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57章 不行了
房门被打开,露出雅兰那略显憔悴的容颜,她今天特意没有化妆,就是不想取悦于这个老秃子。
  “哒哒哒...。”
  雅兰踩着高跟鞋走进屋子,沉声说道:“先给我打四十万。”
  周助贪婪的盯着雅兰的身子,点头:“好的。”
  说着,他真的掏出手机,将之前暗暗收到的那笔款打到了雅兰的账上。
  “叮,您的账户收入四十一万元整。”
  雅兰的看着手机,虽然治病的钱到账了,可是她却丝毫开心不起来。
  周助得意的笑着,从一旁的床头柜里掏出一堆物什,有细麻绳,蜡烛,皮鞭,还有些电动橡胶玩具。
  “四十万是这次的,一万是玩这些道具的,我说雅兰啊,你出去打听打听,就算是那些模特,哪个一次能赚这么多?最多也就五六千,你这一次四十万,还觉得亏么?笑一笑,一会好好表现吧。”
  雅兰勉强的笑了笑:“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那倒不用。”
  周助摆了摆手,心想若不是有人出这笔钱,他上哪弄这么多钱玩?不过,这人也不知道是谁,只取视频,要换做是他,肯定亲自提枪上马纵横驰骋,这么好的事,怎么可能让给别人!
  一时间,屋里竟然诡异的安静下来。
  “那..那先洗个澡吧,干净点,呵呵。”
  周助摆了摆手。
  雅兰面无表情的走进了洗手间,反手把门锁上。
  很快,洗手间里便传出一阵流水声。
  雅兰已经开始洗澡了。
  周助嘿嘿一笑,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衣服脱光,然后又从床头柜里取出一柄扁口螺丝刀。
  他知道,在这种酒店,即使洗手间的门被反锁,外面也会有个可旋转的螺栓,只要一转,就能将反锁解除。
  “嘿嘿,小宝贝,我来了。”
  周助猥琐的笑着,就这么赤着身躯来到卫生间门口,还踢了踢后方的柜子。
  随后,柜子也传来一声轻响。
  周助点了点头,拿起螺丝刀放到螺栓上。
  只是,正当他准备拧的时候,房间的大门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随后一个男子问道:“周助在么?”
  “你是谁?”
  周助警觉的问道。
  哪知,随着一声震响,房间的大门竟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哎呦。”
  被踹开的门往后一撞,将周助撞了跟头。
  牧云冷笑着走了进来,随手把房门关好,然后看了看屋子:“我来的正是时候嘛。”
  “你是谁?做什么的。”
  周助急忙捂住关键部位,并拿了条被子将自己围好。
  “我是谁?”
  牧云看着周助,目光瞬间变得阴冷起来:“你猜我是谁?”
  周助和牧云来了个对视,顿时感觉全身仿佛落入冰窟,血液都要凝固了似的。
  这人,实在太可怕了。
  周助刚感受到牧云身上的气势,便被吓尿了。
  这时,卫生间的门被拉开,雅兰只围了一件浴巾好奇的走了出来。
  “啊!牧总...。”
  见到牧云,她一下子惊住了,她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这种场合见到牧云。
  实在太尴尬了。
  牧云向雅兰点了点头:“缺钱了,可以和赵天说嘛,实在不行,也可以和我说,何必如此呢。”
  雅兰的俏脸先是一红,旋即变得惨白起来,她紧咬着下唇,身形都有些站不稳了,用手臂拄着墙,双眸失望的看着牧云:“牧总,我尊敬你不假,但不能让你如此的侮辱我,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么?”
  “好,我承认,我就是这样的女人,现在,请你出去,别妨碍我赚钱。”
  雅兰说着,向前两步,狠狠的把牧云推出了房间。
  “砰”的一声,把房门再次关上。
  哪知,牧云又再次把房门推开走了进来。
  “我说了,我不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
  雅兰抽泣的说着,虽然嘴上如此说着,但心里,却不断的幻想着,牧云能一把抱起她,将她带走...。
  哪知,牧云寒声说道:“你想如此,我管不着,但是,在屏幕上,所有的人,都会把你当成王嫣然,你自甘堕落无所谓,但不能玷污了王嫣然的名声。
  说着,牧云一脚踢在洗手间门口处的柜子上。
  木板应脚而碎。
  “啊!”
  梁凉被一脚踢在了胳膊上,手中的录像机都甩了出去。
  雅兰一惊,没想到这里竟然还藏了个人,并且,还带着摄像机。
  她又羞又怒,看着周助,眼中充满了怒火。
  这边,牧云探手一抓,直接抓着梁凉的脖子将其揪了出来。
  “妄想坏我家嫣然的名声,哼,该死。”
  说着,“咔嚓”一声,扭断了梁凉的脖子随手丢到门外的走廊。
  紧接着,牧云再次来到屋内的衣柜前,故技重施,再次扭断了刘奇的脖子。
  面对强势的牧云,这两个小弟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拖着刘奇的尸体,牧云走到房门前:“记住,你是王嫣然的扮演者。”
  说着,走了出去。
  房门再次被关闭,留下被吓得全身打颤的周助和哭的梨花带雨的雅兰。
  “呜呜呜...。”
  雅兰趴在门上不停的哭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反应会那么剧烈,为什么在牧云说出“缺钱了”以及“何必如此”这几个字的时候,瞬间生起一股无名火。
  “他是想帮我的啊...我到底怎么了。”
  雅兰自己也不清楚,或许,是不想让牧云看扁她吧,这给她一种,永远也触碰不到牧云的错觉。
  或许,不是错觉。
  这时,雅兰回过头,恨恨的对周助大声吼道:“来啊,你不是想要我么,干嘛杵在那,还不快过来。”
  她牟足了劲喊着,也不知是喊给谁听的。
  周助也快哭了,刚刚雅兰那句“牧总”,再次把他给吓尿了。
  牧总,云然集团的牧总是谁,他能不清楚?
  他实在不明白,一个雅兰怎么会把这尊大佛给引过来,早知如此,给他多少钱也不敢干这事啊。
  “还不过来。”
  雅兰赌气的喊着。
  周助勉为其难的来到雅兰身后,深深呼了口气。
  半晌过后,只听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
  “我...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