光头桑气的脑袋疼,指着韩振说不出话来。
  “岳父别生气,你放心好了,我以后肯定会好好照顾小环的。”
  韩振还在不停的解释着。
  “滚,给老子滚!”
  光头桑拿起一旁的拖布就向韩振抡去,打的韩振抱头鼠窜。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他只好对桑小环喊道:“环妹,那我就先走了,等岳父消消气,我再来找你。”
  说罢,狼狈的逃走了。
  光头桑将拖布放到一旁,向牧云等人无奈的笑了笑,解释了下那个韩振的来历。
  原来,这个韩振出身豪门,不过在一个冬天,被人追杀逃到了光头桑家的阁楼前昏了过去,幸好被光头桑救了下来,才活了下来。
  光头桑看他瞬间,于是让其留在家里,还认作义子。
  之后,便是这个韩振与幼年的桑小环玩的越来越投契,最后甚至说要娶小环为妻。
  不过,那时桑小环太小,光头桑显然不会同意,于是这位韩振便离开桑家从军入伍去了。
  牧云听完光头桑讲的故事,轻哼了一声,心想当时那个韩振肯定很有钱,否则光头桑断然不会让自己的闺女与他一个大小伙子厮混在一起,甚至生出了感情。
  听到牧云的哼声,光头桑急忙解释道:“牧老大,真的,我们家小环和那个小子什么关系都没有,清白的很,你要相信我。”
  桑小环脸上挂不住了,摇着光头桑的胳膊:“爹...。”
  牧云微微一愣,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光头桑暗骂自己嘴贱,可是他解释又不是,不解释也不是。
  正在两难的时候,福伯解围道:“别说这些了,小云啊,你回来刚好,帮我办理下出院手续吧。”
  原来之前福伯摔晕过去了,被众人送了进来,现在没事,他就惦记家里那边商业街的工程。
  牧云不禁有些担心:“福伯,你不再养两天?”
  福伯呵呵笑道:“养什么,你看我这身体,壮的像头牛,还养。”
  牧云忍俊不禁:“那好。”
  于是,牧云为福伯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送回阁楼。
  半路,因为集团有一些事务需要处理,王嫣然在经过云然集团总部的时候,便下了车。
  阁楼外,搬砖者联盟的小弟们正在热火朝天的搬着砖,此时,商业街已经初具规模。
  福伯站在阁楼里,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房屋轮廓,对牧云感叹道:“之前本想建一个小区供牧家村的人来住,可是璇姐说她们在那边住的挺好,也不想再挪窝了。”
  “我就想啊,那就建一个商业街吧,给牧家村的村民一些股份。”
  牧云点头,打趣道:“福伯您想怎样都好,只要您老乖乖的,别再擅自跑到工地指手画脚就行。”
  福伯笑着怼了怼牧云:“臭小子,会责备福伯了是不。”
  一老一少,对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
  这时,楼下的包租婆跑了上来喊道:“福伯,牧老板,酒席准备好了,可以入座了。”
  福伯笑着回道:“好,好,这就来了。”
  说着,拉着牧云的胳膊:“咱爷俩喝一盅。”
  “好。”
  牧云欣然应下。
  一楼大厅,众多搬砖者联盟的高层,以及包租婆,光头桑,桑小环,还有光头桑的一些亲戚,都在耐心的等待着牧云福伯的到来。
  见到牧云和福伯联袂下楼,光头桑急忙谄媚的笑着,将二人迎入主位坐下,随后众人才敢落座。
  “今天我们庆祝福伯出院。”
  牧云笑着饮了一杯,众人急忙举杯一饮而尽。
  旋即,酒席开始。
  牧云为福伯夹了块猪蹄:“福伯,吃什么补什么,这叫形补。”
  福伯笑而不语,也给牧云端了一小叠猪脑花放到跟前。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大门被猛的推开,现出韩振的身影。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觥筹交错的宴席戛然而止,众人都看向这位不速之客。
  韩振依旧穿着那身略显破旧的皮夹克,神色漠然,凛冽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看向光头桑和包租婆。
  “义父,义母,韩振回来了。”
  说罢,他竟然直接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光头桑脸色发黑,重重的哼了一声:“到医院还没闹够?现在又来这里,你到底想干什么。”
  包租婆眼睛打量着韩振的穿着,破旧的皮夹克,磨得发亮的牛仔裤,脏兮兮的绿胶鞋,往那一站,还比不上搬砖者联盟那些搬砖的小弟,要多逊有多逊。
  她越看脸色越难看,直到发现韩振那头发好几天没洗,都出油了,气就不打一处来:“韩振,你怎么又回来了?”
  韩振站起身,虽然穿的破旧,但却昂首挺胸,自有一番傲气。
  “你们是我义父义母,小环是我的最爱。”
  “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当然要回来。”
  光头桑还要发火,但被包租婆拦了下来:“算了,牧老大还在呢,别让人看了笑话。”
  包租婆虽然拦住了光头桑,但她也没什么好脸色,指了指不远处单独的一个桌子:“你就去那坐着吧,别站在这里碍眼,等吃完饭再说。”
  接着,包租婆又喊了女佣来,让其盛些剩菜剩饭端了过去。
  与众人桌上丰富的美食相比,韩振桌上只有一碗快馊了的白米饭以及一些菜汤。
  不过,他并未露出不爽的表情,就那么愣愣的望着小环,一口一口的吃着米饭喝着菜汤。
  周围的众人都对韩振议论纷纷,有几位是去了医院的,将之前的事讲了出来,便有人非常不忿。
  “这人穿的不咋地,竟然还这么牛气,他哪来的自信。”
  “是啊是啊,你看他那身行头,估计加起来都不超过一百元。”
  “这就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那个样子,估计你打他一拳,他转身就倒地讹你点钱花。”
  “哈哈...说的也是。”
  对于众人的讥笑挖苦,韩振充耳不闻,就那么默默的吃着饭,很是淡定。
  这边,包租婆不好意思的对桌上的牧云说道:“牧老板,让您见笑了。”
  牧云摇了摇头:“没什么。”
  于是,宴席经过一个小插曲,又热火朝天的继续起来。
  可是,很快外面再次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有人敲门。
  “兄弟,谁来开个门,我是送匾额来的!”
  光头桑上前拉开门,问道:“什么匾额?”
  “这里有块牌匾,是送到你家的。”
  那人说着,对身后的同伴挥着手:“快抬进来。”
  很快,四个男的抬着一副匾额走了进来,寻了一处空置的长桌放了上去。
  这匾额显然不轻,累的几人满头大汗,呼哧带喘的。
  “什么东西?”
  “好像是块匾。”
  众人纷纷抬头看去,只见那匾额上龙飞凤舞的写了四个大字。
  “国之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