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6章 云天神卫
树木倾倒,大地震颤,惊起无数飞鸟。
  只见数十辆挂着白帆的装甲车直接从树林内冲了出来。
  厚重的军绿色装甲,散发着黝黑光泽的狭长炮管,以及那车身上,代表着无上荣耀的血红色祥云。
  赫然是叱咤世界,威震四夷,纵横沙场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云天神卫军!
  这些装甲车整齐的排成数排,炮口指向众多持着武器的打手,只要一个指令,便会发射出炽热的炮弹,将敌人炸的尸骨无存。
  “这...这是?”
  向来以沉着冷静自称的李德天目瞪口呆的望着面前的装甲车,感觉胸口发闷,手足冰凉。
  而李威和江涛早已被眼前的阵势吓尿了裤子,二人踉跄后退,直接栽倒在地,脑袋嗡嗡作响。
  众多打手急忙丢下手中武器,举起双手。
  面对着眼前一个个钢铁堡垒,别说长刀手枪了,恐怕RPG都不管用。
  两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怎么有如此势力?”
  “一个被军队踢出的老兵,竟然能叫来如此多的装甲车?鬼才会信!”
  “仍仍仍”数十架同样款式的直升机旋转着它那血红色螺旋桨,仿佛一片血色的云,缓缓飘来。
  软梯落下,随后一道红色人影脚尖在上面一点,轻飘飘的落到牧云身旁。
  赫然是一名身穿红色纱衣的绝色美人,不过她如诗如画般的面庞此刻却充满了杀气。
  “云天神卫军,玄字军首席玄鸽拜见云帅。”
  清脆响亮的声音,恭敬的语气,无不体现出了牧云那无上的尊崇地位。
  九州云帅,镇国之柱!
  ......
  另一边,王东河与孙静躲在车里,正窥视着远处墓地事情的发展。
  他们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不来,可最后还是放心不下嫣然,偷偷开车跑了过来。
  当他俩看到拿着武器的打手时,不禁为王嫣然捏了一把冷汗,王东河不停的拨打着报警的电话,可惜接话员的回复一直都是:“你好,你的情况我们正在了解,请耐心等候。”
  王东河知道,警察永远不会来的,因为李家早已打点好了。
  就在二人绝望之际,却被突如其来的制式装甲车和武装直升机给吓到了。
  感觉自己仿佛在做梦一般。
  “这小子竟然把军队都叫来了!”
  一股震惊之意从二人心底迸发出来,他俩原本以为这次祭祀,不过是牧云寻个由头给李家赔礼道歉,或者是自不量力的以卵击石。
  根本没想过会出现这样震撼的一幕,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第一次生出后悔的微秒情绪,之前是不是对这个女婿太过苛责了。
  ......
  牧云双手负在身后,迎风而立,俊伟的面庞凝视前方,全身散发着让人胆寒的杀气。
  他冷眼看着噤若寒蝉的众多打手:“先清掉杂兵。”
  “不要啊,饶命,饶命。”
  “我们不敢了...。”
  “我这就走!”
  打手们纷纷跪地求饶。
  可是牧云却视若无睹,这些打手平时依仗着李家权势,耀武扬威,欺男霸女,万死不解其罪。
  “遵命!”
  玄鸽一声令下。
  “轰轰”地面一震。
  炸弹在打手间骤然炸开,升起一朵死亡的火云。
  上百名打手瞬间身亡,血肉横飞,肉体之躯化为焦炭,空气中都充满了火药和焦糊的臭味。
  “下车!”
  而后随着一声哨响。
  众多神情肃穆,身穿军装的战士从装甲车上一起跃下,整齐划一的站成方队,等待进一步指令。
  他们双目闪烁着摄人的精芒,手中持着云天神卫军的制式冲锋枪。
  这些人,皆是以一敌百的精锐之师。
  有着“云天神卫不满百,满百不可敌”的赞言。
  李德天黑着脸,看的头皮发麻,急忙转头喊道:“姓沈的,你给我滚出来。”
  随着李德天的喊话,沈乐不情愿的从车上下来,手中拿着一沓文件。
  “牧云,你在做什么,想犯上作乱?我可跟你说,我们是合法平坟,有政府的批条!你怎么敢如此放肆。”
  他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文件。
  军队,是不可以无理由闯入城市中的,更何况还开着装甲车,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对,我们是合法的!”
  李威与江涛二人恍然大悟,仿佛溺水之人,终于抓到一根稻草。
  “你这是叛上作乱,是要被灭族的!”
  “你要是立即将军队撤走,我们还好商量,否则,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几人的话一出口,刚刚心情激动的王嫣然顿时担心起来,虽然牧云有这些军队当后盾,但此地可不是战场,没有城主的允许,谁敢放肆?
  “姐夫,你怎么能帮着外人?”王嫣然不忿的喊道。
  沈乐挺了挺胸膛,深深呼了口气:“你在胡说什么,我不过是执行公务而已。”
  “合法的?当初你们推平牧家村的时候,可曾想到合不合法?害死村民的时候,可曾考虑合不合法,现在倒是叫了起来,来人,都给我押过来。”
  牧云冷笑着,挥了挥手。
  “是!”
  很快,十几名云天神卫军的士兵走上前去,直接将李德天四人押到墓前。
  “跪下!”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四人并排跪了下来,面对着牧云父母的墓碑。
  “牧云,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引军队进城,屠杀平坟的施工人员,你这是想叛乱不成?”
  李德天双目通红,狠狠的盯着牧云,企图从他的神情上看出哪怕有一丝惊慌或者忌惮。
  可惜,他看到的只有冰冷的仇恨。
  “啪”
  牧云狠狠的抽了李德天一耳光,直接将其满口的金牙抽飞了出去。
  “今日,我就要灭你李家满门,别说这不过小事而已,就算真的叛乱,又有谁能奈我何?”
  身为九州镇国之柱,权势地位,对于牧云来说,不过是唾手可得之物,还需叛乱?
  “你会后悔的。”李德天厉声喝道,身为李家家主,他何曾受过如此屈辱,此刻又怒又惧,却没有办法。
  李威三人则噤若寒蝉,脸色苍白。
  “后悔?”牧云冷笑:“今天,我就让你们好好后悔后悔。”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只见一批持枪警卫从不远处赶来,他们整齐的迈着步子,训练有素的站到道路两旁。
  很快,一个身穿复古白色长袍,脸颊有疤的男子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
  正是江城城主:燕心。
  “燕城主,牧云私自引军队进城,犯上作乱啊!”
  李德天露出兴奋的神情,身为李家家主,他与燕心颇有私交,每年都会“捐赠”大量钱财,此时遇到燕心,感动的都快哭了出来。
  这下有救了!
  李威几人悄悄对视一眼,皆在心中想到:“看来是军队进城,引起了燕心的注视,遂亲自前来问罪!”
  “牧云这小子,终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看他怎么死!”
  沈乐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文件:“城主大人,我是城建部的沈乐啊,牧云这小子不仅暴力抗法,屠杀平民,还想谋害九州官员,其罪当诛啊!”
  “是啊是啊,刚才就是他发号施令,开火袭击我们的施工人员。”
  李威和江涛也跟着附和,眼中闪着怨毒的光芒,偷瞄着神情依旧平静如水的牧云。
  “你们怎么能如此血口喷人!”
  王嫣然一颗心砰砰直跳,若是真的打了起来,该如何是好?
  万一背上了叛乱的罪名,天下之大,哪还有容身之处?
  燕心漠然的眼神在李德天等人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到牧云身上。
  气氛十分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