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17章 碾压式攀比
办公室内,牧云坐在椅子上,看着风景,就像一个临江垂钓的渔翁。
  悠然,看透,感悟。
  除了依旧年轻的皮囊,体内早已满是沧桑。
  望天边沧海为一色,叹古今人生一口酒。
  不过,牧云喝的是咖啡。
  咖啡入腹,一天也跟着结束。
  王嫣然推门而入,清脆的声音随后响起:“掌柜的,下班啦!”
  这次,没有柳雯雯,车内只有牧云和王嫣然。
  “说,今天下午跑哪去了?”
  王嫣然终于图穷匕见,亮出锋芒。
  牧云手臂一抖,险些把车开出路外。
  “没干什么,兜兜风而已。”
  王嫣然娇哼一声:“鬼才信你,我的牧大爷,昨天带雯雯都风,今天带董晴姐兜风,什么时候能翻奴家的牌子啊,明天?哦,我忘了,还有你的牧柔妹妹呢。”
  果然,这女人吃起醋来,绝对不分青红皂白。
  “哪...今天和董秘书出去办点事。”
  于是,牧云直接把故事稍稍变动一番,污蔑王嫣然的新闻改成造谣诽谤云然集团,剩下的就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
  哼哼,假话的最高境界,九真一假!
  王嫣然将信将疑,但是网上关于她的信息早已删掉,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莱恩那个负荆请罪的视频,不过污蔑造谣云然集团,然后向王嫣然负荆请罪也很正常。
  “算你过关,下次有事一定要和我说。”
  王嫣然向牧云翻了一个白眼,算是小小惩戒。
  “夫人请放心,下次一定和你商量。”
  牧云嘿嘿一笑,知道王嫣然并非是因为不和她说而生气,她不是滋味的应该是牧云一连两天带着柳雯雯还有董晴出去。
  其实,最吃味的还是柳雯雯的那句“老公”。
  回到王家,牧云将车送到车库,便与王嫣然走进别墅。
  此时孙静王东河还有孙苗一家都在客厅闲聊。
  沙发前的茶几,旁边的地上,大包小包的放着许多新买的东西,五花八门,看上去都很精致,显然价格不菲。
  牧云敏锐的察觉到,孙苗和柳文斌脸上的笑容都带着一丝尴尬和卑微,这让他想起红楼里那个逛大观园的刘姥姥...。
  看来,孙静在天科商城又一次对孙苗一家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心灵创伤,使得他们本就不多的自尊雪上加霜。
  当初牧云没进王东河家的时候,虽然孙静家比柳文斌一家条件好很多,但也有个限度,这个限度恰恰能让孙苗嫉妒但不绝望。
  现在好了,有了牧云在,天科商城都快成了孙静的自助后院,她这些日子去,前前后后的花销可能都不超过一百元,这还是请那个卖衣服谈的来的大姐喝茶的钱...。
  可以想象,今天的购物,对孙苗一家,该产生多么强烈的冲击。
  要知道,早上孙苗还夸下海口,要为今天的购物买单。
  牧云看了看,即使随便丢在地上的袋子,里面的衣服价格都不会低于一万。
  就凭柳文斌当编辑赚的那些工资...买个毛线?
  “呀,小云回来啦。”
  这时,孙苗看到牧云,亲切的喊道,嘴里的口水都要淌出来了。
  这已经不是金龟婿这么简单的问题了,下金蛋的鸡都没这么厉害!
  牧云笑着点头,然后看向地上的袋子,眉毛一挑:“妈,怎么买这么多。”
  孙静锤了锤肩膀:“是啊,没刹的住手。”
  孙苗冷笑,内心想着:让你仗着牧云的名义拿,这回要挨说了吧,得瑟。
  哪知,牧云话一转:“买这么多提着多沉啊,要不我和天科说说,以后你想要什么,直接让他派人送过来,省的还得提着。”
  孙苗的笑容直接僵在脸上,感觉这个家要没法待了。
  孙静指了牧云一下:“哎,你知道什么,逛街逛街,要的就是这个逛字,小苗,你说对吧。”
  孙苗努力动了动脸部僵硬的肌肉:“对,就要是逛才好玩。”
  这时女佣走了过来:“夫人,饭好了。”
  孙苗如蒙大赦:“对,都饿了吧,大家吃饭吧。”
  晚饭后,看了会电视,见时间不早了,便都纷纷回自己的房间。
  牧云依旧看着王嫣然看书。
  过了一会,王嫣然突然幽幽的说道:“你身上长虱子了?”
  牧云微微一愣:“什么?”
  “那你为什么老是来回动,一个小时了,你都换了三个姿势。”
  牧云顿时无语了,做累了换个坐姿还不正常,女人,果然是多疑的动物。
  王嫣然斜着眼看牧云,嘴角露出一丝揶揄的笑容:“说,你是不是在等雯雯过来。”
  “我等她干嘛?”
  牧云露出无辜的神色。
  “当然是看她穿睡衣的样子咯,看,你心跳都加快了!”
  王嫣然将耳朵放到牧云的胸膛上,顿时感受到心脏有力的跳动。
  牧云又好气又好笑:“看来为夫必须惩戒你一番,以振夫纲。”
  说着将王嫣然拦腰抱起,走向睡床。
  大战将始之时,王嫣然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哎呀,你等会。”
  王嫣然俏脸通红,掏出手机接通电话。
  “什么?哦,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王嫣然发现自己已经片缕不存了。
  “等...等下。”
  “怎么了?”
  王嫣然翻了个身,说道:“刚刚接到属下的汇报,有人在大规模的收购咱们公司的股份。”
  “哦?”
  牧云暂时停手,皱眉微微一皱,顿时明白了。
  看来羞辱王嫣然并非只是恶心他,还有另外的原因在内!
  他想了想,冷笑一声:“放心好了,为夫自有妙计,让他们有来无回。”
  说罢,开始继续进攻起来。
  “不...。”
  与此同时,站在王嫣然房间门口,抱着一只大号玩偶熊的柳雯雯抬着手,刚想敲门,就听到内里低吟的声响。
  她的脸,刹那间就红透了。
  “真坏。”
  想了想,只好讪讪的回自己房间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