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3章 不是想喝酒么?
“哎呦。”
  董亮嚎了一嗓子,痛的蹲了下去。
  野狼抡起钢管劈头盖脑的一顿乱砸,一边砸还一边骂:“不开眼的狗东西,敢惹牧先生,看今天不打死你。”
  众保镖这时也看到了坐在包间内的牧云,一个个吓的亡魂大冒,急忙上前给野狼当帮手。
  很快,董亮和他的六位同伙全都被捆了起来,并排跪在牧云面前。
  “牧先生,您看怎么处置这几个瞎了眼的狗东西?”
  野狼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而这时,董亮还没明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野狼对这小子如此卑躬屈膝,像极了奴才,不由得开口吼道:“野狼,你特么疯了?你不想要钱了?”
  野狼回头就给了董亮一个耳光:“少特么废话,惹了牧先生不高兴,别说我野狼,就是野虎也得卧着,而且,老子缺你那点臭钱吗?”
  董亮呸的一口,吐出两个带血的糟牙,厉声喝道:“你们给我等着,董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时,神情一直古井无波的牧云终于开口了。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他先是冷笑一声,然后语气森寒的说道:“董家?很好,我倒想看看董家是怎么不放过我的。野狼。”
  “牧先生请吩咐。”
  野狼立马换了个谄媚的笑脸。
  “今天不是酒局么,看来都没尽兴啊。”
  牧云说着,将桌上的八九瓶高度白酒一股脑的倒进了依旧热气腾腾的火锅中。
  “来,给我灌进去,剩一口就剁一根手指。”
  野狼听后,顿时在心底给牧云竖起了个大拇指:牧先生就是狠,咱可是自愧不如。
  这要是灌下去,至少要没了半条命,弄不好就得见阎王了。
  “好勒,您放心。”
  于是几名保镖在野狼的指挥下,用铁钳撬开董亮等人的嘴巴,开始挨个往里灌。
  两碗下去,一个男的扛不住了,开始求饶起来。
  牧云便掏出手机,开始录像,并询问道:“说吧,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
  很快,那男的便口齿不清的将董亮和沈乐的打算全盘托出。
  牧云阴沉着脸,关掉录像,厉声喝道:“给我往死了灌!”
  董亮不停的咳嗽着,整张脸涨的通红:“你...咳咳...死定...了。”
  野狼眼睛一瞪,命令道:“还敢嘴硬,快把嘴撬开。”
  又是三碗下去。
  董亮栽倒在地上,肚子高高鼓起,仿佛孕妇一般,嘴巴里不停的涌出火锅液,并且其中还夹杂着血丝,此时的他,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只是用眼神在求饶。
  “牧先生,您看?”
  “继续灌。”
  “好。”
  于是,又灌了两碗,那一大锅火锅液彻底见底了。
  “哇”
  董亮双眼上翻,全身颤抖,嘴里还不停的往出喷血,看样子快活不成了。
  牧云终于站起身来,瞥了董亮一眼,抬腿一脚将其踢到墙角,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包间。
  走廊的保镖们纷纷让开一道宽敞的道路,看牧云的眼神满是崇拜。
  气度沉稳宛如山岳,心狠,手辣,犹如毒蝎,出手毫无顾忌,举手投足间,让谁死谁就得死。
  简直霸气无双。
  这...简直就是他们心中最理想的追随对象!
  “牧先生慢走。”众保镖齐声恭送。
  走出六福酒店,迎面驶来一辆汽车,正是去而复返的黄熊。
  “云帅,夫人已经送到家了,不过玄鸽传来消息,沈乐已经赶到王家阁楼,想必正在告状。”
  “不用理他。”
  牧云说着拨通了荒君的电话。
  电话很快便被接了起来。
  “云帅,什么吩咐?”
  “你这样...。”
  ......
  王家阁楼
  沈乐正气急败坏的和王向东说着牧云的种种不是,在他的叙述中,完全是牧云的不对,本来都要谈好的投资硬是被弄黄了。
  最后还补上两句:“爷爷,我沈乐辞职部长,管理王氏集团,代表的可是整个王家的利益,是您的意志,他牧云竟敢打我的脸!”
  “他哪是打我的脸啊,那是打王家的脸,打您的脸啊!”
  “而且董氏集团背后可是江城银行在撑腰,在商界的影响力仅次于曾经的李家,万一惹怒了他们,王家以后都别想在江城商界有所作为了,没人会贷给咱们资金。”
  王向东闻言被气的吹胡瞪眼,一张老脸黑里发红,不停的喘着粗气:“这个丧门的废物,一手好棋都能打的稀烂,坏我王家大计,真是不能饶恕,不能饶恕啊!”
  “去,把王东河一家还有那个小崽子给我叫过来。”
  正在一旁看热闹的王超急忙应下,幸灾乐祸的跑出去打电话了。
  这时,王向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正是董氏集团的董事长:董绍刚。
  王向东急忙接起电话:“喂,董老,我和你说,今晚可是个误会啊...什么?怎会这样,不可能啊,在哪家医院?好...。”
  王向东话未等说完,对面便挂了电话。
  这下王向东一张脸完全黑了下去。
  沈乐皱眉询问道:“爷爷,怎么了?莫非那小崽子被打医院去了?哼,我就知道,董亮那小子认识不少安保公司的老总,以他的脾气,这次不叫个几十人定然不会罢休。”
  “呵,这次有他苦头吃了!”
  王向东呸了了一口:“要是那个废物被打进医院还好了,就算是残废了,大不了王家养着他。”
  “可是他居然把董家的少爷给弄的吐血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哎,这下好了,一会董家肯定会找上门来的。”
  此时王向东心烦意乱,刚要大张旗鼓的进军商界,就出了这档子事,还得罪了董氏集团,这该如何是好!
  而且那三个亿已经投了进去,难不成要血本无归?
  十分钟后
  王东河带着孙静以及刚刚醒酒的王嫣然走了进来。
  王向东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最后以命令的口气说道:“今天必须给那个畜生一个教训,不然王家早晚被他拖垮。”
  “爷爷,牧哥哥他也是为了保护我。”
  王嫣然低声替牧云辩解道。
  这时沈乐冷笑一声,开口道:“小妹不是我这个做姐夫的说你,做生意哪有不应酬的?若是连这点都做不到,那干脆回家待业啃老算了。”
  王向东一摆手:“嫣然啊,你也不小了,要多向乐乐学着点,商界不是学校,没人会惯着你,懂不懂?”说到最后,语气已经是前所未有的严厉了。
  王嫣然低着头,心里委屈,但却不知该怎样解释。
  “老爷子放心好了,嫣然她就是第一次应酬,不太适应。”
  “下次不会这样了,快,给爷爷承认错误。”
  孙静说着推了推王嫣然。
  “爷爷我错了。”
  王向东烦躁的摆了摆手:“那畜生怎么还没来?”
  就在王向东说话的时候,牧云终于走进大厅。
  见到众人都看着自己,尤其是王向东,那眼神仿佛要杀了自己一般,牧云没有丝毫怯意,反而微微一笑:“爷爷近来身体可好。”
  这一句话,险些没把王向东气吐血...。