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57章 我陪你玩
原来这个樊总管,正是之前因牧云被城主燕心枪决的樊塔的哥哥。
  二人早已结下梁子,不过牧云全然没有把他放在心中。
  “云哥,这位是城主府的樊总管。”
  荒君急忙向牧云行礼,并介绍道。
  樊总管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直接指着牧云的鼻子破口大骂,并冷笑道:“原来你就是这家集团的掌控者,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的。”
  牧云眉头微皱,这个死胖子似乎认识自己,并且还有仇怨的样子。
  “黄熊,给我拿下。”
  “遵命。”
  黄熊上前一把揪住樊总管的衣领:“小子,来来来,老子问你点事。”
  说着,也不顾樊总管的大呼小叫,直接将其拖到一旁的房间,开始亲切询问起来。
  紧接着惨叫一声比一声高,好似杀猪一般。
  荒君苦笑的耸了耸肩,对于这种情况,他更喜欢以计谋周旋,俗称大阴笔,而牧云此时心情不好,显然做法更粗暴。
  “燕心死了。”牧云直接说道。
  “哦。”
  荒君眨了眨眼,从兜里掏出一颗烟抽了起来。
  烟雾弥漫之中,这位纵横沙场的智将努力的咧了咧嘴,笑了笑,说道:“云哥,这次能不能让我来动手?”
  放下烟,荒君舔了舔略显干燥的嘴唇:“他毕竟曾是我荒字军的兄弟,也算是我的小弟,现在小弟死了,我这个当哥的,怎么也要有所表示。”
  牧云点了点头,他知道,在荒君平静和理智下,同样隐藏着炽热的情感。
  很快,黄熊拖着几乎不成人样的樊总管走了出来,擦了擦身上的血迹,说道:“是刘燕飞的手下,一个叫邓富的人牵头的,并且,似乎还对云然公司有所针对,现在那个叫邓富的应该还在百富酒店。”
  牧云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对黄熊说道:“很好,你留在这把他处理了,我带荒君去看看。”
  “属下遵命。”
  黄熊露出兴奋的神情,低头看向樊总管:“樊总管,看来咱俩缘分未尽啊,哈哈...。”
  “不要,不要,我可是城主总管,求你了,放过我吧。”
  樊总管大喊大叫着,拼命的挣扎,但还是被黄熊推拽着,拉向内间。
  只见地上淌着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
  ......
  牧云带着荒君直奔百富酒店。
  到了酒店,牧云按照刚刚玄鸽给的地址直接上到酒楼,来到了1009房间前。
  牧云伸手轻轻在门锁的一点,直接将其震碎,然后推门而入。
  此时套房的里屋,邓富正兴致勃勃的和哈德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那条狗不是入赘的么?我们找个时间把他媳妇绑过来,咱们录一个超长版的电影,然后直接发到网上,二十四小时循环播放,他不得被气死?不过,得给我的脸上打个马赛克,不然以后在外面被人认出来,多让人难为情啊,哈哈。”
  哈德面无表情的应付道:“你还会难为情?”
  “又被你看破了,当然不会啦,不过要把我P的更英俊一些,诶,说的我都蠢蠢欲动了,要我说就今晚吧,你想想看,他今天集团被封,一会云然公司也会被封,然后媳妇被绑票,这该多刺激啊,是不是。”
  邓富一边说着,眼睛都亮了起来:“不知道他媳妇漂不漂亮,要不长的丑的话,就你上,我给你录像。”
  哈德嘴角抽动两下,没有接话,而是转过话题:“别太过分,万一他通过考验,就是我们的同伴了。”
  “同伴?同伴的女人...嘿嘿。”邓富说着,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而此时,站在门口的牧云转头对荒君说道:“看来,你别想自己动手了。”
  荒君耸了耸肩:“那一起吧。”
  就在这时,哈德脸色一变,沉声说道:“有杀气!”
  话音未落,便听到“砰”的一声,房门被一股巨力直接撞开,凌空之际便散成了碎片。
  牧云一马当先,直冲而入。
  “是你!”哈德心胆俱寒,但还是猛的窜上前去,一拳挥出,击向牧云的脸颊。
  邓富二话不说,直接从怀中掏出一把迷你手枪,指向牧云。
  牧云面对哈德的进攻,冷笑一声,眼中凶芒大闪,后发先至,抬手一指点在哈德的胸口之上。
  “噗嗤”
  哈德后心处顿时涌出大量的鲜血,身躯一软,直接栽倒在地,生机断绝。
  眼看身为超级高手的哈德一招被灭,邓富吓的魂不附体,下意识的对牧云扣动扳机。
  可是,他却发现,握枪的手掌突然脱离的手腕掉到了地上。
  “啊!”
  邓富握着不断往出喷血的断腕之处,直接惨叫起来。
  他痛的大口大口的喘气,瞳孔收缩,看着宛如神兵天降的牧云二人,急忙说道。
  “这位大哥,你赢了,恭喜你,以后整个江城就由你来负责,我定然会在三少爷面前为你美言几句,只要得到少爷的赏识,金钱,美女,要什么有什么。”
  牧云缓缓走到邓富面前,直接说道:“给刘燕飞打个电话。”
  邓富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只要牧云成了少爷的手下,应该就不会杀他了,于是急忙掏出了手机,开始拨打刘燕飞的电话。
  很快,电话被接通。
  “邓富,什么事?”
  电话那边传来刘燕飞懒散的声音。
  牧云夺过电话,开口说道:“刘燕飞,是你下令杀了燕心?”
  电话那边的刘燕飞听到牧云的声音,略微一想,便知道是谁,于是他笑着说道:“燕心?莫非是江城的城主?”
  “就是他,现在我最后问你一句:是不是你下令杀的他!”牧云的声音转厉。
  “呦呦呦,好凶啊,是不是我又如何,你能拿我怎样?再说,不过是一个城主而已,死了又如何,再提一个上去不就得了。”
  “咦,你怎么会拿着邓富的手机,莫非你又赢了!”
  “有趣,我越来越欣赏你了,来当我的狗吧,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对于刘燕飞来说,无论是燕心还是邓富,死与不死,或者是因为谁死,都不会在意,对于他来说,狗,都是用来戏耍,用来利用的,至于狗咬死了谁,只能怪自己倒霉。
  这是完全的漠视,视人命于蝼蚁。
  牧云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你喜欢玩是吧,来江城,我在这里等你,看最后谁会死!”
  刘燕飞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拍着手,使得牧云的话筒里发出啪啪的响声。
  “小子,你很狂,像一匹烈马!很好,我已经迫不及待的和你好好玩上一场了,洗干净等着我吧。”
  “顺便提醒你一句:我看中的狗,没有一个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说罢,他便直接挂掉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