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73章 一言定生死
牧云坐在属于他的椅子上,悠哉悠哉的喝着咖啡,看着窗外的风景。
  在他身后不远处,是被打断了胳膊跪在地上的朝万春,以及星云娱乐集团总裁谭裕。
  不得不说,同为集团总裁,并且星云集团的体量还是云然的近十倍,可是,此时谭裕面对牧云,却跟孙子见爷爷一样,卑躬屈膝的站在那里,脸上带着疲惫而萧索的苦涩笑容。
  牧云一直没有说话,谭裕不敢开口,至于朝万春,更是噤若寒蝉。
  整个办公室出奇的安静。
  牧云吹了吹热气腾腾的咖啡,轻轻啜了一小口。
  “谭老板,咱俩还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谭裕挤出一丝笑意:“牧老板说的是,我谭某也算是纵横江湖多年,却没想到在今日遇到了真龙,我对牧老板的敬意,那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
  身为星云集团总裁,谭裕的行事向来心狠手辣,颐指气使惯了,现在却不得不生硬的拍着马屁,希望牧云能高台贵手,放过他们。
  “这马屁拍的,没什么诚意啊。”
  牧云揶揄的笑着。
  谭裕压着心头的怒火,眼角的余光扫过跪在地上,面如死灰的朝万春,恨意再次上涌,若不是想着把其交给牧云处置,或许能讨好这位神秘的大佬,他早就弄死这货了,现在他每多看朝万春一眼,都感觉额头青筋直跳,一股无名火往脑子里窜。
  “牧老板,你就说吧,这件事,到底该怎么解决。
  谭裕似乎有些不耐,干脆了当的询问道。
  牧云的椅子一转,面向谭裕和朝万春,脸上挂着一丝冷冷的笑意。
  “朝副经理,我们终于见面了。”
  朝万春看了一眼牧云,叹了口气,低下头:“牧老板您好,一切都是小人的错,求您饶小的一命吧。”
  一旁的谭裕急忙说道:“牧老板,这孽畜竟敢挑衅你,今天我把他带来,你就吩咐吧,想怎么处置他都成,只要一声令下,我就活剥了他的皮给您赔罪。”
  朝万春身躯一颤,露出绝望的神色。
  牧云轻笑一声:“怎么处理,还得看苦主。”
  “这不,她来了。”
  牧云的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便被敲响了。
  “进来吧。”
  门被推开,董秘书带着雅兰走了进来。
  “云总,人我带来了。”
  董秘书把雅兰带到牧云身旁,向牧云行了一礼,转身婀娜的走了。
  雅兰内心非常紧张,这屋里三个人,哪一个都是她高攀不起的存在,可是现在,却都在看着自己。
  “雅兰,我给你介绍下,跪着那位,就是之前坑害你父亲的幕后黑手,也就是星云娱乐集团冀州分部的副经理朝万春。”
  “站着的呢,则是这条狗的主人,星云娱乐集团总裁谭裕。”
  朝万春和谭裕一起挤出一丝苦笑,向雅兰点了点头。
  雅兰看着朝万春,眼中怒气冲冲。
  朝万春不由自主的颤了颤,暗道不妙。
  “牧总,我知道了,那您的意思是?”
  雅兰恭敬的向牧云行了一礼。
  牧云微笑颔首示意:“他们的生死,由你决定,怎么惩罚他们,一切都听你的。”
  “牧老板你什么意思?怎么把我也算在内了?”
  谭裕闻言一愣,没想到牧云竟然连他都想处置,岂有此理。
  牧云冷冷一笑:“俗话说打狗看主人,现在狗咬了人,难道只能打狗?”
  “莫非,你觉得我治不了你?”
  谭裕终于压不住自己的火气了,多少年了,都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于是威胁着说道:“牧老板,我承认你有钱有势,但我也不是吃素的,你难道真的想两败俱伤?”
  “要知道,我后面,也是有人的,那个人,恐怕就是你也惹不起,我奉劝你一句,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有些人,不是钱能摆平的,知道吗?”
  一旁的雅兰心里大惊,暗道:本以为这位谭老板就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他后面还有人,那人该是多有势力啊,怎么办,还是不要去寻他的麻烦了吧,不然牧老板也会为难的。
  哪知,牧云呵呵一笑:“谭老板,别这么大火气,其实,你可以问问你甄圣,我到底,惹不惹的起他,也可以问问,他那条腿,是谁打断的。”
  “想知道的话,现在就可以打电话问。”
  牧云的话在谭裕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他竟然知道我的后台是甄圣!”
  “甄圣的腿,他怎么知道甄圣断了条腿...莫非是他干的?...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只是,他为什么会如此有恃无恐,如果编造谎言的话,如此信口雌黄,甄圣会放过他?”
  谭裕脑子一团乱麻,心里却渐渐浮现出一个可怕且惊人的念头。
  他越想越怕,越想越恐惧,看着依旧面容淡然,轻松惬意的牧云,赫然觉得,面前的这位年轻人,仿佛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
  他的财力可通神。
  他有着如渊如海的气度,似乎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最令人可怕的是,他还年轻,有着无限的可能。
  想到这里,谭裕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冷汗涔涔,仿佛生了一场大病。
  终于,他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哭丧着喊道:“牧老板,雅小姐,饶命啊。”
  朝万春呆呆的望着谭裕,他从来没有见过谭裕如此失态,但从刚才的话里隐约能猜测到,眼前这位云然集团的总裁,似乎比谭裕背后的靠山还要强。
  牧云向雅兰抬手做请:“雅兰小姐,你尽管说,怎么处置他们。”
  “是生是死,一言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